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百花楼 > 重获,新生 > 百花楼全本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百花楼全本

来源:重获,新生作者:止疼片儿

好好一顿饭,吃得异常奇怪。

文锦渊像盯着仇人一样一直死盯着慕容淑,而慕容淑则是一头的黑线的夹着自己的菜,一脸无奈地吃着饭菜……张頤对这两人的行为觉得十分费解,究竟是什么仇什么怨?

一顿饭下来,三个人吃得都不是滋味。终于是吃完了,依涟瞧见终于是吃好了于是赶紧把东西给收拾了,顺便借机溜了,现在这场面,她实在是害怕在这在呆下去了。

张頤终究没办法在沉下气不闻不问了,于是问文锦渊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俩是不是应该解释解释?”

文锦渊听闻,却很玩味地看着慕容淑,对着她说:“说的极是,这的确需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能白让我糊涂了那么多天。”

张頤以为是文锦渊知道慕容淑是女人一时觉得生气,忙解释道:“小渊你误会了,让她伪装成男子是我的主意,因为我太了解你了,如果让你收留一个姑娘家你是绝对不肯的,何况,就算你愿意,也是多有不便的,传出去也是会坏了她的名声,所以我才擅自……也是我思虑不周,还是应该知会你一声才是的……”

文锦渊见张頤一副越说越内疚的样子,转过头没好气地说:“我又还没怪你,倒先自个儿数落上了,这事儿先撂一边,我现在是有旧账与她算,你那点破事还不值得我生气。”文锦渊说完又死死地盯着慕容淑。

慕容淑一脸无辜地问:“除了这事儿我还有哪得罪你老人家了呀?”

“怎么?这就开始服软了?这可有些不像你的作派……”

慕容淑觉得好笑,不由得自言自语地说:“什么作派不作派,不过见过几次面,说得多了解我似的……”

听见慕容淑说这话,更让文锦渊气不打一处来,不由得话变得更加咄咄逼人了些:“哼!我如何能够了解你?要真了解你我又何必问你到底意欲何为?三更半夜梳妆打扮得如此娇俏,又借机接近我说些个如此露骨的话,怎么?现在是想矢口否认不成?”

还没等慕容淑说话,张頤倒是急了起来,忙问:“小渊,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慕容淑见事情马上就要往自己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为了不让事态发展更加不可控,就必须得让说话主动权和控制权在自己手上。想到这,慕容淑又是一把拍在桌子上,这一巴掌拍得极响,疼得慕容淑嘴巴不自觉地一阵抽搐,为了不露怯,拍了一巴掌后赶紧把手放在了身后。这一行为倒是让眼前两个男人一下子目光都聚集在了她身上。

慕容淑见这巴掌起了点作用,赶紧趁他们俩还安静的时候赶紧大声地说:“我……我……我……”

慕容淑“我”了好一会儿,想不到到底怎么样可以把话题完美的扯开。眼角余光暼了一下那俩人,文锦渊和张頤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慕容淑。

慕容淑又直了直身子,看着文锦渊认真地说道:“你那是自作多情,我都不愿意说破你,给你留点面子。要不是你先说着奇奇怪怪的话我能那样对你吗?不好好反省还那么咄咄逼人,好没气度。”

“我何时说过些什么奇奇怪怪的话?”文锦渊问道。

“你可以不承认,反正我记着呢,还想着让我做你通房丫头,你先不安好心,难不成我还得上赶着往上凑?”

文锦渊一下子觉得有些窘迫,自己倒是把这事儿给忘了。当初以为她是老刘找来给自己做通房丫头的,为了把她赶走好像是说了些不太好听的话。可这当下也管不了那些,这丫头和张頤在旁边正看着自己,总不能先承认自己错了,明明是这丫头先不请自来。文锦渊心里盘算着,脸上却丝毫没表现出半分的慌乱,反而是不慌不忙露出一副挑衅的模样问道:“你如若并非有意,有何必在我戳穿你意图后不走,反而故意贴得我更近了呢?那么近的距离,你说你没企图?”

张頤在边上听闻俩人的对话,非但没有弄清楚他们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反而更加糊涂了,而小渊说话更是越发没了分寸。惹得张頤忍不住说道:“小渊,再生气也不能这说话,她是慕容仪家的嫡长女,你这传出去叫她如何见人,这是毁人清白的事。”

听闻这女子是慕容仪的长女着实让文锦渊吃了一惊。慕容仪家有三女,他是有所耳闻的。而且听说……慕容家长女仿佛是叫慕容淑,刚已过及笄之礼,据说上门提亲的人快要把门槛踏破了,不过好像还没听说许了人家。

文锦渊本也不关心这些事,不过平日府里总能听些老妈子嚼舌根,自己在书房里看书,那些老妈子在院子里闲聊,想不听也难。不过前些日子里仿佛听那些老妈子说慕容府里的大小姐似乎生了什么病,似乎说是癔症?

文锦渊想到这,心里顿时冒出来了一个念头:自己那么起劲儿跟一个傻子在这瞎白话?

文锦渊没说话,只一个劲儿的看着慕容淑,瞧着……倒没觉得哪里不正常。难不成这癔症不会时刻发作不成?那……那晚莫不是她发病乱走不小心误入自己房里?那也不像……发癔症时说话断不会如果清晰易明才是……

张頤见文锦渊突然变了脸色,觉得很奇怪。

慕容淑又是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斥道:“你是八辈子没见过女人还是怎样?你这眼睛一眨不眨地盯得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有事说事,不通说到通,不明说到明,不许这样眼神直勾勾看着我,再看把你眼珠子给挖掉!”

文锦渊被这气势给压得收回了视线,之前的事倒抛到九霄于外去了,好奇地问张頤:“你说她就是慕容仪的长女?”

张頤虽然不明白文锦渊为何如此问,但还是老老实实点了点头。

张頤又说:“这丫头嘴巴里没句实话,你莫不是被骗了,我可听闻那慕容府家三个女儿,每个都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貌,这女人这样子……勉勉强强倒也挑不出什么错来,可沉鱼落雁可就言过其实了,况且……哪有大家闺秀的样子?市井小民恐怕都不敢这般撒泼。”

张頤正想帮慕容淑辩驳辩驳,无奈话还没说出口就又被慕容淑一巴掌拍在桌上的声音给生生又压下去了。

“喂,你够了,我真的忍你够久了,知道寄人篱下不容易,可也没你这样挑刺的吧。我长什么样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吗?又不是嫁给你凭什么在这罗里吧嗦的。说我市井小民,你又是什么?我要是市井小民,你与我在此争论,你不过也是个市井小民!不,你是市井小民s……你就是个复数,不要脸的复数!”说完这话,慕容淑又狠狠瞪了文锦渊一眼,然后扬长而去。

桌子上剩下两个大眼瞪小眼的男人,文锦渊瞧慕容淑走了,才对张頤说:“先前听下人嚼舌根,说慕容淑家的大小姐得了癔症,原先瞧她说话有条有理,根本不像个得病之人。刚刚你可是瞧见了,疯疯癫癫的,说些个没头没脑的话,一毛钱?什么屎的,还什么复数复数,这不是癔症是什么?这女人是个大麻烦,你赶紧把这尊大佛给我请走,你也快快跟她划清界限。刚还叫我别毁人清白,你这传出去又算怎么回事?难不成现在就盘算这三妻四妾不成?快点,给你一天时间,快把这大佛给请走,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瞧瞧刚刚那气势,怪不得说这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你且小心着,不然这早晚得闯祸。”

张頤起先也有点被慕容淑给吓着,不过过了一会儿就缓过来了。他宽慰文锦渊道:“她……是和以前不一样了。但她没有什么心机,她应允过我,过些时日便会回去的。你且再留她几日吧,她如今这副装扮,没人会认出她来的,更不怕别人讲我与慕容家小姐联系在一起,你放心好了。”

文锦渊看着张頤说话时那样子,不由得揶揄道:“瞧你那说话时那表情,一副小女人春心荡漾的模样。真想拿面镜子让你好好瞧瞧自己那副表情,看得我直抖擞。这样的女人亏得你喜欢,也就你当个宝。”

张頤一脸严肃地说:“你何苦这样挖苦我,我与她是不可能的。我早已有了婚约,你是知道的。以后别再说这些不明不白的话了,一个女子最重要的便是名节,不要害人一生。”

文锦渊摆摆手,示意别再说了,但还不忘提醒张頤:“我不管那么多,你们俩什么关系我不管,只求你早日把她请走,我书房里什么书画随你挑选,我绝无异议。但如果超过七日你还没把她请走的话,你书房里值钱的书画我可就叫人去搬了,我说到做到,你到时候后悔也没用。”

张頤笑呵呵地说道:“小渊你若喜爱,现在就可去搬了来,绝对不带心疼的。我天天挑空来你这看也是一样的,好在我们府邸近。”

文锦渊见张頤软硬不吃,又恼又气,便大声对着里面嚷嚷着:“老刘,老刘你快出来,替我送客,替我把这白眼狼给送走,免得我越看越心烦!”

张頤见文锦渊今日竟这般有趣,近来里已经少见他这般活泼了,也算终于见着他已经认识的文锦渊了。所以其实该感谢慕容淑才对,不然这将军府,实在太过冷清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第二十九章

下一章:第三十一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