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百花楼 > 重获,新生 > 百花楼全本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百花楼全本

来源:重获,新生作者:止疼片儿

“少爷,有句话我知我本来不应该由我来说,我身份低贱,遇到少爷和慕容小姐是我的福气,你们待我是极好的,来世若有机会,我愿意做牛做马服侍你们……”

“你特意留下来就是为了说这个?你方才已经说了一遍了,况且举手之劳而已,你不必放在心里。7k7k001”文锦渊以为依涟特意留下来就是为了说这些感恩的话,特意打断了她。在他觉得,这的确只是一件举手之劳的小事。但凡府里的规规矩矩做事的下人们,到了一定年龄都会把他们放出去,让他们过自由的生活,这倒不是文锦渊为了彰显自己的宅心仁厚,不过确实觉得下人们过得也不容易。

依涟见文锦渊准备要离去,挽留道:“少爷,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我要告诉你的是……慕容小姐她……心里有你!她虽然从来不承认,但她亲口向我承认过……她心里有你!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少爷你也喜欢慕容小姐的话,千万不要错过她,你别看她总是咋咋呼呼的,其实她心地是非常善良的,她千金小姐,衣食无忧,与奴婢从来都是云泥之别,可她从未把我当成是一个使唤的下人,她对一个下人尚且能如此,对待未来夫君,我想那更是极好的,少爷,慕容小姐她真的很好!真的很好的!”

文锦渊被依涟的话惊得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问:“这……这话是她叫你对我说的吗?”

依涟赶紧摆了摆手说道,“少爷你可千万别跟小姐说,今晚我说的这些她都不知晓的,我只是看不过去了,她费了多少心思为了留在你身边,这些你应该是能感觉到的。不过我希望今晚我们的谈话,你不要让她知道,姑娘家面子薄……虽然慕容小姐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那会害羞之人,但总是要给她留几分薄面的,如果少爷你也喜欢她,趁她现在没走,赶紧表明心迹,如果你不喜欢她……就别给她任何希望,毕竟一个她是个姑娘家……”依涟说完,福了福身,便转身离开了。

依涟已经走了多时,文锦渊还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跟痴傻了似的。过了好一会儿,文锦渊才缓缓地走回书桌前,耳边还依稀记得依涟对自己说的话,她说慕容淑喜欢自己?这可能吗?依涟断不会是那种会瞎说的人,她与慕容淑做伴多日,或许,听到慕容淑时常提起自己?想想却总觉得不太可能,慕容淑瞧自己的眼神里,何时何地曾有过爱意?每次见面都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怎么想都不可能!

可是,如果不是喜欢自己,她为何住在自己府上迟迟不肯回家呢?文锦渊又仔细回忆起慕容淑的所有奇怪的一些举动,难道她是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这也说不通,她又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自己?怎么说都说不通,怎么看她也不像是对自己爱慕已久!

文锦渊倒了一杯酒,一口气闷了。不知道为何,听依涟告诉自己慕容淑心里有自己的时候,心里竟有一丝悸动的感觉,难道是因为自己也喜欢她?还是因为听到这消息觉得震惊?

她今晚在自己面前哭成那样,是不是也是一种暗示?

不管如何,今晚肯定是难眠了,不弄清楚这件事今晚肯定是难以入睡了。

文锦渊又接连闷了好几杯酒,一时间酒入愁肠愁更愁了。但他忽然想起来,慕容淑是张頤那小子领回来的,去问问他便清楚了。就算张頤并不知晓慕容淑的心意,起码也能弄清楚慕容淑是不是最开始便有意要来寻自己,这样就一清二楚了。

第二日一早,文锦渊早早的就到了张府,张頤父亲一大早便上朝去了,张頤的母亲听闻文锦渊来访,赶紧命下人们备好水果与吃食,好生招待着,唯恐招待不周。文锦渊见到张頤母亲周氏,连忙行礼道:“夫人,晚辈文锦渊,张頤今日在府上吗?”

周氏淡淡地一笑,“是小渊啊,多久都没瞧见你来了,张頤在书房呢,你去找他吧,我叫下人们等会儿给你们把备好的吃食拿去,去吧。”

文锦渊没多说,点了点头,便往张頤书房走去。

张頤的父亲在朝任职从三品御史大夫,母亲是太子太傅周卫林的嫡女。书香世家,名门贵胄,就连文锦渊从小与张頤玩到大的交情到了张府依旧是不敢太过放肆。文锦渊打小就没了母亲,父亲无论如何也不肯再娶,导致文锦渊从小就没得到过任何母爱,所以文锦渊很多时候都很羡慕张頤,羡慕他有一位落落大方而又温文尔雅的母亲。

文锦渊一边想一边走着,刚踏进张頤的书房,便听到张頤说道:“小渊,你怎么来了?你倒是难得来找我,我本来正打算出门找你去,竟让你抢了先!”

文锦渊走上前,拍了拍张頤的肩膀,“可是你说的,你这儿的藏书字画随我挑,张大公子都如此大方了,我岂能拂了你的意?”

“知道你近来勤学苦练,又是练功又是读书,有空多来我家坐坐,我母亲说她挺挂念你的,无奈你每次来总是冷冷的,她也不好过多的亲昵,害怕你嫌她烦。”

文锦渊心里暖暖的,忙说:“怎么会!”想了想又说:“不过我倒是觉得你母亲冷冷的,她怎么还觉得我冷冷的呢?要不是你母亲总是冷冰冰一张脸,我也不至于打小就怕来你家啊!”

张頤笑了笑,“两坨冰块放在一起只会让温度更加地低,温暖不了对方。我母亲其实很关心你,奈何她不善言语,你又不屑奉承交际。她最近与我说,你已到了该成婚的年纪了,你府上又没个女人能替你把持这些事儿,如果你不介意,她可以去帮你物色物色,有合适的人选让你瞧瞧,你同意了便由她出面替你说亲。”

文锦渊觉得有点感动,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张頤却说:“我替你回绝了我母亲,我跟她说你不需要!”

文锦渊不高兴了,“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我觉得极好,你母亲在京城的众多官人家眷里名声是极好的,有她替我出面事半功倍,保不齐愿意嫁给我的人上赶着往我家挤呢,你倒好,一句话就把我姻缘给坏了。”

张頤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随即说:“这么说你便是答应了,那我就告诉我母亲,让她好好帮你物色物色!”

“你……竟学会占我便宜了!”

文锦渊觉得有些惊奇,他觉得张頤仿佛有些不一样了,活泼了不少。

“小渊,我觉得你开心了不少!和以前不一样了。不再像一块冰块了,你变得暖和了不少。”

文锦渊沉思了一会儿才说:“或许是因为父亲的突然离开,一下子让我变成熟了吧。”

“我觉得还有一个人应该也功不可没。”

文锦渊问:“谁?”

“还能有谁?”

文锦渊似乎知道了张頤说的是谁,一下子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关她什么事?她还功不可没?她没把我折腾死就算对我知恩图报了!”

张頤问:“我都还没说是谁你就已经先入为主的认定一个人了,证明事实就是如此!别说你了,就连我,也不得不承认受了她的影响,明明认识她不过短短数日,可总觉得她不一样,她和我们每个人都不一样,我羡慕她的自在和无畏,羡慕她的直来直往,她是个聪明的姑娘,却不滥用聪明,不知道为什么,她身上的每一股劲儿,都是我所向往的而又不具备的。”

文锦渊其实内心里很认同张頤的说法,他所说的慕容淑与自己所想的慕容淑,是一样的。在他心里,他也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每当他看见慕容淑,总能被她的眼神吸引,他说不清她眼睛里有什么,但只要一触碰到她的眼神,他就会被她吸引,会不由自主的想与她深入的交往,可她总是时刻戒备着,所以他只能一次次故意地去刺激她,挑逗她,这样他们才有说话机会……

文锦渊其实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心意,只是他一直在骗自己,他骗自己讨厌她,他骗自己不喜欢他。可是身体却是诚实的,所以这段时间以来自己会有意无意的去打听她的动静,会刻意去找她,会故意的惹怒她,而当看到她流泪时,会那么心痛……

“原来,我一直都在骗自己……”

张頤见文锦渊自言自语,问:“你说什么?”

文锦渊却突然拔腿就走,一边走一边说:“张頤,麻烦替我向你母亲道谢,无需替我寻合适的姑娘了,我已经找到了!”

张頤追出门口问:“你已经有心仪的女子了?是哪家的姑娘?”

文锦渊早已小跑跑了出去,没听到张頤的追问。张頤转身回到书房里,有些失神!

小渊都已找到了自己的意中人,自己的意中人呢?

片刻的失神带来的是更深刻的失落,自己不是没有意中人,自己是不能有意中人!

这辈子,注定了要错过了!

上一章:第三十五章

下一章:第三十七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