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桃之夭夭 > 桃之夭夭 18年11月号B > 幸福三重揍

幸福三重揍

来源:桃之夭夭桃之夭夭 18年11月号B作者:飞言情

文/烟柳

简介:程序员和产品经理打架好像不是什么稀奇事儿?但一米八八大个子的产品经理梁衡,被担任开发总监一职的长腿美女齐思思三天两头地殴打,算是稀奇了。偏偏打人的齐思思还觉得委屈:梁衡提出的都是些什么破设想?到后来,齐思思觉得这个梁衡的来头,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

【楔子】

“年前,本市警方破获一起特大电信诈骗案,成功抓获嫌疑人一百〇二人,捣毁诈骗窝点十五个。这起涉案金额高达数亿的案件的成功侦破,是我市警民共同努力的成果……”

1. 齐总又和梁经理打起来了!

“齐总又和梁经理打起来了!”

快下班的点,HC网络公司的九楼职员又在奔走相告这一消息。众人齐齐往出事的会议室里看去,只见一个身高一米七的长腿美女正对面前的男人拳打脚踢,被旁边的人拉住后还不罢休,脱下高跟鞋扔了过去。

说是打架其实并不准确,这其实是一场单方面的殴打。因为她对面的“梁经理”梁衡,虽然长了一米八八的个头儿,此刻却是被同事护住,狼狈地靠在墙角,英俊精致的侧脸上面写满了委屈。

齐思思扔完鞋还不解气,抖着手指头控诉:“……要我做能随用户手机壳颜色变化的APP功能,你怎么不让我做随用户指甲颜色变化的功能呢?还要不要我给你变出朵花儿来?你是物理没学好还是哲学没学好?你妈没教过你怎么说话的!”

梁衡抱着头,一副很委屈的样子,葡萄般大的眼睛里写满了惊恐:“我只是提出个设想而已……”

“你是产品部门老大!你提出的设想,就算再不靠谱,我们开发部门也要试一遍,你有脑子吗?!工作几年了职场没教你学会尊重别人吗?你上嘴皮子一碰下嘴皮子,我们就得加两个月的班!做出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就算了,还要被你挑出来改三改四。这我都忍了!可你看看你自己提出的是什么构想,你能在说出来之前把话从脑子里过一遍,把从猪嘴里说出来的话去掉吗?”

齐思思越说越气,欲抄起桌上的会议记录本砸过去,上司陈昌及时赶到了。

“齐总,这是怎么了?”

齐思思见着陈昌,动作停下来,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无非就是今天开例会的时候,产品经理梁衡一如往常地要提新方案,新方案一如往常地不靠谱。而她昨晚加班,没睡几个小时,本来心情就不好,被他一激,全爆发出来了。

“梁经理也是为公司好嘛,大家都冷静冷静,坐下来好好谈。”

此刻梁衡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齐思思的眼睛里还有些惧意。

“只要她保证别再打我就行。”

“行了。”陈昌道,“今天你们都别加班了,早点下班休息,明天再说。”

齐思思点头,又冷冷地看了梁衡一眼,捡起自己的高跟鞋回了办公室。

她收拾了东西到地下停车场,见梁衡站在自己车的旁边,高大的身影往那儿一杵,仿佛特别无辜。

齐思思摸摸自己的胸口顺气,打算当作没看到他。她走过去开车门,车门却被他先一步按住了。

梁衡低下头来,高大的身子遮住了齐思思头顶的光,他说:“齐总,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再聊一下,不要老是吵架了。”

“聊什么?”

“就是我说的那个随用户手机壳颜色——”

齐思思一听见这话儿,就把自己的高跟鞋脱下来了。梁衡灵活地往车后一躲,止住话头儿看着齐思思,两人无声地对峙一会儿,他的目光慢慢沉下来。

他本就长得十分迷人,沉静下来的时候,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少女。齐思思虽然火大,可看着他那副样子,高跟鞋也扔不出去了。

齐思思的车里有一双备着的软底鞋,专门在开车的时候穿,她也顺道把另一只鞋脱了下来。可梁衡见着,以为她还是要打自己,身子抖了一下,说道:“你不要再打我了,刚才下手挺重的,我背上还在疼。”

梁衡委屈巴巴地说出这话,齐思思居然在心里暗笑了一下。不过她还在生气,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就钻进了车里开车走了。留下梁衡一个人在地下停车场孤单寂寞冷。

2. 你的胸没有硌着我,不平的,还很软……

齐思思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挺倒霉。她好不容易硕士毕业,进了一家规模庞大的网络公司,凭着自己的实力从一众男性程序员中脱颖而出,在二字打头的年纪成了开发总监。眼看就只等着做出个满意的作品让众人心服口服,走上事业的巅峰,却遇到了梁衡这个拦路虎。

听说这货以前不是搞产品的,而是个漫画家。在梁衡入职之前,齐思思还期待过,既然是个漫画家,那么想象力肯定是丰富的,应该能为产品带来更多有意思的设想。

可万万没想到,梁衡的设想的确是丰富,就是太脱离实际了。偏偏这人还不知道有什么背景,不管他的设想多奇葩,上司陈昌都会让开发部门试一试。

“试一试”说得轻松,他们开发部门从立项到内测,起码得花两个月的时间,做出来的还是一些不能用的东西。齐思思担任开发总监半年多了却毫无建树,公司里已经有人在传她是靠美色上位。她气得咬牙切齿,发誓一定要做出成绩给众人看,可每当面对梁衡那奇葩的设想时,她就觉得自己前途无望。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神一样的对手也比不过猪一样的队友。她总算知道她的前任总监为什么无缘无故离职了,也许就是被产品部门给气的。

齐思思觉得自己这个名字是真的应景,气得快死翘翘了。好几次开会的时候,她都感觉自己要闭过气去。

晚上,齐思思没啥事,去健身房跑了十公里解压。穿过公园回小区的路上,有一段路的路灯坏了,她打开手机照明,突然被人捂住了口鼻,拖进一旁的树林当中。

慌乱之下齐思思才想起来,小区的门口有保安贴的提示,说最近有个色魔在公园里对单身女性频繁作案,警方还没抓到人,提醒大家注意安全。只是她今天满脑子都是工作上的事,到现在中招了才想起来。

齐思思尽力挣扎,却发现自己根本挣脱不开男人的禁锢。那人的嘴在黑暗中就要凑过来,她恶心得想吐。就在此时,突然传来一声暴喝,她感觉头顶一亮,接着缠在身上的重量一轻。在刺眼的光线下,她用手挡在额前,看见恶徒已经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掀翻在地,场面英勇无比。

可对方一出声就打破了氛围。

“快——打——电话——报警——啊——我要摁不住他——了——”

居然是梁衡的声音!

齐思思愣了半秒,马上捡起自己发着光源的手机,抖着手打报警电话。可因为太过紧张,她不小心碰掉了光源,在黑暗里往前一绊,直接摔到梁衡的背上。

隔着衣料,齐思思甚至能感觉自己的胸在梁衡的肩胛骨上摩擦。可是绊倒的同时她的手机也摔在了他身体的另一边,她只好一边蹭着他的背,一边在草地上摸索手机。

梁衡下面压着一个人,上面还背着一个人,感觉自己一米八八的强健身体也不够用了,吃力道:“齐——总——你的胸——硌着我的背了——”

齐思思差点儿被他这话当场气晕过去。她好不容易摸到了手机,报了警,警察飞速赶到,让两人录完了口供。她这才从刚才的事情中回过神来,脸不自觉地红了。

她不想让梁衡看见,背过身去,说了声“谢谢”。

梁衡还在整理弄乱的衬衫,一边拍身上的土一边说道:“你平时也得注意点儿,不要大晚上的一个人走小路,如果今天不是我恰好来找你——”

“你为什么会来找我?”齐思思突然问道。

“啊?”梁衡突然被问住了,愣在原地,眼珠左右转了转,目光落在齐思思的脸上,犹豫道,“其实我是来找你说说工作上的——”

“好了,打住!”齐思思没想到梁衡这么执着,居然追到了自己家的小区来说服她。想到这里,之前心中那一点感动瞬间烟消云散,她冷冷地说,“我现在要回去了,你也回去吧。”

齐思思向小区里走,一回头,发现梁衡还在后面跟着她。

她不由得怒了:“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我……我送你回家啊,万一你又遇到坏人怎么办?你们这些女生啊,再怎么健身,力气还是比不过男性的。工作上也是,不要太拼命了,老是熬夜,把身体都熬坏了……”梁衡絮絮叨叨地说到一半,突然发现有一道凌厉的目光盯着自己。

齐思思冷笑道:“就因为我是个女生,所以工作不好要受刁难,工作得好要受猜忌,加班也不被认可,现在连好好走路的资格也没有了吗?这就是你们男人的观点?”

梁衡被问得哑口无言,连忙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可是齐思思当真了,她只要一想到这些日子在职场上的不顺,大都是梁衡带来的,心里的怨气就更加重。偏偏今天还被他救了一次,她要承他的恩情,在他面前不免气弱,说不定他今天提出的不靠谱项目,她又得去实行……

齐思思越想越委屈,到最后,眼泪实在忍不住落了下来。

她的哭很克制,明明眼泪已经流了满脸,还是只能听见轻微的抽泣声。看见她不停地用衣袖去擦眼泪,梁衡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他走上前,双手顺势搂住了她的手臂,从后面看过去,像是在抱着她一样。

梁衡的怀抱有些温暖,遮住了秋天的些许寒意,可齐思思还是觉得心凉。她挣脱开他的怀抱大步向前走去,听到他在后面追喊,于是她越走越快,走着走着就跑起来了。她泪眼模糊看不清路,猛地一下摔倒在路上,干脆放声大哭起来。

梁衡追上来,见着齐思思哭得梨花带雨,也忍不住难过了起来。他蹲下身,轻轻把齐思思搂在怀里,一下一下地拍着她的背,故意说道:“你是不是介意你压我背上时我说的话?对不起啊,那个人的力气也很大,我怕摁不住他,所以说话没过脑子,你的胸没有硌着我,不平的,还很软,嗯……很软……”

齐思思被梁衡有意一激,忘掉了刚才的难过,恼羞成怒,从他怀里挣扎出来:“你能说点儿别的吗?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梁·钢铁直男·衡:“这样啊,那就说一下我来找你的事情吧,其实我觉得那个颜色随用户手机壳改变的——”

“你闭嘴!”

齐思思彻底忍不下去了。

3. 打是亲骂是爱?

开发部门的人最近发现,自家总监好像一夜之间略过了青年中年,直接向更年期靠拢。具体表现在暴躁、非常暴躁、格外暴躁。

“年轻未婚女强人都这样吗?你说齐总找了对象的话会不会好一些?”

“像她那样又漂亮又能干的,很难找吧。”

“不一定,我看产品部门的梁经理就不错,两个人站在一起很登对。最近他不是天天往齐总办公室献殷勤吗?”

“把他们两个凑一起?疯了吧!这还不得天天打架。”

“打是亲骂是爱,你懂什么?”

齐思思从后面把文件拍在两人办公桌上,吓得两人面无人色,尴尬地闭嘴干活儿。她转过身,脑子里一直在重复刚才听到的她和梁衡“很登对”的话,心中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

好像是……她迫不及待地想问一问她和梁衡到底哪里登对,又意识到说这样的话不太妥当,心中愈发好奇,搅得她一阵心烦意乱。

齐思思回到办公室,又见着梁衡在自己办公室门口候着,依旧抱着个保温杯。这人长成模特样,却干着老妈子的事儿。

“梁衡,你自己部门没别的事情了吗?天天往我这儿跑。”她一看到梁衡,就想起那天晚上他温暖的怀抱,觉得他的目光灼热得烫人。她下意识地想躲,可自己没有什么理由能避着他,这些日子他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老是感觉不自在。

梁衡没有发觉到异常,依旧跟着齐思思进办公室,熟练地把保温杯打开,对着她笑道:“昨天又加班了,没睡好吧?鲜笋土鸡汤,养颜。”

齐思思抬头,正好对上梁衡那含着秋波的双眼。梁衡长得阳刚英俊,没表情的时候很能唬人,大概也只有她这种猛人才敢上手揍。可当他笑出来,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时,就如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了密林照在她脸上。

齐思思心里一动,想逃开这种脸红心热的感觉,她下意识地偏头,不敢看梁衡的眼睛,好像是在躲避着什么,说:“你别再给我送汤了,我又不坐月子……这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立项的,我要对我部门的人负责,不能让他们跟着我白干活儿。”

“这一次不会的,一定能通过审核成功上线的。你看啊,现在全面屏手机的使用者越来越多,如果屏幕的颜色花纹能和机身或者手机壳的颜色花纹一样,拿出来多酷炫。肯定会有很多人喜欢的。”

齐思思觉得搞技术和搞艺术的“代沟”就在这里,她说:“我作为一个程序员,没办法做科研人员做的事情。请问我应该怎样让我的APP知道,用户换了手机壳?换的什么手机壳?”

“我有一个朋友是做光敏材料的,应用过来的话,能把手机的外形通过数据实时传递。”

齐思思感觉头更疼了:“即使这样,那也需要硬件搭载啊。我们是做软件的,难道还要用户在下载我们的APP之前先买一个芯片安在手机上?”

梁衡抓住齐思思的手:“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4. 你只想和我保持合作关系吗?

齐思思抱着探究的心情随梁衡去了。她本来以为他要带她去朋友那里看光敏材料,没想到他带她来的是他家。

梁衡家有一个很大的阁楼,被他装饰成了温暖梦幻的漫画空间。齐思思走入其中,不由得被墙上各种各样的漫画吸引住了。

“这些都是你画的?”

梁衡点头,从背后拿出一幅画,说:“这是最近画的。”

齐思思一看,画上的女孩子双腿修长,光脚踩在地上,正拿着高跟鞋扔向对面蹲下来抱着头的男子。

她“噗”的一声笑了,随即反应过来,瞪了梁衡一眼。

梁衡笑眯眯道:“我觉得你还是现在好看。在公司里很少见到你的笑脸,我都以为你是不会笑的。”

齐思思没好气:“对着你这样的产品经理,我笑不出来。”

“现在不是笑出来了?我很喜欢你现在的笑。对于之前的事情,我要郑重地向你道歉。因为我不成熟的想法,让你白费了很多力气,但是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补偿你的。”梁衡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齐思思,很认真,让齐思思呼吸一顿。

“没、没关系。”齐思思稍微低了头,感觉耳根处有一股热度不受控制地蹿了上来。

她没想到梁衡会主动向自己道歉,心中对他的印象也彻底改观。她笑了笑,道:“补偿就不必了,大家都是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以后能精诚合作就好。”

梁衡却突然问了一句:“你……只想和我保持合作关系吗?”

阁楼里很安静,梁衡靠近齐思思,身上男性的清香扑面而来。她感觉自己心跳越来越快,她转移话题道:“所以,你的画和你构想的APP有什么关系?”

梁衡一笑:“你看,一个人的爱好是有感染力的。就连看我不顺眼的你,在看到我的画室后,都能对我笑出来,那么其他人呢?其实我提出的‘手机屏幕随手机外观变化’的构想只是一个引子。我真正想说的是,我们可以做一款以手机壳为媒介的交友APP。”

齐思思觉得梁衡现在看起来顺眼多了,不过她没好意思说出口,只用眼神示意他继续说。

“手机壳基本上都代表着主人的品位和爱好,选择相同手机壳的人,也许很有话说。”

齐思思皱眉:“你的想法是好的,只不过你提到的光敏材料……硬件搭载的确是不现实的。”

“其实……”梁衡偏头过来,低声在齐思思耳侧道,“我提光敏材料是骗你的,我怕你不跟我来,才故意勾起你的好奇心。”

如果是之前的梁衡敢这样骗她,也许她就发火了,可现在……她看着他侧着头,眼睛朝她一眨一眨,明明是一米八八的大个子,在她面前却如同一只祈求怜爱的小奶狗一样。她觉得自己心中的某处城墙正在渐渐坍塌,欢迎着他的入侵。

齐思思努力忽略这怦然心动的感觉,对梁衡道:“那你说。你要怎么解决知道用户用的哪款手机壳的问题?”

“现在的人买东西都是网购,我们知道用户的网络购物信息就可以了。”

齐思思惊讶:“你的意思是,让我申请A类项目?”

齐思思所在的HC网络公司是国内顶尖的软件开发公司,国家为了支持网络建设,给了HC一些特权,比如经过严格审核的A类项目。此类项目可以一定程度地获取用户的隐私信息,从而达到更智能、更契合用户想法的目的。

齐思思没想到梁衡要玩这么大,实话实说道:“我没办法为这个构想申请A类项目,这毕竟只是一款部分人会用的交友APP,而不是很多人用的通信APP。”

梁衡拍了拍齐思思的肩,眼睛里好像有星星。

“我相信你,你可以的。”

5. 众人拖长声音,齐齐“哦——”了一声。

齐思思回到家,思考了一夜后,还是开始准备项目的申报材料了。

她总感觉自己着了梁衡的道,陪着他一起胡闹。可每当她脑海里出现在阁楼里他看着她信任的目光时,就不忍心说出拒绝的话。

有一件事情令齐思思很惊异,就是梁衡居然和她住在同一个小区,还是她对面的楼层,两个人家里的窗口是相对的。

还有另一件事令齐思思更加惊异,就是公司最近在疯狂流传着她和梁衡谈恋爱的消息。连上司陈昌见到她都忍不住八卦了一句:“梁经理人还是不错的,齐总有眼光。”

更过分的是,梁衡居然在一次会议结束后,当着所有还没走的人的面,对齐思思说:“思思,今天小区门口的超市打折,你帮我带瓶酱油回去好吗?我要加班。”

众人拖长声音,齐齐“哦——”了一声。

齐思思的脸涨得通红,把会议记录拍在梁衡的脑袋上:“你胡说什么呢?”

如果是从前,齐思思揍梁衡,众人肯定是要上来劝的。可她刚才的动作,说是“揍”,其实力道并不重,还带着点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娇羞,更像是情侣间的打闹。

众人见着这一对俊男靓女甚是养眼,不约而同地出了会议室,默契地不打扰他们两个。

梁衡还有些委屈地揉揉脑袋:“我没胡说啊……小区门口的超市是打折……”

齐思思气得跺脚:“那你不要这样说啊!别人会以为我们同居了!”

梁衡了然:“我就说最近怎么他们看我的眼神有点儿不对劲呢,原来是我说的话让他们误会了。”

“你还说了什么话?”齐思思心中一凛。

“也没什么……就是提过你工作辛苦,到家了还加班到十二点……”

齐思思简直要奓毛了:“你无缘无故提这个干吗啊!你也没有看到我加班到十二点,造什么谣?”

梁衡眉头一皱:“还不是隔壁安全部的祁仁杰老是逮着机会要约你吃饭,你最近准备材料这么辛苦,就不要应付这种无聊的追求者了。我跟你说,你一个单身女性独居还是要注意安全。这样,你以后如果遇到什么危险,就把窗帘拉一边,我看到后,就会马上过来救你的!”

梁衡突然霸道起来的语气莫名地让齐思思心中一暖,从前觉得他白长了一米八八的大个儿,被自己揍得不敢还手;现在她站在他旁边,两个人的姿态有着若有若无的亲昵,他的身子能完完全全地将她挡住,让她生出一股厚重的安全感。

齐思思本来以为这又是一个要流产的项目,结果没想到上头大笔一挥,批准了她申请的A类项目。

审批通过这天,齐思思盯着自己电脑上通过的页面,久久没合上嘴。

梁衡从后面摁住她的肩膀:“我就说了嘛,肯定会通过的!”他低下头,在她的耳边道,“齐总,晚上吃饭庆祝一下?我请。”

灼热的气息扑打在齐思思的耳边,她感觉自己的喉咙都被梁衡的气息包裹住了,说不出话来。

梁衡当她答应了,走出办公室去订餐厅。她还沉浸在震惊里,以至于新进来的人坐到了她对面,她才反应过来。

齐思思吓了一跳:“祁仁杰,你找我有事?”

祁仁杰面色严肃:“齐总,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申报的项目如果上线,将完全替代你们部门的前任总监徐总开发的‘趣谈’APP。”

齐思思部门的前任总监就是靠“趣谈”升任的总监职位,而她现在申报的这个项目,从目标人群到功能都和“趣谈”有不少的重合度。依照公司的惯例,肯定是会大力扶持新项目,而将“趣谈”打入冷宫。

祁仁杰道:“徐总虽然走了,可他在公司还留有多少心腹,你知道吗?梁衡非拉着你上线新项目,还是一个不靠谱的项目,他是什么居心你知道吗?”

齐思思疑惑:“你为什么要来跟我说这些?”她下意识地不喜欢有人来跟她说梁衡的坏话。

“你如果不相信,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徐总离职后,我打过徐总的电话,是梁衡接的。他们两个关系应该很好,思思,我不想你受人蒙骗,要是你想通了,随时来找我。”

6. “梁衡,你喜欢我吗?”

齐思思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她潜意识里不想相信祁仁杰的话,可在梁衡身上,细想起来有太多疑点了。

一个从前全无经验的漫画画手,怎么会突然来HC任职产品经理?而且由他提出的项目审批格外顺利,这里面有没有徐总心腹的操作?

如果梁衡真的要害她的话,为什么会要帮助她上线新项目呢?招惹徐总旧部的仇恨?如果是要为徐总回来铺路,把她赶下台的话,这弯子也绕得太大了吧?

不过很快,齐思思的疑问就得到了解答,祁仁杰给她发来个链接,是公司内部的通知:开发部门年中的绩效考核后会有重大人事变动,请各位同事守好最后一道关。

齐思思心中一凛,明白了祁仁杰的意思。

梁衡故意运作,让她手上出了个注定流产的不靠谱A类项目,因此在突如其来的年中人事变动上,她肯定不能保住总监的职位了。

这天下班,梁衡早早就等在了齐思思的车旁边。

齐思思对他笑一笑,问:“这么早?不加班?”

“明天项目就上线了,今天要养精蓄锐。”梁衡覆住齐思思准备打开车门的手,说,“别自己开车了,我送你回去吧。”

齐思思心中一跳,紧紧地盯着梁衡握着自己手,再突然看着他的眼睛。

她脑中可能有一百句想问梁衡的话,但是看着这双熟悉的眼,看着里面温暖的情意。她的头脑是清醒的,却总感觉是被他死死地吸引住了,她心中一热,一句话就不受控制地问了出来。

“梁衡,你喜欢我吗?”

梁衡没有料想到齐思思突然这样问,内心突然升腾起来一阵火焰,喉咙口却被不知从哪里来的窒息感死死地堵住了。明明心跳得厉害,握住她的手也在抖,可就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张开嘴,却被齐思思打断了。

“嗬,我开玩笑的,上车吧。”

齐思思坐在副驾驶上,突然感觉有些累。一旁的梁衡还在无比紧张地偷瞄她,她见着,又好气又好笑,不知道该怒还是该笑。

这个人,总有本事把她弄得风度全失。

齐思思尽量平稳地问:“你知道我的部门的前任总监徐总吗?”

梁衡的手一僵,正欲开口,齐思思又加了一句:“别骗我,不然……不然我就再也不见你了,我说到做到。”

“徐荣,我知道。”梁衡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实话。

“那你和他熟吗?”齐思思转头望他。

正好是红灯,梁衡把手从方向盘上拿下来,发现掌心全是汗,。他看着齐思思格外清澈的目光,内心一阵复杂的争斗过后,开口道:“算是……很熟吧。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和他日夜相处,最近也时常去看他。”

齐思思心内一震,不愿意相信,道:“你其实可以别说得那么详细。徐荣是我的前任总监,还消失得无影无踪,公司里盛传他还会回来,你不怕我多想吗?”

“可我更怕你再也不见我。”

这句话好像带了无限的委屈,让齐思思的眼泪险些落下来。她看着快到小区车库了,下车之前问了梁衡最后一个问题:“那你老实跟我说,你提出这个项目,是你单纯作为公司的产品经理,出于工作目的提出的吗?有没有别的目的?”

梁衡有些惊讶地看着齐思思,她的目光锐利却有几分哀婉,好像是对他特别失望。他感觉好像有一把小刀在一下一下地划开他的心脏,让他痛得憋闷难言。

“你要对我说实话。”齐思思的眼眶红了。

“……有。”

良久之后,齐思思才关上车门,梁衡在车上看着她独自走入电梯。在电梯门关上的同时,她的眼泪落了下来。

7.他的身影高大得如同漫画里的男主角。

齐思思给祁仁杰打了电话,对方半个小时就赶到了。

齐思思请他进来,开门见山:“我相信了你的话,梁衡的确居心不良,可新项目明天就上线了,你有什么办法吗?”

祁仁杰面上一喜:“思思,你终于想通了!”他说着便拿出一个U盘,道,“我这里有个小程序,你偷偷把它加到项目里,这样APP的运作就会出现故障。我们安全部明天上午九点会进行最后一次检查,到时候运作不了,需要退回你们开发部门,然后你再找理由重启或者搁置这个项目。”

齐思思一笑:“谢谢你。我能问一句,你为什么会这么帮我吗?”

“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啊,思思,你难道看不出来吗?”祁仁杰说着,把U盘插到了齐思思的电脑上,打开公司内网,回头道,“思思,你输密码吧,我先不看。”

齐思思的手在键盘上停下,突然抬头道:“既然你喜欢我,那你为什么要害我呢?”

祁仁杰一脸茫然:“我……没有啊。”

齐思思冷笑,举起手机,道:“刚才你们部门的小王给我发消息,说你突然把最后一次检查时间提前到了今晚八点,你却跟我说最后一次检查时间是明早九点。你是不是就等着你植入这个小程序后,无知无觉地让APP上线?我猜这不会是什么普通的小程序吧?可能就连你部门的人也检测不出来。”

齐思思虽然年轻,但对职场的生存法则深谙其道。即使开发部门和安全部门的关系一向密切,她也多留了个心眼。果然,在关键时刻阻止了她往坑里跳。

齐思思过来夺祁仁杰手里的U盘,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程序,却被他反手制住。她感觉眼前一亮,脸上就多了一股冰凉。

祁仁杰拿着刀威胁她:“既然被你知道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快输密码,不然、不然你就别怪我狠心!”

齐思思吓得冷汗直流。她没想到祁仁杰居然拿出了刀来威胁,她本以为这只是一场简单的职场争斗,他只是想通过她的手赶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得罪了他的梁衡而已。没想到事情的严重性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祁仁杰的刀刃已经从齐思思的脸滑到了脖子,她颤抖着声音道:“好,我输。”

齐思思眼看着祁仁杰把程序植入到了项目中,趁着他不注意,一骨碌滚到了窗边,状似不经意地拉上了半边窗帘。祁仁杰看着缩在角落的她,露出了一丝淫邪的笑容,扑上来欲行不轨。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反抗着,大喊着梁衡的名字。

“喊再大声音也没用,他不会来了。”祁仁杰压着齐思思,准备撕她身上的衣服。在她将要绝望的一刻,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砰——

大门应声而开,梁衡额头滴着汗,喘着气,眼眶发红,像一头暴怒的狮子般朝祁仁杰扑过来。祁仁杰瞬间反应过来,抽出刀对着梁衡,却没想到梁衡一点儿也没被吓到,直直冲着祁仁杰而来。

“不——!”齐思思撕心裂肺地喊道。

千钧一发之际,梁衡展现出了惊人的反应,身子灵活地在碰到刀尖之前往侧边一闪,同时制住祁仁杰的手腕,借助巧劲一折,刀哐当落地。随后他再飞身一踢,祁仁杰狼狈扑倒在地,动弹不得。

梁衡直起身子站在祁仁杰的面前,这一刻的身影高大得如同他阁楼漫画里的男主角。

齐思思良久才缓过神来,她脑海里突然现出了从前被她暴揍得没有一点还手之力、只能缩在墙角等同事解救的梁衡。

……这还是……一个人吗?

梁衡对着惊愕的齐思思,帅气一笑,重新自我介绍。

“你好,公安大学特聘教授梁衡。齐思思小姐,你之前问的问题我可以回答了。”

“什、什么?”

“我喜欢你,很喜欢你。”

8. “你能不能不揍我了?齐总。”

“轰动全市的特大电信诈骗案件前后历经一年的侦查,终于落下帷幕。此案主要嫌疑人,HC网络公司前任技术总监徐某与安全部主任齐某已先后落网……”

齐思思关掉新闻,对着一旁看审讯口供的梁衡道:“所以你们半年前就抓住了徐荣,但是没有声张,而是让你来HC当卧底,调查和徐荣配合私自植入窃取用户机密程序的人到底是谁?”

“嗯。”梁衡道,“这起电信诈骗案的受害者都是‘趣谈’APP的用户,我们收集到这一信息后,抓住了徐荣,但是他一直不肯供出同谋。是祁仁杰我也不意外,毕竟安全部是最方便和他配合的部门。”

“不对。”齐思思的眼神渐渐严厉起来,“你一开始怀疑的不是祁仁杰,是我对不对?”

梁衡面上淡定,其实内心已经十分惊惶:“我没有……”

“那你为什么租了我对面的房子?肯定是方便监视我!”

“碰巧……”

齐思思不信,她甚至能想到梁衡在对面架着望远镜看自己的情景,气得七窍生烟,拧着他的耳朵道:“快说——你都看见了些什么?”

“啊啊啊,疼——我说我说,就是一些你的日常啦,喜欢一进门就脱内衣什么的——啊啊啊,疼!你放心隔太远了我真的看不清什么!”

齐思思脸涨得通红,松开梁衡的耳朵,两眼浮起泪花儿:“我被你骗得团团转!”

梁衡揉揉耳朵,靠在齐思思肩膀上,温存道:“可你要我说实话的时候,我不是也说了实话吗?”

一说到这个,齐思思就想笑:“你说实话就不能说全吗?什么日夜相处?直接说审讯不就行了?要不是……要不是……祁仁杰的目的就达成了。”

“思思,你要理解我,任务在身,是有保密条例的。”梁衡见齐思思的脸色缓和下来,再往她身上凑了凑,撒娇似地问,“那你为什么听了我说的实话后,还愿意相信我啊?”

齐思思白他一眼:“我才没有相信你呢!”

“那你还约祁仁杰过来,反将一军?将自己置于这么危险的境地?”

齐思思想起当时的自己,就一阵惆怅。

她那时误以为梁衡提出项目的确不怀好意,可她也确定了祁仁杰对梁衡没安好心。在她心里,两边掂量一番,总是更偏向梁衡的。她觉得自己可能不会在HC继续待下去了,但是在离开之前,她想为梁衡做点事情,试探出祁仁杰的不良居心。

只是她没想到祁仁杰有这么危险。

梁衡看到齐思思沉默,也心疼地搂住了她,说:“以后搬过来和我住吧,别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你知道当我看到你这边拉了一半的窗帘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吗?”

“什么心情?”

“就是——”梁衡憋了很久,终于憋出一个相近的形容,“就是如果我一百米没能跑十二秒世界就毁灭了,而我到第十秒才听到枪声起跑。”

齐思思“扑哧”一声笑出来,实话实说:“那还是挺惊险刺激的。”

“我的心脏不经吓,所以别再吓我啦,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我那栋楼楼顶有个复式,我们一起住面积也大点儿……”

“等等——你那栋楼?”

“嗯,我那栋楼。”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小区的开发商是CB房产。”

“嗯……”梁衡摸摸鼻子,“我家是投资了一些房地产项目。”

“我很确定HC是CB的股东之一,而且你能顺利到HC卧底也很可疑。”齐思思目光严肃。

“也……还好……CH董事会排位第一的那个人,是我父亲……”

“那你还去当警察?画漫画?”

“当警察是我的理想,画漫画是业余爱好。我父亲已经逼我继承家业,我拒绝,所以给他推荐了一个可能成为他儿媳妇的人来管理公司。他已经在为他未来儿媳妇的升迁之路做准备了……年中考核后,你可能又得升了。”

齐思思愣了好一会儿,又好气又好笑,一巴掌拍到梁衡的脑袋上:“你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梁衡一米八八的大个儿缩成一团,委屈巴巴地说:“你能不能不揍我了?齐总。”

齐思思冷笑:“等你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嗯——”

梁衡反扑成功,嘴唇还意犹未尽地轻触着她的唇,低声说:“嗯,我错了,错在没早一点完成任务,没早一点成为你的男朋友。”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