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4年02期B版 > 以身相许

以身相许

来源:飞言情2014年02期B版作者:小禾苗

下午一点整,国际贸易大厦顶楼天台上。

唐酥酥没想到自己与卫溪寒的重遇会是在这种场合,如果不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她真的会叉腰仰天长啸一句:“果然渣男冥冥之中自有天收。”

可惜现在,情况的确危急。

从警局赶来的唐酥酥已经从刑警大队那儿知道了这事的来龙去脉,劫持卫溪寒的男人是卫氏集团的部门经理,他谈婚论嫁的女友似乎跟公司的卫大老板好上了,男人因爱生恨,因恨发狂,一时想不通在黑市买了把枪,将卫溪寒从办公室里一路劫持到天台边缘,就等鱼死网破一死俱死。

被黑洞洞的枪口抵住太阳穴的卫溪寒,的确长了副撬人专业户的脸,身材匀称修长,一身铁灰暗纹三件式西装修饰得腰线极具流畅,衬衣被扯松,露出胸膛前大片紧实性感的皮肤。即便是这种狼狈不堪的时候,卫溪寒脸上也挂着漫不经心的微笑,仿佛那个稍有不慎就会被扯落坠楼的人质并非是他,但那种笑太接近于冷漠,以他目前的人质身份,未免过于自大。

唐酥酥非常精准无误地收到了卫溪寒那挑衅的目光,她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地说:“队长,我申请换人,我想我并不适合这次任务,我跟人质有私人恩怨!”

她这句话是真心的,虽然这样说有损她谈判专家的威严,可卫溪寒就是她脑子里深埋的火药引线,一拉就爆。平时在财经新闻里看到卫溪寒那张人模人样斯文俊美的脸,她都得拿核桃砸他脸,何况现在真人站在面前,不干点啥都对不起自己。

可警局里就她一个谈判人员,压根就没人替,于是队长肃然道:“唐酥酥同志,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候,你还想挑三拣四吗?玩忽职守是不可取的,去吧,组织相信你的自控力!”

关键是她不相信自己的自控力好吗!

在跟歹徒谈判的全程中,她沐浴在卫溪寒赤裸裸的视线下,那视线就像毛毛虫一样蠕满她全身,所幸过程尚算顺利,十分钟后歹徒哭着扔枪投降,人质成功救出。

随后,卫溪寒在一帮手下诚惶诚恐的簇拥下来到她面前,男人五官精致,有双让人误以为温柔多情的双眼,他笑眯眯地说:“唐Sir,刚看到你来,我就知道自己命不该绝。”

唐酥酥目不斜视地戴上警帽,整整衣冠:“为人民服务,应该的。”

卫溪寒伸出手,虽然经历生死一线,却还是风度翩翩:“算起来,这下我可欠你两条命了,你说我要怎么感谢你呢?”

唐酥酥扫了一眼附近假装忙碌却都竖起耳朵的同僚们,她知道卫溪寒是故意的,于是也坦荡荡地抬头,露出“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阳光笑容:“卫先生说笑了,咱是人民公仆嘛,这都是应该的,您要是真觉得感动,可以给咱们分局送面锦旗啊。”

卫溪寒笑容微止。

“这是我的工号,卫先生若是觉得还满意,记得也给我点个赞哦。”

押着犯人回警局的路上,大队长一脸八卦地问她:“酥酥,你跟那个姓卫的真有仇呀?是情仇还是家仇呀?哎呀,难怪前几天你不要我给你介绍男朋友,就是因为他吗?”

唐酥酥被队长烦得不行了,啪的一声将警帽盖在自己脸上,遮住了一切光线。

她的确跟卫溪寒有仇,还是情仇。

其实以前卫溪寒是不花心的,全国最八卦的《菠萝日报》掘地三尺也没找出卫溪寒滥交的证据,不得不承认卫家少爷真是上流社会中少见的洁身自好的君子。

他究竟是怎么突然打通任督二脉,变成连下属女友都要勾搭的渣男呢?

唐酥酥在黑暗中,慢慢地捋清自己的思维——大概在半年前,她因一时愤怒,往卫溪寒的胯部踹了一脚。她那天身上套的是野战服,脚上蹬的野战靴,下脚凶狠,毫不留情。就是那天一脚后,她与卫溪寒十几年的交情荡然无存,直接从情人进化成敌人,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卫溪寒开始搂着各色女人登上八卦杂志……

一个可能性慢慢从黑暗里,浮出水面。

唐酥酥仓促拿下了警帽,紧紧地捏在手里,她眉头紧蹙,越发觉得自己这个推理毫无破绽,那如过眼云烟一般的各色美女,只是一个障眼法而已!

反常即为妖,卫溪寒种种变化,莫非是因为——

她那一脚,已让他不举?

唐酥酥没料到,两天之后,卫溪寒还真的亲自送了面锦旗过来。红底金边,上写八字:惩恶扬善,除暴安良。

卫溪寒抓着唐酥酥的手上下握了几下,热情得就像井冈山会师,卫溪寒长得高挑,目测都有一米八,与唐酥酥平视对话时就需要稍稍低头,更显得真诚无比:“唐Sir,这几个字喜欢吗,我觉得非常适合唐Sir那天为我奋不顾身的奋勇英姿。”

唐酥酥对他的不请自来与自我贴金的行为感到十分恶心,但当着那么多领导的面,她也就咽下胃酸,堪堪回道:“……卫先生谬赞了。”

她趁着卫溪寒与领导寒暄的时候,偷瞄了几眼他那看似平静的胯部,觉得自己那次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

本来送锦旗是小事,可这面锦旗是G市纳税大户卫氏老总亲自送过来的,那就意味非凡了,局里的各位大小领导齐齐出动,非要留卫溪寒赏脸吃顿饭。

唐酥酥一听这伪君子要一起吃饭,就警铃大作。饭局过半后,觥筹交错间,卫溪寒这才微笑着缓缓道出来意。他这话是对着圆桌对面全程埋头吃饭的唐酥酥说的,他说经历过前天那事后就对唐Sir的能力非常欣赏,加上这些日子自己身边不太平,保镖有是有,可他信不太过,就希望能“外借”唐Sir一个月。

常言到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果然如此吧!

果然是要报她的一脚之仇是吧!

唐酥酥不干了,她啪的一声放下筷子,顶着领导恨铁不成钢的杀人目光,斯斯文文地说:“卫先生,我是文职,干不来保镖那活。”

卫溪寒偏头一笑:“是吗,可我听说唐小姐是跆拳道黑带,而且我无意中看到土豆网友上传的那个‘女侠士步行街上三拳制伏歹徒’的视频,唐小姐身手了得啊。”

“……”

事已至此,再加上领导金口一开,再无扭转的余地。

卫溪寒喝了酒不能驾车,领导就吩咐唐酥酥提前熟悉下业务,顺路送卫总回去。唐酥酥拿着车钥匙满肚子牢骚,好一个顺便,她住城东宿舍,卫总住城西别墅,哪里来的顺路。

卫溪寒软趴趴地靠在副驾驶座的椅背上,他半合着眼,似在假寐,白皙的脸侧是大片因酒气晕成的红,异常的秀色可餐。可唐酥酥清楚得很,卫溪寒的酒量就跟他这个人一样,既深不可测又极具欺骗性,酒气上脸快,可实际上一点都不会醉。

前一篇:皇陵春事

后一篇:没有了,返回本期目录杂志首页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