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百花楼 > 重获,新生 > 百花楼全本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百花楼全本

来源:重获,新生作者:止疼片儿

文锦渊又重复了一遍,“臣!恳请皇上赐婚!”

皇帝不急不慢地说道,“朕,也正有此意,倒不曾想爱卿捷足先登了去。不知爱卿看上的是哪家的千金?咱们阵关军的少将军,寻常人家的女儿自是配不上的,朕也绝对不允!”

文锦渊有些忐忑,他猜想皇上应该就是想许配其中一位公主给自己,可是皇上既存了这样的心思,自己又怎么可以拂了他的意愿?可是文锦渊并不甘心,他心里很忐忑,但脸上依旧面色未改,文锦渊心里琢磨了一阵,说道:“皇上!臣虽是一介武夫,但自小受祖母影响,深受道教影响。近来府上的管家总催促我早日成婚,被逼无奈,去了道观那找高人算了一卦姻缘,卦象上写的是高处不受寒!我不解这卦象,便问大师,大师解释道,意思就是我将来娶妻,必要娶一个身份,地位都不如我的,不然定会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我原有些不信,给了些银子便打算走人,可当我正准备走的时候,大师又喝住了我,又说了一句话,他说完这句话后,让我不得不信了他的卦象……”

“他说了句什么?”皇帝忍不住问道。

文锦渊觉得有些为难,但又不得不说到,“他说,如果我非要逆天而行……最后一定会征战无返,全军覆没,一人不剩!”

皇帝狐疑地问:“他像是知道你身份,莫不是你以前找过他算卦?如果是这样,恐有些危言耸听!”

文锦渊作出一副惊讶的神情,说道,“臣是听说有这么一位高人,慕名前去,那日在道观,纯属第一次见面。正是因为如此,臣才觉得惊讶,他竟然一眼就看出来臣的职责所在是上阵杀敌。所以这高人说的话,臣是不敢不信,也不敢拿全军的性命当儿戏!”

皇帝仍是不信,揶揄道,“如此说来,朕明日就传旨,把这位得道高人请来,让他替朕卜一卦,看看朕的江山能存几秋?”

文锦渊猜到皇上肯定不会那么容易相信,便又说道:“皇上,你有所不知,这位道长姓张,已经羽化飞仙了。”

皇帝听闻说这道长已经羽化飞仙,又看见文锦渊在说这道长羽化飞仙时双手合十,嘴里在念叨着福生无量天尊。想着应该不是糊弄人的说辞,可这么一来,岂不是无法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想到这,皇帝不由得觉得不乐意。自己的宝贝女儿竟有许配不出去的道理?

皇帝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李公公看得真切,自是明白怎么回事,不由得看了一眼文锦渊,递过去了一个眼神。文锦渊一直保持作揖的姿势,只当没看见!

“那爱卿所说的赐婚,又是所为何事?”这时皇帝的语气已经彻底的冷了下来。

文锦渊走到这一步也不知道是对是错,但他不愿娶皇上的女儿,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心有所属,就算自己没有意中人,也不愿意娶公主。

“皇上,臣命府里的管家寻了一下适龄的姑娘,礼部尚书家的长女,正是适婚的年纪,尚未婚配。臣今日本欲让管家上门提亲去,谁知刚好皇上传召臣,臣就想着向皇上讨个旨意。”

皇帝眉头皱得愈发地难看了,“三品尚书的长女?虽然道长说你必须要娶个身份地位不如你的,可你可是阵关军的少将军,就是许配个郡主,县主……也不为过,区区一个三品尚书的女儿,配不上你,这事容后再议吧。”

“皇上……”

“朕还有些奏折需要批,爱卿你接着吃,该吃的吃,该打包回去就打包回去。”

文锦渊看见李公公又使了个眼神过来,文锦渊知道自己现在是不能再说下去了,皇上已经不开心了。

这顿饭,文锦渊吃得是十分不是滋味。皇上一走,文锦渊便也找了个事务繁忙的理由提前离场了。

文锦渊提前离了场,剩下的就是一众的后宫女眷,后宫里人人心里跟明镜儿似的,这场宴会,个个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淑妃最早带着高平公主离席,梁贵妃见淑妃走了,不禁也觉得无趣。虽然她也挺看好文锦渊,无奈他似是已经有了意中人,她才不愿意自己的千金之躯嫁给一个心里装着其他女人的男人!

只有惠妃和**公主还盘坐在席上,似乎还没有要走的迹象。

“母妃,咱们怎么还不走?回咱们宫里叫小厨房重新做一桌子菜吧,这顿饭吃得我浑身不自在。”**公主说道。

“惠儿,你知不知道你父皇今天设宴款待文少将军是为何吗?”

**公主心不在焉地说道,“这还不明显吗?在场只有襄阳,高平和我三位公主,对面只有一位文少将军,这意图很明显了,不然为何父皇不召集所有的公主赴宴?而且文少将军求赐婚时,父皇的脸臭得不行,很显然不高兴了呀。不过我倒是佩服这少将军,这种情况下竟然也敢逆父皇的意,起码证明,不是个阿谀奉承的家伙!可惜了他并无意于我们这些公主们,不然嫁给他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

惠妃听女儿之言吃了一惊,她原还以为她不谙世事,没想到她一切都看得如此真切。惠妃一把揽过女儿,在**公主的额头上亲了一亲,“我的女儿长大了,母妃不为别的,只求你能在我身边多呆上一两年,可这究竟是奢望,我瞧淑妃和梁贵妃并没有多上心,抽空我和你父皇说说,如果可以,母妃也希望你可以嫁给文少将军,他的家世清白,又是对社稷有功之人,最重要的是,来日母妃想见你,也容易。总好过将来为了维护边疆安宁去和亲的好,一旦走上和亲之路,基本就和老死不相往来无异,那是我最不乐意见到的。我们母女,恩宠不如她们,盘算的东西,自然是要多些,看你父亲的意思,他是不愿文少将军娶那尚书长女的!”

**公主听闻母亲的教导,头埋在母亲的怀里埋得更深了,她不愿意离开母妃,却又不得不选择离开。

“母妃,女儿一切听从母妃的安排,女儿说的也是实话,女儿也是真心愿意嫁给文少将军。”

惠妃宠溺地摸了摸**公主的头,“慧儿,母妃看上文少将军,也不仅仅是因为他的为人,母妃素闻文少将军带兵打仗颇有他父亲的风范,虽然这么年轻,军中人提起他却都是赞不绝口,不出意外的话,他也会是和他父亲一样弛骋战场的风云人物,这也是你父皇之所以这么着急想许配公主给他的原因,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已经有了心仪之人……”

惠妃摇了摇头,随即很郑重地告诉**公主,“文少将军现在并未娶妻,看样子你父皇是绝对不会同意他赐婚,这是好事!文少将军现在也肯定不敢再提上礼部尚书家提亲之事了。只要你父皇心意不改,文少将军始终还是得娶一位公主,这样,就必须得让你父亲内定公主的人选必须是你,这事儿并不难办,只要其他几位公主并无属意,这名额自然而然就是你的了。”

**公主似懂非懂,“母妃你的意思是……要我去探襄阳和高平对文少将军有无意思吗?”

惠妃笑着对**公主说,“不是让你去探听其他公主的心意,而且要让她们感受到,你对文少将军并无属意。与此同时,要借一下礼部尚书长女的名誉一用了,得让她们知道,文少将军与礼部尚书长女早已……珠胎暗结……这样,好打消她们对文少将军的好感。”

**公主一惊,“母妃……你是让我说谎?可是……这不就败坏了礼部尚书长女的清誉了吗?一个女儿家,如果没了清誉,你让她如何立足?况且,她是无辜的呀!”

惠妃疼爱的看着女儿,无奈地说,“母妃也并不乐意做这等下作的事,可是母妃没有办法,你不用担心,没有真凭实据的事情最多也就是被人议论一段时间,如果礼部尚书长女洁身自爱,这等流言自然不攻自破,如果你还担心她将来寻不到好人家,到时候可以去求你父皇要个恩典,为她指婚就是了。前提是,你能嫁给文少将军,你父皇也会对你青眼相加,到时候你想做些什么事自然也是水到渠成的事。且不论文少将军对礼部尚书长女是否真有情,等将来如果你替她要了个恩典,文少将军也会感激你。怎么算,都是两全其美的事,你觉得呢?”

**公主想了想,觉得母妃说的很有道理,她虽然才不过十七岁,但她深知公主的最终归属在那里,她并不是最得宠的,母妃也不是。像自己这样的公主,将来无非也是指给其他权臣,再不济便是去和亲。与其将来被随意分配了出去,还不如现在好好把握,而且,也确实是有点喜欢文锦渊的,这样的结局,再好不过了。

上一章:第三十九章

下一章:第四十一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