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百花楼 > 重获,新生 > 百花楼全本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百花楼全本

来源:重获,新生作者:止疼片儿

依涟?

文锦渊突然想起在浔江畔发生的那些事儿。慕容淑果然来问自己要人来了。

“依涟的卖身契他父亲早就赎回去了,你就别想了,你慕容府家的千金大小姐,什么样的丫鬟下人没有?又怎么会缺这个?你少折腾人家了,人家父亲已经替她寻了份极好的姻缘,毁人姻缘天打雷劈,这件事无论你怎么使性子我也不可能依你。”文锦渊说完这话脸拉得老长,一副极其生气的模样。

“哟!极好的姻缘,莫不是这姻缘是你给介绍的?”

文锦渊眉头一皱,暼了慕容淑一眼,“你是越发的会胡说了,那自然是她爹帮她寻的。”

慕容淑鄙视地看了眼文锦渊,故意问他:“那你可知道这极好的姻缘是怎么一回事吗?”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哼!”慕容淑冷哼了一声!“你可知道,在你把依涟的卖身契还给他爹时他爹拿来做什么了吗?二十两银子转手又把女儿给卖了,还是卖给一个马上就要七十岁的老头做妾,这真是亲爹!瞧你那样儿,还说什么极好的姻缘,不知道的还以为嫁给皇帝当小老婆呢!”

文锦渊听闻后一脸吃惊,“你说的可是真的?”

“不然呢?我大晚上的真的纯粹来找掐啊?”

文锦渊看了眼慕容淑,觉得这慕容淑真够小气的,自己掐了她一下估计能记一辈子。他也不接她的话茬,“就算真是如此,你一介弱女子又能如何呢?把这事交给我吧,明儿我叫老刘去问个清楚,女子始龄婚假本是天经地义,可将适龄女子配给一个老头子,着实过份!”

慕容淑追问:“那我问你,你打算如何解决这件事呢?我可听依涟说你把她卖身契都还给她爹了,是吗?”

文锦渊点头,“是已经给了她父亲了。”

慕容淑无奈,“对啊,你已经把卖身契都还给他了,现在去找他,你觉得有用吗?”

“那我可以花钱重新把依涟给买回来,他不是收了那老头二十两吗,大不了给他五十两。”

慕容淑鄙视地看着文锦渊,不屑地说道:“五十两算什么,他现在是攀上高枝儿了,那老头你知道是做什么的吗?是盐商!别说五十两了,等依涟将来真要进了门,五十两算什么,再多几个五十两也是随意就能搬回家了,还能帮衬着家里兄弟姐妹,这换算成银两能值多少钱,你当依涟那贼精的爹是傻子吗?”

文锦渊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不对,你早就知道我已经把卖身契还给了依涟父亲,那那今晚来找我故意要卖身契是为什么?”

慕容淑撇了撇嘴,“那自然是故意提醒你现在这局面是你造成的呀,想还人家人身自由多简单,你直接把卖身契还给依涟就是了,又何必舍近求远,大老远的去找人家的父亲,这下可好,没想到这父亲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虎豹吧?所以,你得对你做的事儿有深刻的认知,知错能改,完了亡羊补牢,对吧?”

文锦渊听完觉得有些不高兴,对慕容淑说:“这么点儿至于兜个圈子吗?你直接说便是了,我既然知道了,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这话说完慕容淑听完心里一样有气,自己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了竟然还说自己兜圈子,还能怎么直接讲,总不能一进门劈头盖脸一顿数落吧,如果是那样,估计自己的脖子早就不能挂在自己脖子上了。好心办坏事还这么理直气壮,不过这事儿始终还得求他,如果他不出面去搞定,自己也只能干着急,权当让着他了,想到这,慕容淑决定自己还是少几句,免得惹毛了他。

文锦渊见慕容淑竟然少有的不还嘴,觉得奇怪,便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哑巴了?”

慕容淑忍住心中的不快,努力不让自己生气,把话题拉回正事上“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这次我不仅是想把依涟赎回来,我想去了解一下依涟的父亲,如果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从今以后,依涟就再也没有这样的父亲!”

文锦渊觉得吃惊,也觉得慕容淑太过偏激,便劝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样的事说出来觉得难以接受,可古往今来却便不鲜见。父母授予子女生命,在一定程度上讲,他们是有权利为儿女做一定的谋划,谁知道在他父亲的眼里,这桩婚事不是美好的呢?也许,他也确实是为了女儿着想,不过在为女儿着想的同时,捎带上了其他兄弟姐妹而已。”

慕容淑觉得更生气了,这是什么狗屁言论?因为父母赋予了生命所以就可以任由父母撮圆揉扁?因为父母赋予了生命就可以被当成物件自由买卖?放弃!慕容淑对文锦渊吼道:“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你父亲把你卖给八十岁小老太太当小白脸丈夫你会怎样?我猜你绝对说的就不是这番话了,我最讨厌的人就是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去评判别人家事儿的人了,你不设身处地去想想,换成是你,你会怎样?净是长篇大论的风凉话,听得我想吐!”

文锦渊没想到慕容淑会突然因为自己的一番话变得如此激动,看架势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趁着慕容淑喘气的功夫,文锦渊赶紧上前劝道:!“你先别激动,我依着你就是了,你不就是想去瞧瞧依涟的父亲吗,我带你去,可以了吧?你降降火,没什么事儿是不可以商量的,没必要这么大动肝火,你完全没必要那么激动,你先静下来,静下来我们再慢慢谈,谈什么都可以,都随你,这样你舒服点了没有?”

慕容淑其实自己也没料到自己怎么突然一下子就那么激动,自己都控制不住。她原本也想着既然来到这个地方,竟然自己有了这么个全新的身份,就应该让自己尽快地适应,适应这全新的规则,全新的社会和全新的自己。可当自己与这些社会文化发生冲突时,不适感还是那么强烈地占据了整个大脑。所以她明白,自己刚刚的怒吼,不仅仅是为了依涟,也是为了自己。依涟虽然有个可恶的父亲,几次三番地卖女儿,所幸她是幸运的,总能遇到能帮助自己的人。可自己呢?自己可能永远也无法回到那个真正属于自己的时代,可能只能永远留在这里,不管愿不愿意,都得在这,生老病死!想到这,慕容淑一下子觉得全身无力,她有点不记得这几个月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了,无论她白天里怎么样寻欢作乐,可痛苦永远在那里,多少的快乐都覆盖不住。

文锦渊在一旁看着发呆的慕容淑,看着她神情恍惚,又看着她神情慢慢变得呆滞,然后是痛苦,无助……他看着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生怕眼泪掉下来。可眼泪却全然不受操控,自顾自的争相逃离。慕容淑闭上了眼睛,她知道此时她哭得很难看,可她控制不住。

文锦渊看着,不敢上前帮她擦拭眼泪,他第一次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是那么柔弱。她心里仿佛装了很多的事情,瞧她那倔强的样子,绝对是她不愿与人述说的事情。文锦渊心里觉得十分内疚,他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刺痛了她,让她的难过竟然这么的一发不可收拾。

她在掉泪,他心里仿佛也在掉泪。

黑暗里,猛地冲出一个人影,当文锦渊和慕容淑看清楚时,发现这不是别人,正事依涟。只见依涟哭得眼睛已经红肿,脸上全是泪痕,她冲上前来,对着慕容淑就是猛地双膝下跪。

“慕容小姐,你对奴婢的好,奴婢记在心里了,从小打大,你是第一个对我这么好的人!奴婢全部都记在心里了,你不要为难少爷了,刚刚你们说话我都听见了,你们对奴婢都是极好的,下辈子我愿意为你们做牛做马。这辈子,我认命了,嫁谁都是一样的。”

慕容淑见依涟哭得伤心,一下子便忘了自己的伤心事了。只上前一把扶住依涟,说道:“好你个死丫头,什么时候学会墙角偷听了,还好不是在说情话,不然……”慕容淑想想这么说好像有点儿奇怪,便赶紧岔开话题,“瞧你这点儿出息,至于哭得那么伤心了,你家少爷跟我说了,小事一桩,他一定会把你赎回来的,等把你赎回来你就跟我了,以后再也没人能任意买卖你的了,做人得有骨气,不要动不动就下跪!”

依涟被慕容淑扶了起来,一时间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只一味的点头。

慕容淑又斜着眼暼了一眼文锦渊,今晚真是丟死人了。竟然在这家伙面前觉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指不定这家伙以后会怎么嘲笑自己。想到这慕容淑觉得浑身都变得不自在。于是转过头对文锦渊说:“呃……我先走了,依涟的事,拜托你了。”说完就想拉着依涟走,谁知依涟对慕容淑说:“小姐,你先回去,我有点儿事情想麻烦少爷,我有话要和少爷单独说。”

上一章:第三十四章

下一章:第三十六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