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百花楼 > 重获,新生 > 百花楼全本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百花楼全本

来源:重获,新生作者:止疼片儿

慕容淑走后,文锦渊站着想了好一会儿,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虽然这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他,可那种熟悉的感觉……仿佛不止见过一次似的……

张頤并不知晓当中发生过什么事情,但他觉得俩人都有些不对劲,可问他们却都闭口不言,这让张頤觉得很莫名其妙!

依涟瞧着刚才那一幕,只觉得惊险。用脚趾头想知道少爷肯定是有点认出她来了,只不过一时间想不起来而已,依涟此刻心里直打鼓,这下就麻烦了……不知道究竟是让少爷认出来好还是不认出来好……

三个人心里想着事情,都傻愣愣地站在原地,老刘有事要汇报给文锦渊,所以正在到处寻找着文锦渊。

管家远远瞧见少爷与其他二人时,心里只觉得奇怪,这三人跟木头桩子似的杵在原地,连自己走到跟前都不曾发觉。管家也不好吱声,左瞧了瞧右瞧了瞧,发现没什么不对劲才小小声叫了声:“少爷?”

文锦渊被吓了一跳,问:“你怎么在这?有什么事?”

管家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又看了一眼同样被吓了一跳的另外俩人。又觉得自己有点无辜,明明自己已经很小心翼翼了,谁知道这三人干嘛呢,这样竟都能被吓一跳。不过因为还有正事要汇报,其他的细枝末节也就没空计较了。想了一会儿,管家便对文锦渊说道:“少爷,你不是叫我去查那个叫杨舒的姑娘吗?我又仔细下去盘问了一下,府里确实没有这号人。如果这不是府上丫鬟的话,那便姑且当她是不速之客吧,可是……无从查起啊,府上守卫森严,平常小贼哪敢来我们将军府,如果是另有所图……咱们府上却连一棵草都没有失窃,这实在毫无头绪,所以想问少爷这该如何查下去……”

张頤听闻,忙问文锦渊:“怎么你们府上闯了盗贼?什么人竟如此不开眼,竟然敢惦记这儿来了,这恐怕也算是一桩奇闻了吧……”张頤说完竟自个儿乐起来了。

文锦渊见张頤竟然都敢嘲笑自己,只得解释道:“什么盗贼,没听见管家说吗?连一棵草都没少过,盗贼总不会原本只打算来我府上参观做客吧?”

张頤偷笑完后才问:“可是一个姑娘家偷偷溜进你家,一不为财二不为物,还能为了什么了?”

文锦渊瞪了张頤一眼说道:“我要是能知道她的意图,她恐怖早就被我抓到了。”

依涟静静听了很久,听到这心里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这时候如果自己替她说说好话……说不定能帮她早点完成自己心愿,想到这,依涟冒着被训斥的可能,小小声说道:“少爷,可能这个叫杨舒的姑娘来我们府上……未必是有什么歹意,说不定……说不定她只是特别仰慕你,所以找机会接近你……”

依涟还没说完心里就有些后悔了,因为此时此刻眼前的三个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简直是看得人有些头皮发麻。弄得依涟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们仨的目光给盯得忘了自己原本打算说的话了,硬生生地就停止了叙述。

管家却好像很是同意依涟的说话,连连点头。急忙对文锦渊说:“少爷,这丫头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这样就可以解释得通了。不然少爷你说这姑娘她为了啥?又不是图财又不是害命,直直就奔去找你去了,这分明就是仰慕你,借机可以靠近你,这么解释倒真是能说得通的。”

张頤在一旁听闻更加觉得乐了,连忙附和道:“我觉得也是这个理儿,我们小渊长得一表人才风流倜傥,有几个仰慕者再正常不过了。”

文锦渊没有理会他们,只当他们在取笑自己。不过也不打紧,难得老老少少都这样不正经,也就随他们了。

管家和张頤见文锦渊并不搭腔,也就没继续说下去了。依涟本来还想说着什么,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又怕自己嘴笨说错话说漏嘴,便只好闭口不言。

慕容淑躲在转角墙边,就是想偷偷地听他们会不会讨论自己,结果不听还好。一听真的是毛都要气炸了。好端端地被人扣了屎盆子在头上,被当贼人就不提了,竟然还被一群人当成女色狼了!也真是够了!眼不见不烦,耳不听为静,慕容淑甩了甩手,管他们说什么了,不知道当没事发生。知道了才气人,又不能打人又不能骂人。纯粹就是给自己添堵。

慕容淑气得转身就走,转身幅度太大,一下子把游廊旁的一盘花给碰倒了。“啪”地一声,慕容淑看清楚了自己的杰作,好好的一盆植物不小心让自己给碰倒了,还摔烂了……

只见地上的花盆四分五裂,泥土弄得到处都是,虽说盆里长的只是一棵树苗,可让文锦渊看到又不知会怎么样。想到这,慕容淑撒丫子就跑,也不管后面到底有没有人追上来。

慕容淑没跑多远就听见后边有人喊:“是谁在那儿?打碎了什么东西?”

慕容淑哪会搭理,只顾着撒丫子跑。

等文锦渊一行人走到慕容淑打碎的花盆前,文锦渊看了眼地上的花盆,嘴边露出了轻蔑地一笑说道:“不过是个空花盆,倒是可惜了一棵长得如此茂盛的草了。”

管家在旁边自言自语道:“这哪个下人这么没规矩?打烂了花盆竟然撒腿就跑,让我抓到是谁真的要好好惩戒一番。”

文锦渊说道:“不用找了,我们府上怎么会有这么没规矩的人,我从来没有因为打烂什么东西而惩罚过任何一个下人,我想他们不至于如此惧怕我,我想,现在在府上,还能如此惧怕我的人,还会是谁呢?……张頤,你说呢?”

文锦渊话说一半的时候张頤就猜到他什么意思了,打烂花盆就跑这事也像极了慕容淑做得出来的事,张頤一时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好回道:“小渊你看看打碎的花盆值多少钱,你照价赔你。我那表弟顽皮的很,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你不用顾及我的面子,该打打该骂骂,这些毛病惯不得……”

文锦渊看这张頤,他倒希望张頤能帮他表弟与自己争论几句,可张頤性格便是如此,从小到大都如这般,总让文锦渊有种拳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我现在倒觉得你过得还不如你那二流子的表弟,别看他混里混气的,起码他倒活得自在。你看看你,走哪儿都背着个包袱,也不嫌累,我们认识多久了,穿开裆裤的交情了,竟还一味委曲求全,真不知你的人生究竟有何乐趣。”

张頤听闻文锦渊数落自己,只是笑了笑说:“人的性子与生俱来,岂能说改就改。就好比你,这番话,也说好几次了,听得我都觉得有些耳朵起茧子了,不知道你以后还得说几遍……”

“随你,反正你喜欢就好,反正你父母叫你做什么,你就一定会做什么。你父母叫你娶张姓女子你就绝对不敢娶李姓的,这有什么好说你,那你就娶你母亲希望你娶那女子,过你母亲希望你过的人生。”说完文锦渊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张頤,然后嘱咐道:“我练功去了,你且去堂屋休息休息,等等我,很久没出去走走了,商议一下下次出游时间也好。其他的问题我不屑再与你探讨了,有那闲工夫我情愿好好练过功,自己和自己玩都比跟你呆一起强。”

张頤看着文锦渊走进后院练功,心里依旧是五味杂陈。每每他如此苦口婆心劝诫自己,自己心里都不是滋味。自己何尝不知道他说的都对,可是人生在世,又怎么可能事事都遂心随意。

张頤突然想到,再过几个月,就是自己娶妻的日子了。都说人生四大喜事是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那时,自己应该也算得上是高兴的吧。尽管那魏行云……并非自己中意之人。可就如母亲所说,男人娶亲娶贤,那魏行云父亲乃从三品上州刺史,既是书香门第又是宦官世家,与自己家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况且母亲为了自己的婚事已经奔波劳累甚久,好不容易谈成,自己原也答应了,聘礼也都已经下了,还有什么可说。这也算不上盲婚哑嫁,自己与那魏姑娘,也算是见过一面的……

可就在这时候,张頤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慕容淑的音容笑貌,他突然回忆起这个傻乎乎的姑娘……一个傻到坐着都能睡觉,睡着雷打不动的姑娘,哪家的大家闺秀,都绝对不会是这个的……

张頤拍了拍自己脑袋,自己怎么会突然就想起慕容淑了呢?唉……希望她能少闯些祸吧,不然真的是迟早有一天会被小渊给撵走的。想到这,张頤不免又觉得有些担心,不知道慕容仪找不到自己的女儿会怎么样?要是弄得人家全家鸡犬不宁又该如何?自己是不是应该抽空上慕容府瞧一瞧呢?万一……慕容府正再兴师动众地寻找女儿呢?那又该怎么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