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桃之夭夭 > 桃之夭夭 18年10月号B > 意大利初恋日记6

意大利初恋日记6

来源:桃之夭夭桃之夭夭 18年10月号B作者:飞言情

新浪微博:@零的家养夫人

美少女作家草灯大人再度续写爱的故事

大魔王零君×草灯甜蜜升级

相识九年,热恋七年,亦如初恋。

草灯:“你有什么烦心事吗?”

零君:“我唯一的烦心事,大概就是还没娶你回家。”

愿岁月回头,梦想能圆,未来可期,你我还在。

89

夜里,我得回家拿个东西,零君突发奇想带包子出门散步。

包子很害怕,一直立起飞机耳。

零君心疼了,零下一二摄氏度的环境,还解开自己的外套,把包子塞进怀里,让它取暖。

半路上,一恶犬冲包子狂吠。

包子吓傻了,瑟瑟发抖。

原本就担心“孩子”的零君一下子像被点着了般,冲着狗喝道:“Che cazzo urli[百度翻译了一下好像是骂人的??]?(你鬼叫什么?)”

或许是零君男友力爆棚,包子特别黏他,就连我也被这个对内温柔、对外冷酷的男人折服了。

90

我家和零君家距离很近,一次遇到点事,他对我说:“你打开地图,搜索我家,你会发现,你离我的距离不过一百米。”

我迟疑地问:“所以不必害怕?”

“嗯,怕了就到怀里来。”

我很委屈:“我想你了。”

“我也是,所以害怕了,以你每秒两米的跑步速度,五十秒就能抵达我家。”

我知道,无论有多少艰难险阻,远方还有一个怀抱等我。

91

晚上,就我和零君两个人决定吃火锅。

他和我像是小夫妻一般,在超市购物。到了酒区,他突然问我:“要不要喝酒?”

我惊喜:“香槟!”味道甜,好喝。

他拿起香槟,又放下,摇摇头,苦笑:“算了,我把你灌醉干什么……”

“……”嗯?

92

零君的床不大,非双人床,比单人床稍宽一些,挤一个男人和一只猫足矣。

于是,他提议去我家,睡我房间,但被我冷酷地拒绝了。

他皱眉:“你房间床大,可以睡两个人。”

我觉得不妥:“你的床虽小,但以前不也能睡两个人吗?”以前大夏天,我还和零君挤在同一张床上午睡。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要有追求。”

“所以,你的追求就是睡大床?”

他点了点头,郑重其事:“提前体验婚后生活。”

“……”无语。抱歉,我拒绝。

93

某天,我迟接了零君的电话。

电话接通时,对面传来零君的冷言冷语:“我没打通的时候,在想你是不是在接哪个野男人的电话。”

“……”不就一个电话,至于吗?

94

之前,我逗包子玩,零君在一侧看。

他突然问我:“你以后对我们的孩子也会这么好吗?”

“什么?”我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厮想这么远。

“你对包子很好。”他垂眸,不知在想什么,怪可怜的。

我于心不忍,为了安抚他,说:“应该会的,因为是我们的孩子。”

“好的,婚后给我生一个。”

“……”等等,我是不是掉入什么圈套里了?

95

我和零君打电话,他突然低声呵斥:“包子,出去!”

我:“包子那么可爱,你还凶它?”

“嗬,希望你目睹它在厕所地上翻滚时,还能说出这话。”

“丢出去吧,别让它上床。”

包子:“……”满心委屈。

96

零君是护肤品、化妆品小白,不懂价格,也不懂品牌。

圣诞节快到了,他突然来问我:“香水一般买多少毫升?”

我:“五十就够,不要多,我用不完。”

他笑:“我说要给你买了?”

“……”

等等,不是给我买的,难道这厮在外养了小老婆?!

几天后,零君翻了我微博,突然给我打电话,当时我在坐火车:“你喜欢的那款娇兰香水很贵,要一百多欧元,是小黑裙系列,新出的款。”

他是真的上了心,从款式和香味介绍,以及主要成分,几乎倒背如流。

我说:“那就别买了,没事。”零君今年赚钱不容易,明年还得交学费和车的保险费,各种事情都要钱。

聊了一会儿,他哑然失笑:“憋不住了。”

我以为他是指内急,说:“你那儿没厕所吗?”

“我在Amazon上给你订了,本来想瞒到圣诞节再说,可又怕你失望,还是提前说吧。”

或许对别人来说,一百欧元只是小数目,只有我知道,零君做搬运这种体力活,一个小时才赚五六欧元,他要咬牙工作十几个小时才能买下一瓶香水。

我有点难受,之前只不过是随意在微博上提了一句,他就记在心上,千方百计买来取悦我。

“我喜欢你。”我和零君如是说。

他笑,温柔地回答:“别犯花痴了,小心坐过站。”

零君很关心我,即使隔着电话,也生怕我小孩样儿,不知道下车,被带到陌生的地方。

97

零君学做饭的首要目的就是管住我的胃,顺道拴住我的心。

A城有华人街,我想去那边过年,吃小吃。

零君很气,强硬拒绝,不许我离开:“我会做小笼包、酸菜饼、油条、麻花、馄饨、肉丸等等,什么都会,有什么是我不会做的吗?为什么你还要去别的地方?!”

“……”好了,好了,我……我知道你多才多艺。

98

过年穿新衣服,我吃东西时弄衣服上了。

零君拿起湿纸巾,不厌其烦地帮我擦,擦到最后,嫌弃道:“这么脏,难怪没人喜欢你。”

我很委屈。

“就我爱你。”

啊?犯……犯规!

99

有时候我也会和零君争吵,一边掉眼泪,一边“交代后事”:“你别和下一任说包子是我俩养的,我怕新妈妈待它不好。包子可乖可懂事了,你对它好一点。好了,别的我也没什么想说的了,反正每次吵架,就我一个人难受,你都不心疼。”

零君在电话那头叹气:“你别哭行吗?不找新妈妈,只有你能当包子妈妈。每次吵架,你以为我不心疼吗?不强硬点,你能接受教训吗?别哭,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真的。”

女人的眼泪真是万能的。

100

和零君聊天时,我口误:“星期一,我想穿衣服去见你。”

零君慢条斯理地说:“你还想不穿衣服来见我?”

是……是穿新衣服!

该死,口误!

101

忘记为什么闹别扭了,我对零君说:“你走吧,走走走!”

零君头也不回,说:“那我走了。”

“走哪儿去?”

他笑:“走到你心里。”

“……”

102

F城工资比之前的地方高两百欧元,零君为了挣钱读书、付房租,能顺利毕业娶我,只能背井离乡去那里工作,于是我和零君得异地一段时间。

前一天晚上,零君像个小孩一般,一直牵着我细语:“我很想你,一想到要分开就很难受,这里很疼。”

他指了指心脏的位置,表情认真。

我笑他像个傻子,这又不是生离死别。

哪知在离别真正来临的一瞬,最先哭的是我。

零君一遍一遍地对我承诺:“我会想方设法回来看你的,意大利这么小的地方,想见你还不简单?一定要穿好嫁衣,和我回家。明天我还在家里,你还能看到我,我在家里等我的小姑娘回来,不哭,好不好?”

我哑着嗓子说“好”。

我帮零君提行李,偷偷地拉他的手。零君的指腹上满是茧子,之前做粗活,手上伤痕累累。我贪恋他手上的温度,怎么都不肯撒手。

家里人多,零君前脚出了门,后脚又退回来,突然把我按到墙上,扶住后脑勺,深吻。

唇上是甜蜜,心却是疼的。

我眼眶一热,都忘了抵抗。我们两个感情好,日夜甜蜜,零君家人早已习以为常。

“真的走了。”零君说。

“嗯,路上小心。”我追在他身后目送,听他一遍遍重复:“熬过这三年,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人走远了,我听不到声音,依稀可见零君的口型,他对我说:“想你。”

等熬过这三年,工作后,我们就结婚吧,再也不要分开了。

到时候所有物质基础都到位,我们就能后顾无忧地住在一起了。

有一处栖身之所,有一份安逸工作,只要余生有你,四季有你,床边有你,醒时有你,睡时有你,日夜有你,那便足矣。

只要彼此相爱,什么千辛万苦,也不过是唇边小事,须臾便散。

103

零君是晒妻狂魔,现在有了包子,他顺道连包子一起晒,小到微信头像是我抱包子,大到在现实中日夜秀恩爱,连老外都不放过。

晚上,某意大利小哥找他聊天。

闲话几句家常,小哥突然问:“草灯怎么样?替我跟她问好。”

零君义正词严道:“她很好,今夜和我一起入眠。”

我:“……”你就怕有人不知道我现在在你家是吧?

我突然想起,第一次在零君家里过夜,零君妈妈早上发现了,趁我不在,紧张地问零君:“要不要订婚啊?你都把小姑娘睡了,人家清清白白的姑娘,你必须负责的!我要不要上她家先提亲,交礼金把人定下来?”

零君斜睨她一眼:“还不是时候,再等等。”

得知此事的我突然脊背发凉:“你俩担心得也太多了吧?!不过就是单纯地睡一觉啊!”

零君听到了,冷笑:“哦?单纯地睡一觉?于你而言是单纯地一睡了之,与我而言,那是清白被你夺走了,你吃干抹净还不认!”

我:“喀。”其实,这事就是个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

104

其实和零君过夜很好玩,晚上他会瞒着妈妈,给我裹上厚厚的外套,抱我跑出门吃夜宵。

意大利的夜晚很安静,人不多,开的餐饮店就两间比萨店以及摩洛哥人开的水果摊。他牵着我去挑了爱吃的水果,又买了比萨带回家,还去中国人开的货行逛了一圈,买了些零食。

我浑身暖洋洋的,一只手被零君牵着,嘴上说句话都会呼出浓浓雾气,心里却并不冷,比炎炎夏日还要火热。

到家,零君和我睡前闲聊,拿出一罐红牛。

我惊讶:“大晚上还喝红牛吗?”

这个饮料堪比咖啡,喝后精神头儿足。

零君意有所指:“不然我累了,睡着了,你怎么办?”

“嗯?”

“我睡着了谁陪你玩?”

105

自从我透露出夜里有空会去他家过夜的意向,他便开始想方设法地拐我进家门。

他问:“你一个人在家,不会饿吗?”

我愣了一秒,木讷地说:“不会,有剩饭。”

“那么,在漆黑的房间里睡觉,不害怕吗?”

“不怕啊……”我一个人睡这么多年了,怕个鬼。

“哦,我有事要和你当面说。手机没电了,啧啧,先关机了,下了,晚上见。”

我盯着暗下去的头像出神,想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这厮卑鄙无耻!

106

零君工作期间,我万分思念他。

我有他家钥匙,时常会偷偷跑进他房间,抱着他的被子蜷缩成一团,细嗅上面所剩不多的气息。

一次,我把这些心路历程发到微博上:零君在家的时候,求我过夜我都不肯。他不在身边,我却一个人偷偷钻到他被窝里,抱包子。明明床上都没他的味道了,我还是想睡在这里。

零君看见了,哑然失笑,转发,道:睡了我的床,就是我的人了。

“……”糟糕,我忘记删了,居然让他看到了,这下没脸见人了……

107

和零君聊起了之后的一些计划,我说:“明年,我要去外面兼职,估计是体力劳动,好辛苦。”

零君笑说:“不只是外面,家里也有体力劳动。”

我本能地想要退缩,小心翼翼地问:“嗯?”

“身心愉悦的那一种。”

“色狼!”

他笑得意味不明:“我说的是家务,你想的是什么?”

“那……那你还说身心愉悦。”

“打扫干净了,身心不愉悦吗?”

“……”一点也不!

108

零君也有幼稚鬼的一面,他突然说:“我好像生病了。你摸摸我的额头,看是不是很烫,如果能摸的话,顺道摸一摸胸口,算了,我浑身都烫。”

我:“……”

我根本就没想摸,你不要再打坏主意了!

109

前段时间我刷微博,发现一个真爱检测博主。

博主收录各钟投稿的信息,无非就是女朋友说男孩子对自己如何深爱,还让博主可以开小号去测试男友。结果让人大跌眼镜,男孩子并没有如女朋友所说的那样深情,反而对伪装者展开了追求攻势。

我心有余悸,仔细思考了一会儿零君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嗯,他对其他异性避之不及,嘴甜风趣,对我说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比我更漂亮的人。可万一这些都是零君制造的假象?实际上他是坐拥三宫六院的渣男?

于是我打算测试他。

我开了个小号,选了个萌萌哒的头像,名字也取得特别性感,叫思野,一听就不是什么良家妇女,可不就是聊(哔——)最佳对象。

于是,我加了零君。

他并不善解人意,面对陌生女孩,率先丢了个问号。

我耍了个心眼,娇滴滴地回:你猜。

他不耐烦:自己说。

我:你的暗恋者!

零君沉默了一会儿,速回:删你了,再见。

等等,这剧本好像有点不对劲,一般男孩子再正直也会聊两句再删吧?你这样不怕流失一个备胎吗?

我愣了一秒,回:为什么?

我等了一分钟,他没理我。

我再发消息时,系统显示:你的消息无法发送,请先添加好友。

行吧,这种测试对零君来说是无效的。实际上,我和零君所有账号的密码都互相知晓,彼此信任到连聊天记录都懒得去看。

我跟零君说:“你刚才好棒!通过了测试!”

他问:“什么测试?”

“我用小号加你,你没理我。就是自称暗恋者的那个女孩,你有印象吗?”

他皱眉:“谁?”

“十分钟前骚扰过你的陌生人。”

零君想起来了,风轻云淡地应了一声:“哦,我以为是哪家的神经病,知道我有女朋友,还不知廉耻地私聊我。如果不是我涵养好,没有攻击女性的习惯,估计已经骂过一回了。”

“……”说……说得也是呢!不愧是零君大魔王!

“明天起,我的号设置成禁止陌生人添加好友,你少给我添乱。今天的书看完了吗?”

“还……还没有。”

“呵呵,好的不学,坏的学。”

“……”

110

零君颇爱吃醋,某日,突然问我:“你心里是不是有别人了?”

我:“啊?”

“你今天一整天没给我发信息……”

蠢货,那是因为我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111

我时常会有负能量,这种时候便会奋不顾身地扑到零君的怀抱里。

他抚摸我的头,说:“来,肩膀给你靠一下。”

我默不作声,摇头拒绝。

他看我许久,又清浅一笑,意味不明地说:“那么,你想和我互舔伤口吗?”

话音刚落,零君扣住我手腕,企图“欺负”我。

“不……不用了。”谢谢关心。

112

零君这厮很有心机,会买好我爱吃的东西,譬如意大利饺子,夜里通过电话诱惑我:“不想吃饺子吗?嗯?想吃的话,明早来我家,哦,顺道吻醒我。”

我:“……”

所……所以吻醒你是条件吧?!

113

我想和包子玩,蹲在它身边嘀咕:“包子好会睡,每天都在睡觉。”

零君合上书,笑道:“这点像我,肯定是我俩亲生的。”

“……”有病。

114

包子很皮,时常会抓零君。

他:“包子抓人,疼。”

我不以为然:“你为什么不穿厚一点的衣服?自己不懂保护自己,怪它抓你吗?”

“很厚了。”

我学网络上的“直男癌”论调:“那肯定就是你撩它了,不是你骚的话,它会抓你?”

零君轻笑一声,说:“要是按照你这种逻辑,不是你骚的话,我会对你为所欲为吗?嗯?”

话音刚落,零君凑近我……

我慌忙认怂[错字]:“对不起,老公大人,是我错了。”

“哦?现在认错,是不是太晚了?”

“……”

115

零君买了电脑桌,和我说:“如果你不想要,我就留给妈妈。如果妈妈也不要,那我就送给一君当生日礼物。”

一君闻言,震惊:“我是犯了什么错,要遭此大难?!”

116

有段时间,小说合同签得多,我马不停蹄地赶稿子,不经意间冷落了零君。

夜里,他突然问我:“你是不是不喜欢玩《天涯明月刀》?”

零君喜欢和我玩游戏,因为游戏里有结婚系统。他占有欲强,无论现实还是网络,都希望我只属于他一人。

我说:“不是,是我最近太忙了,没时间玩。”

“哦,你喜欢玩《剑三》,是吗?”

“没有,我都喜欢玩,只是最近太忙了。”

他置若罔闻,笑一声,低低道:“那我去下载《剑三》,下好了,你就陪我。”

“……”算了,随便他。

事后我想了想,有点心疼,或许当时的零君是抱着“只要游戏下载好了,她就会理我”的想法,独自欢喜吧。

117

零君买了一对情侣机械键盘,我一个,他一个。那几日,正巧快到一君生日。

一君回家,看到房内两个机械键盘的盒子,惊喜道:“我哥真好,还记得给我准备生日礼物。”

他拿起一个,发现盒子是空的。他不死心,继续说:“啧啧,不过是个礼物,还要藏起来。”

他再伸手拿另外一个,还是空的。

零君回家了,一君幽怨地说:“没有我的键盘?”

零君皱眉:“没有。”

“……”批发卖哥,谁要谁领,倒贴一百块。

118

零君得知我的小秘密,某日,威胁我:“你和我交往,我就不告诉别人。”

我:“……”

一股恶霸气息扑面而来。

119

我因为家庭的关系,一直有较为严重的心理问题,但是怕被当作异类,便很少去找心理医生寻求帮助,绝大多数时间,零君就能帮我改善心情。

某次,零君在忙,不在我身边陪我。

我突然感到不适,用手砸墙,喊他来陪。

零君来了,我瞬间冷静下来。知道自己做错了,我便将手递给他,怯生生地喊:“疼。”

零君不吃我这一套,他很生气,严肃道:“快和我说对不起!”

“嗯?”

“你是我的,你的身体也是我的,所以你不能伤害它。现在,马上,和我说对不起!”

我没见过勃然大怒的零君,有点怕,但也知他心底深处一直在呵护、关心我,害怕我控制不住心理问题,会在他看不见的时候伤害自己。

我说:“没有下次了。”

他松了一口气,坐下来帮我揉手,眉目温柔。

12[和90的前面内容重复了]0

平安夜那天晚上,零君跟我视频,突发奇想,道:“太可惜了,今晚平安夜,意义重大,我们应该待在一起。”

我无语,沉默了一会儿,问:“你哪晚不想和我待在一起?”

121

包子黏人,爬零君肩上不下来。

他无奈,只能上厕所的时候一把挡住猫眼睛。

我听了,笑喷。

122

起初,零君和我恋爱,我毫无经验,忧心忡忡:“谈恋爱的话,成绩会下降,是恶性循环,不行。”

零君瞥我一眼,说:“不会,我会帮你维持良性循环。”

于是,他一边和我谈恋爱,一边操心我学业,抽时间给我补课。

才恋爱不足一月,我的成绩就已经有了明显进步。

我:“……”看来和学霸谈恋爱,不能以成绩差为借口拒绝了……

124

记得以前是地下恋,我和家人在A城玩,很巧合,零君也在A城。

大半夜,他让我报地址。

半个小时后,他在离我家三百米的地方停下,给我发导航截图:离你很近,很近。

那一夜,繁星璀璨,夜风很凉,但有了零君,似乎世界都变温暖了。

125

包子黏人,平日爱赖在我和零君身边。

我说:“包子很喜欢躺在我们中间。”

零君瞥我一眼,倏忽勾唇笑道:“谁家孩子不喜欢自己的爸爸妈妈?”

“……”你……你这话好卑鄙!

126

包子是亲吻狂魔,爱舔脸和唇。

它想亲零君,一直凑近。

零君拒绝:“嘴是给你妈亲的,不是给你亲的。”

我很尴尬:“……”你还要脸吗?

127

我被零君的连环call吵醒,接起电话,听他不安地说:“你再等等我,我会努力读书的,一毕业就娶你,再给我一点时间。”

我睡眼惺忪,没闹明白发生了什么,含含糊糊地说:“我知道你很厉害的,慢慢来,我等你。”

他放心了,轻轻“嗯”了一声,躺下补觉。

想来,他是做什么求而不得的噩梦了吧,蠢货。

128

《意大利初恋日记》被零君妈妈发现了,她还看得津津有味。

零君回家,她问:“这本书写的是你们两个?”

零君尴尬,淡定地狡辩:“不是,假的。”

“呵呵。”零君妈妈是老江湖,显然不信。

隔了一秒,她大喊零君爸爸:“你快来看,你家未来儿媳妇写的文!”

到了晚上,我翻找书,问:“那书去哪儿了?”

零君慢悠悠道:“可能在我妈房间。”

我,卒。

定价:36.80元

上市时间:2018年12月(暂定)

《意大利初恋日记》到这里就连载结束啦,刚好128[注意有重复的一条]个甜蜜小日常,《意大利初恋日记2》也将在今年年底上市,大家记得一定要去支持哦,么么哒!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