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百花楼 > 重获,新生 > 百花楼全本 第五章 奇怪的出租车

第五章 奇怪的出租车 百花楼全本

来源:重获,新生作者:止疼片儿

时间大约过去了几个小时,杨舒摘下了耳机仔细听外面的动静,听了好一会儿,没听见有其他什么声音。swisen估摸着他们也应该已经走了,可躺在床上的杨舒却并没有感觉到半分轻松。她知道,母亲再次找上门只是时间问题。杨舒无奈且郁闷地摇了摇头,心里一点儿底也没有,下次等她找上门来就不是那么容易就应付过去了。所以为今之计,也找不到其他更好的办法了,所以无论现在多不想出门,也得出去避一避。

杨舒简单收拾了一下,只带了一套简单的换洗衣服,又戴上了口罩和墨镜,本来不想带上手机,想想还是掉回头拿了手机。在临出门的最后一刻又深深的叹了口气,自己明明只想一个人好好呆一呆,自己明明非常不愿意出门,现在,却是什么办法也没有。杨舒不争气地又叹了口气,头也不回的踏出了房间门口。

顾森絳与杨舒的母亲一起站在杨舒家的小区正门口,杨舒的母亲不停地在打着电话,打完一个接着一个,顾森絳听得不是真切,但从只言片语中还是听了个大概。听得顾森絳是直冒冷汗,他估计着她应该打算是从家里搬救兵来了,看架势还不知道是多少个。顾森絳心里发虚,更害怕等下事情弄大,引来围观的话明天不知道新闻记者又要怎么写,可是……顾森絳看着杨舒的母亲一副警察缉拿真凶的勇猛架势,又不敢过多插嘴。

终于,在等了一个多小时后,顾森絳发现杨舒的母亲表情缓和了不少才试探性的慢慢的说道:“阿姨,杨舒这有我看着,要不,您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我给您打电话,如果您还不放心就每天都来看望一下她,只是,最好不要叫上那么多人,杨舒现在有很多眼睛盯着她呢,万一被狗仔拍到,指不定又要添油加醋了,阿姨,您肯定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对吧?”顾森絳小心翼翼地说完,有点面露尴尬地看着杨舒的母亲,他生怕自己措辞不当惹恼眼前这尊大佛。

杨舒的母亲回过头看了看顾森絳,好像一下子记起身边还有这个人,连忙说道:“不好意思,把你一个人晾在这那么久,吓着你了吧……”杨舒的母亲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他是自己女儿的经纪人,可这些年来其实自己鲜少与他交流往来,一来是自己女儿在自己事业方面已经是面面俱到,与女儿相比自己就是个门外汉,二来更是因为自己大部分精力和时间都花在了打麻将这件事情上,除了逢年过节会见上几面,其他时候经纪人这个角色只出现在母女聊天的对话里。7k7k001所以让眼前这个陌生人看到自己那么……不太优雅的仪态时,觉得有些失态,不过她也只是在内心纠结了不到一分钟,便又恢复了本来的样子。杨舒母亲心里也暗暗地感叹,装模作样这活,是门技术活,果真是干不来。

所以杨舒的母亲干脆的说:“小顾啊,你阿姨我这把岁数又不是白活的,事情的利害关系我肯定是知道的,只是你是男人,你不了解女人,更不了解杨舒,她从小就是这样,发生任何不愉快,或者受委屈,她不会跟任何人讲,就喜欢什么事都装在心里,等到实在是装不下了,就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任谁安慰都不管用。所以今天我来就做足了准备,就是要好好闹一闹她。等我叫上她大姨和小姨,一起上去好好折腾折腾她,就是逼,也得让她离开那间屋子出门走走,我有句话说的是真的,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没病也给捂出毛病来,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顾森絳觉得杨舒母亲说的也有道理,杨舒天天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也确实太消磨意志了,说能没病捂出病来确实也不过分。顾森絳认同似的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那啊姨她们什么时候能到?”

杨舒的母亲看了下时间然后说道:“快了,再等等,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现在已经快要七点了,要不了多久天就要黑了,昨天我约了今晚九点开台,我要是不去那群老娘们肯定要在背后说我赢了钱就跑了,不敢打了,那群老娘们嘴可欠了……”

顾森絳差点没被气吐血,最后碍于自己是晚辈,不敢面露不悦,却还是忍不住说:“阿姨,您现在还惦记着打麻将吗?您知不知道抑郁症严重的话后果是不堪设想的,现在,您的女儿,就是被抑郁症折磨着,刚刚在上面您是没看见您女儿那消瘦、孱弱的模样吗?您难道……不会害怕会失去她吗?”

杨舒的母亲听了翻了个白眼,随即说:“我明明是在抱怨那群老娘们,你耳朵是什么构造?我有说我等下要去打麻将吗?我自己生的女儿我自己清楚,就不可能是那么懦弱到会因为一个小小的抑郁症就要寻死逆活的,我之前那么骂她也只是想骂醒她而已,她既然义无反顾地要选择这样一个行业,所有不可预计的是结果都必须自己承受,无论是好还是坏,你帮不了她,我也帮不了她。”

杨舒的母亲说完又意味深长的看了顾森絳一眼,笑了笑,说道:“话说回来,杨舒选择走的路,是因为她喜欢,你呢,就看你这莽撞的性格,又年纪轻轻,也不像是个做经纪人的好料,瞧你那瞎紧张又莽撞的性子,杨舒给你当经纪人还差不多。我好像听杨舒说过你们是同学……难不成你喜欢她不成?”

杨舒的母亲用一种奇怪地眼神看着顾森絳,顾森絳没想到杨舒的母亲竟然会突然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一下子就觉得面红耳赤了起来,又被她盯得有些窘,便想解释,谁知说出口的话却词不达意,语不成行,支支吾吾一个我字说了半天,杨舒的母亲见眼前的小伙子这般窘态,笑了笑,说道:“看你这水平有限的语言表达能力,啊姨跟你开玩笑呢,你别当真哈。我还听杨舒说你是个特别有孝心的孩子,现在又还没有女朋友,现在努力奋斗,肯定是为了给父母更好的生活吧,好孩子,继续努力,好好努力。”杨舒的母亲说完对着顾森絳笑着点了点头,似是安慰,又像肯定,但只有顾森絳自己心里才明白,这既不是安慰,也不是肯定。

更像是一个台阶。

顾森絳对着自己苦笑,他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没想到,却连一个并不熟悉自己的人都能一眼戳中心事,只是,应该知晓的那个人,却好像是什么都不知道,顾森絳使劲摇晃自己的脑袋,不想让自己想那么多。

杨舒的母亲看着旁边这个呆头愣脑的小伙子内心也是感到唏嘘。小伙子人是不错的,只是毕竟年轻,很明显身上那点伎俩不够在这娱乐圈混的,只是偏自己又生了个缺心眼的闺女,一心只有自己那所谓的音乐梦想,其他任何事不仅是不上心,还单纯得在自己看来有点愚蠢,不用说其实,单就要自己大学的好朋友给自己当经纪人这事在她看来就是极其愚蠢的。想了想最近发生的那么多事,杨舒的母亲也还是忍不住的叹气,在她心里是希望女儿能吃些苦头,总是要经历才能成长,何况她内有如此大的一个梦想,付出和所要承受的东西远比现在得到的东西要多得多。只是那毕竟是自己的女儿,说不心疼是假的,说不难过也是假的,但是作为父母,又能怎样呢?

两个人站在马路旁边,各怀心事,都没言语,都傻傻的站在路边量着这两个人,只是他们俩思考得太入神,浑然不觉。

两个人还像木头人似的杵在路边,一辆出租车突然从前方拐过来,停在了他们俩前面,车里的人还没下车,就听到里面的人在喊叫着,才下车,顾森絳马上知道是谁了,因为这三人的样貌跟复制粘贴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着仨人肯定是一个妈生的,不光仨肤色都是一样白,而且三姐妹脸上都长了一颗痣,而且诡异的都长在脸颊旁边,不大不小,还真是连大小都是一样的。顾森絳心里实在佩服这家族基因的强大,竟可以长得这么相似!

杨舒母亲看见一旁诧异的小伙子,心里觉得好笑,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介绍说:“这位穿红色衣服的,是杨舒的大姨,穿黑色衣服这位是小姨,刚开始看觉得很像不好区分不怕,时间长了就能得清了。”

说完杨舒母亲还开玩笑的补充了一句:“你可别认错了,大姨脾气可不好忍,你要是……”

杨舒的母亲还想说些什么,却听到大姨在旁边大声地叫着:“你们看,那好像是小舒,戴口罩那个,哎哎哎,就是她,她看了我一眼立马小跑这走了,这孩子敢情想躲着我们,快点,追上去。”

说着就像离弦的箭似的冲了过去,剩下的几个人都没有看到,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有些诧异,但也跟着冲了上去。

刚出小区门口的杨舒正巧撞见自己大姨,杨舒心里暗想自己也太背了,转眼一瞧,一群人跟着追了过来,杨舒下意识就是赶紧跑,当时脑子里什么念头都没有,就是赶紧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