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桃之夭夭 > 桃之夭夭 18年11月号B > 卧底真是“好”演技

卧底真是“好”演技

来源:桃之夭夭桃之夭夭 18年11月号B作者:飞言情

文/顾我

作为当红大明星,乔小乔为钱走钢索,深入兵营再遇前男友,不料剧情才刚刚开始:遗失的国宝,伺机而动的坏人……谁才是笑到最后的人生赢家?

一、有缘千里来相会

乔小乔,青年女演员,演技一般,但一直担任流量C位。她走红的原因,让她自己来总结——是因为名字神似公司的执行董事乔桥。

乔小乔,乔桥,两人名字太像了,像到乔小乔每次给乔桥敬酒的时候开场白都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乔桥也都很领情。

但乔小乔忘了,世界上没有白占的便宜,乔桥说着“有缘千里来相会,事成之后给你一百万”让她帮忙的时候她也不能拒绝。

“一百万先给百分之十定金。”乔小乔讨价还价说,“好吧,你要我干什么?”

乔桥说:“嘿嘿,这个嘛。帮我一个小忙,你肯定没问题。要不要先收定金?”

乔小乔:“……要。”

然后,她揣着十万块钱的支票,脱下漂亮的时装,换上绿麻袋一样的军装,被装上了迷彩色的卡车。

古代有花木兰女扮男装上战场只为救父,现在有乔小乔女扮男装上战场只为赚钱。倒不是当兵,据乔桥说,是军队里有朋友找他帮个忙,让他跟着新兵一起去,他没空,于是派漂亮、聪明、身材好的心腹大将乔小乔出马。乔小乔只要符合一点——有钱赚,又听说随便糊弄一下就行,于是就答应了乔桥。

乔小乔也算有钱,何况她背后有更有钱的乔桥作后盾,七天一百万不能再划算。她在心里把自己和花木兰比了一通之后顿生自信,对着车厢里离她半米远挤成一团的其他新兵低声吼了句:“看什么看!我是男的!”

新兵:“……”呵呵,你过去十部戏都演的女一号,现在你告诉我们你是男的,你是在逗我们。

乔小乔在新兵们“信服而畏惧”的目光里更自信了。

到了军营列队点名,乔小乔那张脸像是会发光,即使站在人堆里也引得周围人频频回头观察。她被人看习惯了,还挺矜持地挥手示意,就听见一声暴喝:“乔桥?”

乔小乔一凛,出列:“到!”

点名的教官面无表情地抬头一看,猛地瞪大了眼睛,一脸惊喜道:“乔小乔!你演的《总裁好坏坏》我超级喜欢看!”

“……”乔小乔语重心长地纠正道,“我是乔桥。”

“……”教官估计第一次看到这种面不改色睁眼说瞎话的厚脸皮女明星,无奈地把目光投向旁边。

乔小乔瞪了他一眼,犹豫一瞬,也不太情愿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新兵连的连长长得很帅,五官立体、眼神锋利如同外国军旅片的男主角,在乔小乔看来他比圈内许多娇弱的男明星不知道强多少。此刻,他在教官求助的目光和乔小乔威胁的目光下摸了摸下巴,勾起嘴角痞笑道:“乔小乔,女,乔桥,男,这个也差太多了,这谎不太好圆。”

“怎么不好圆,我说我是男的我就是男的,好汉一条,敢作敢当。”乔小乔掏出自己的身份证,在名字上面的“小”字上拙劣地添了一横变成了“木”。然后她理直气壮地指着身份证上的“乔木乔”说,“看!”

众人:“……”

乔小乔意味深长地补充:“有钱人,才能这么有自信。”

“说得对,乔……好吧,乔桥,他不是来当新兵而是来帮我们出任务的,七天之后就走了,名字可以不用强求。”连长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乔小乔一愣:“任务?什么任务?”不是只是帮个忙吗?乔桥坑她!

“连长。”点名教官没接她的话,看着名册语重心长地说,“这个乔桥是个富二代,开始为了照顾他特意把他和你安排在一个双人宿舍,真是便宜他了。现在看来……”点名教官羡慕嫉妒恨地握拳,“真是便宜你了啊!连长。”

噼里啪啦。

乔桥一脸“被晴天霹雳劈了个正着”的表情瞪着连长,咬牙切齿地说:“霍则你够了,我看到你就已经够倒霉的了,现在居然还要我和你住一个宿舍?你欺人太甚!你好不要脸!”

点名教官八卦地问:“你怎么知道他叫霍则?”

“他化成灰我都认识,”乔小乔恨恨地说,“他是我前……”

“男友。”霍则淡定补充,“我甩的她。”

“……”新兵们用一脸“偶像啊,连长”的表情,用眼神向霍则传递心声。

“这么看来,”点名教官笑呵呵地对乔小乔说,“那还是便宜你了。”

“……”乔小乔刚想骂人,就听见霍则说:“可惜了,前女友变成了前男友,乔桥是一个好汉,敢作敢当,和同性睡一个寝室也没什么。”

乔小乔把话咽了回去,这就叫“自己挖坑自己埋”。

二、面色红润有光泽

七天一百万约等于一天十四点三万约等于一个小时六千块约等于一分钟一百块约等于一秒钟一块六毛五……

乔小乔在黑暗里按亮手机,看着时钟嘀嗒嘀嗒走过了N个一块六毛五,她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现在是凌晨三点,是这七天时间里的第三个小时,她赚到了一万八,但觉得比那些吊威亚的武打戏还要累。

乔小乔忍不住侧头看了一眼,房间里另一张床上的男人仰面躺着,他整个脸都沐浴在月光中,睫毛静静落在脸上,呼吸平稳。是她所知的霍则的熟睡状态。

五年前,乔小乔和霍则大学还没毕业,两个人在学校外面租了个房子,乔小乔负责貌美如花,霍则负责赚钱养家。他工作辛苦,累的时候也是回家一倒就睡得死死的,她替他脱衣服、脱袜子、擦脸,他都很安稳地睡在那里一概不知。那时候,她伺候他也觉得心里安宁幸福,现在看到他安静的睡颜,忆起往事,她忍不住下了床蹲在他床边,看了好一会儿……

然后她狞笑着从兜里掏出了口红。

“老娘给你化个妆。”乔小乔自言自语,给霍则点了一颗指甲盖大的美人痣,然后涂红脸蛋儿和嘴唇,“让你明天面色红润有光泽。”

化完妆的乔小乔心里爽极了,很快便入睡。第二天早上醒来,她发现霍则已经不在屋里。

乔小乔想起昨天晚上的杰作,心里很期待,脸都没洗就冲出房间。刚走到操场,她就看见霍则站在高台上,对下面黑压压的新兵们训话。

乔小乔躲在最后,踮起脚尖从人缝里看。

啊……太远了,看不清脸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感觉到霍则的目光似乎在她这个方向停留了一瞬,然后,她就听见他极具穿透力的嗓音。

“向后——转!”

新兵们脚腕一转唰地全转过来,乔小乔从最后一排突然变成第一排!在一个连一百多双眼睛的注视下,她的脚底像是灌了铅一般定在原地,手足无措……

这时,她还没有察觉到,这一百多双眼睛里的情绪,有惊讶,有开心,有疑惑,更多的是……

“噗。”一个兵不小心笑出了声。

接着,“噗噗噗”的声音就像是持续漏气的轮胎,在列队了响个不停……

霍则慢吞吞地从高台上走下来,绕到她的身边,负手打量了她一番。他眼底满是得逞的笑意:“嗯,妆化得不错。”

乔小乔一愣,然后心里一凉,难以置信地反手往脸上一抹!

手背上一片嫣红,她难以置信地在脸上摸摸,再在嘴唇上摸摸,已经脑补出自己的样子——

就是和昨天晚上的霍则一个样子。

小人!睚眦必报!

乔小乔气得眼睛都红了,转身就走。

“乔小乔。”有个声音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

乔小乔埋头往前冲,没理他。

“乔桥!”

乔小乔顿了顿,刚想继续走,男人一个箭步跨上前,她整个人都罩在了他的阴影里。

“在军队里,服从上级的命令是天职。”男人的声音里居然还带着笑意,乔小乔忍不住抬头狠狠盯着他。她是公众人物,是明星啊,他居然敢这样毁她形象,现在还笑!还在笑!

“我不是军人!”她咬牙切齿。

“这七天你得听我的,”霍则慢吞吞地说,“不过,不听也没关系,我就把我屋里另外一张床撤了。”

乔小乔一想,要么她就得睡地上,要么她就得和他睡一张床,否则就得去挤十六人间……

霍则你够狠。

霍则看乔小乔蔫儿了,心里很爽。当初她对不住他,他横下心毅然离开,原以为自己这五年全心扑在军队,已经忘了她,结果,这些只是他以为而已。第二天他早上起床感觉到自己脸上的异样,他又惊又怒。

惊的是他引以为豪的敏锐警惕居然对乔小乔的恶作剧毫无反应,要是她拿的不是口红而是匕首,他早死了一百遍……怒的是乔小乔当初那样……那样对他,如今是用什么勇气还敢主动对他胡作非为?

霍则欣赏完乔小乔的表情,心情愉快地说起了正事:“今天晚上出任务,本来计划是让乔桥协助我们的,不过你也不错,跟我搭档,保你不死。”

……听起来不像什么好话啊。乔小乔问:“什么任务?”

三、青铜神鼎值几何

一天后,乔小乔揉着酸疼的腰,靠在霍则的肩膀上。在挂着玉米和辣椒的农宅里,在周围农民的环视下,她对着桌子上的一尊青铜器一脸深沉。

别多想,乔小乔和霍则并没有在短短一天之内发生什么拉灯之后才会发生的事,她坐了火车转客车转公交转小面包转摩托车,才到达了这个偏僻得不能再偏僻的西南方小村。

路上,霍则告诉她,有一尊国宝级的青铜器在这个小村出土,然而这尊青铜器却被国外某些势力盯上。国外势力出了高价,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小村中有些眼界浅的家伙打算把青铜器偷偷运出国。上级下达取回青铜器的通知需要层层审批,为了节约时间,只能先派霍则乔装出马,将青铜器稳在国内,以便等审批通过后再正式交接。

“凭什么对偷鸡摸狗的家伙,咱们也得跟着偷鸡摸狗。”乔小乔不屑道。

霍则不理她:“事急从权,不论用什么方法,我们国家的东西,决不能落入外国人手中。小镇的人底细不明但不足为惧,关键是国外势力派来的一个叫保罗的华裔男人,我们要小心提防。”

乔小乔说:“记得你说过的话。”

霍则目光一闪:“什么话?”

“跟你搭档,保我不死。”

“……”

乔小乔的任务是假扮“土豪”。原本的任务对象乔桥想要证明自己是个“土豪”还要费一番功夫,而乔小乔嘛,在她出演《婆媳大战一百回合》而被乡村人民熟知之后,只需看她那张脸,就能代表“土豪”两个字[都是明星了大家都知道她是谁了还能假装土豪吗?]。

只有“土豪”才能直接突破小镇的层层守卫,以“有钱没处花”的气势,直接杀进核心圈接触到青铜器,和外国人竞价购买。在乔小乔假装“土豪”吸引火力的时候,真正的主力队员霍则就可以出手,先一步拿到青铜器,然后再带着她远走高飞。

……听起来,这真像一个跌宕起伏的武侠爱情电视剧啊。

乔小乔找准了武林高手的心理定位,对着青铜器深沉地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文绉绉地缓缓说道:“此乃青铜神鼎?价值几何?”

霍则:“……”

村委会干部:“……”

霍则小声说:“这是方尊。”

“……”乔小乔面不改色地说,“方尊这个名字不好,听起来就没有神鼎值钱,你不知道,很多年前我曾经拍下一个价值千万的青铜神鼎,那家伙,够大!够气派!我妈妈从小就教我一个道理——不选对的,只选贵的!只有贵才能配得上我们乔家的身份!”

霍则揽住乔小乔的腰:“小乔,我觉得岳母说得很对呢。”

乔小乔:“……”原谅她第一次听到有人叫她妈为“岳母”,一时间差点没反应过来。

乔小乔现在是土豪,真土豪,真暴发户。为了骗村里的人,霍则要求她必须表现出足够有钱的气势,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而他,则是乔装打扮成攀附她的台湾男友,一口讨好人的台湾腔和小男人气质浑然天成,让所有人都不屑正眼看他。

村主任只敏锐地从他们的打情骂俏里筛选出价值千万这几个字,脸立刻笑成了一朵菊花:“乔小姐好眼光,这尊方尊可不就是价值千万。”

乔小乔摇摇头说:“我看不值。”

“我看不止。”与此同时,一个咬字略略生硬的男声从乔小乔背后响起,她敏锐地感觉到霍则放在她腰上的手一僵。只见一个黑发蓝眼的混血男人面带微笑地走了出来,“这尊方尊,起码还要在千万后面再加一个零。”

村主任的眼睛都快比镭射灯还要亮了。

保罗,出现了。

乔小乔心中凛然,面带笑意,可眼睛却冷冷地盯着保罗看。

保罗的眼中也没有半分友善,毫不客气地回看过来。

过了一会儿,乔小乔收回目光,凑到霍则耳边。

霍则心中微微紧张,却听乔小乔说:“他的睫毛没夹过,居然还比我的长。”

霍则:“……”

乔小乔“呵呵”一笑,对着保罗说:“英雄所见略同,不过,你的中文可要加强了,止是三声,值是二声,你发音不准,让人误会了就不好了。”

发音准确无误却被倒打一耙的保罗:“……”

村主任连忙打圆场道:“呵呵,方尊就在这儿,不会凭空消失,两位不要急。现在时间晚了,不如先休息休息。乔小姐和王先生今天赶路辛苦,我们为两位特别准备了情侣大床。”

乔小乔:“咦——”

情侣大床啊……她没想到还有这出,不禁有些害臊,目光下意识地飘向霍则。看到他的表情的一瞬间,她愣了愣。

霍则脸上,没什么表情。

“不用了。”霍则说,“准备标间就好。她……今晚不方便。”

乔小乔有点回不过神。

回房间的路上,乔小乔强撑着笑容,小声问:“怎么不方便?我今天没有不方便。”

霍则低头看了她一眼。

“我们是前男女朋友关系。”霍则淡淡道,“这个不方便。”

乔小乔干笑一声,低下头去。

乔小乔的笑容在低头的瞬间完全消失。他的话犹如一盆冰水,直直地浇在她的心上。

四、心有灵犀一点通

乔小乔盯着霍则发呆。

她前男友的皮肤很白,尤其是在穿上黑衣服的时候。

乔小乔的视线毫不避忌地从霍则窄窄的腰线扫到挺翘的臀部,他没回头:“你和不是你男朋友的男人在一起时都用这样的眼光打量人?”

霍则整理好了装备,一回头看到不吭声的乔小乔,脸上的表情有点冷。

霍则反而有些窝火:“你在给我什么脸色看?”

乔小乔冷哼一声:“我怎样,关你什么事?前,男,友。”最后三个字,她仿佛在跟读发音教学似的,一个字一个字咬得极清楚。

霍则倏然甩掉了手里的弹簧绳,重重地砸在地上。他虽是无声,甚至脸上没有带任何表情,可眼中分明藏了熊熊怒火。

霍则竭力压低声音:“你当初做了那样的事,你觉得你对得起我吗?”

不就是不顾他的反对踏入了娱乐圈吗?乔小乔忍不住把嗓门提高了一个调:“我原来和你在一起这么久,怎么没看出来你居然这么心胸狭隘,斤斤计较?”

“我心胸狭隘,斤斤计较?”霍则的声音也扬了起来,他似乎是怒极,“发生了那种事,你还指望我不计较?我不是圣人!”

两人越说声音越大,间隙间,两人都听到,门外不远处,“咔嚓”一声,仿佛有木头被踩中了。

两人的争吵戛然而止。

有人来了。

然而如果这时候突然安静下来也是疑点重重,情急之下,乔小乔灵机一动,直接朝霍则扑了上去!

霍则不防,只下意识地伸手接住她,却因为她的冲力而失去了平衡,两个人滚在一起,重重地倒在了床上!

“咚!”

乔小乔余光瞟着门口,高声道:“我不想听你狡辩,你闭嘴!”

霍则被她压在下面,一抬头,目光晦暗不明。

“让我闭嘴的方法只有一个。”

啊?

乔小乔愣了一下,看向他。

霍则伸手揽住她的后脑,把她用力往下一压——吻住了她。

“嗯嗯嗯——!”

门外那人听到里面暧昧不清的声音,走到门口的脚步顿了顿,随即走开了。

乔小乔猛地推开他,满脸通红,仰着脖子灌矿泉水。灌得猛了她又低下头一个劲儿咳嗽,霍则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背。

乔小乔挥开他的手,不愿看他的脸。气氛尴尬,他们都沉默着,她有些悲哀,即使分隔五年,即使一见面就吵架,但遇到紧急的情况,她和他,仍然是一个眼神就能契合到天衣无缝的关系,两个人心灵相通到仿佛从来没有分开过。这种精神上的亲密,让她觉得酸楚。

霍则想的也是这个,沉默些许,他便低声叮嘱了一句,然后趁着夜色走出了房门。他拿了高仿版的青铜方尊,待会儿替换下真品,然后回京之后将真品交给国家,再请专家来鉴别假货,让镇上的人和国外势力都以为这本来就是个赝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能够一个人就悄无声息地化解的事情,还是悄悄完成比较好。

霍则的行为准则一直是这样,好比他们当初分手,他也是忍了下来,让一切都仿佛没发生过一般淡化下去,所有的心结都被他藏在心里。

他永远记得那一晚他收到的匿名邮件,里面十几张照片张张都刺得他眼睛酸疼不堪。照片里的人是乔小乔,她亲昵地挽着别的男人的手,那个姿态和表情,除了恋人之间有绝不作他想。更别说之后一个翻拍的短视频,虽然像素低、声音嘈杂,可仍然能清楚地看见她咬唇妩媚地笑着,被那个男人压在床上,两人滚来滚去,喘着粗气互相脱衣服的场面。

霍则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自己,几乎在这样毁灭性的画面里崩溃,眼泪、怒吼都是不由自主的,整个人仿佛失去了控制。

他那么爱她,为了她整个人都变得柔软,希望自己能包容她,保护她。可最后她像一把锋利的匕首般,一击击穿了他的心脏。

直到现在,霍则都不愿再回忆。

五、我们玩谁是卧底

霍则顺利地拿到了青铜方尊,行动完美,他确信自己没有惊动任何人。等回到房间的时候,乔小乔已经睡了,她面对着墙缩在床边,裹着被子团成一团。他看了会儿她铺在枕头上乌黑的长发,远远地在床的另一边躺下。

既然打算和平隐秘地解决这件事,第二天早上乔小乔和霍则离开的时候并没有不告而别,而是很客气地给村主任打了招呼。

村主任看起来很遗憾:“乔小姐怎么就打算走了呢?”

乔小乔厚脸皮道:“我的钱没有带够。”

得知乔小乔这次只带了两万块之后,村主任强忍着把他们俩轰出去的冲动,挥挥手让他们走了。她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表情平静且略带遗憾地挽着霍则走到门口,面前一个人晃了过来,挡住他们的去路。

乔小乔心里一紧。

保罗抱臂靠在门框上,似笑非笑地盯着她:“不要着急走嘛,乔小姐,咱们先来玩一个游戏再走。”

乔小乔说:“我不想玩,你找村主任和你玩。”

“……”保罗的脸色沉了沉,眼底闪过一丝阴狠。

霍则插入两个人之间,反手握着乔小乔的手,把她完全隔离在保罗的视线外。

保罗这种眼神他再清楚不过,杀人犯在动手之前,往往也会出现这样的眼神。

“你说,怎么玩?”霍则镇定地问。

“很简单,年轻人都爱玩的。”保罗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说,“我们玩‘谁是卧底’。”

乔小乔,霍则,保罗,村主任。

一共四张牌,有三张牌面相同而一张不同,拿到不同的那张牌的人为卧底,四人描述词语时要尽量不暴露自己并且揪出卧底。

乔小乔看了一眼自己的牌,牌上写着三个字——

乔小乔。

一丝不祥的预感从乔小乔心底飘过。她第一个发言。

“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

另外三人:“……”太明显了。

霍则看了乔小乔一眼,她立刻明白,他的牌面跟她相同,便安心了些。而他心里的弦却绷紧起来,这也就是说——卧底牌必然在村主任和保罗之间。

这场游戏,保罗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霍则说的是只有乔小乔和他知道的事:“不吃胡萝卜。”

村主任“呵呵”一笑:“明星。”

保罗:“身高一米六八,体重四十二公斤。”

霍则握着牌的手指紧了紧。

乔小乔还没察觉异样:“女主角。”

霍则:“三十四码鞋。”

村主任:“嗯……长头发?”

保罗:“换季的时候容易过敏。”

霍则的瞳孔骤然收缩!

并不是因为保罗说错了,反而是因为他说得都对……他说得太对了。

保罗说的这两样,第一个和大众所知数据不符,却是真实数据,第二个基本不为外人所知。他能知道的这么清楚,只是想告诉他们,他对乔小乔很熟,熟到她的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他都知道。这些不为人知的事情里面,当然可以包括化名王翔的霍则。

“我猜我是卧底,我手上的牌是姗姗。不吃胡萝卜又是三十四码鞋,你们的牌一定是……乔小乔。”保罗的手指摩挲着牌,脸上的微笑十分阴冷,“其实我还有另一重身份,你们可能不知道。”

这下,连乔小乔也紧张起来,呼吸都屏住。

保罗悠悠地说:“其实我还是乔小姐的死忠粉丝。”

乔小乔:“……”

保罗说:“我太喜欢乔小姐了,所以连出道前的很多事情都想知道,霍则先生和乔小姐的恋情并不隐秘,你说呢?霍连长。”

话音刚落,霍则骤然暴起,手摸到怀里的枪!然而保罗的人却比他更快,一棒子击中他的后脑勺,他晃了晃,倒了下去。

保罗确认霍则昏了,眼睛瞟向乔小乔。

“乔小姐好演技。”保罗说,“我实在太喜欢乔小姐,所以哪怕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们在演戏,但我还是欣赏到现在。可惜乔小姐无情地打算离开,所以我也只好遗憾地让你们的戏到此为止。”

“但我告诉你,就算你喜欢我喜欢到要死要活,”乔小乔凛然道,“我也不会和你结婚的!”

保罗:“……”

六、我们和好好不好

乔小乔被保罗敲昏,不知道后面精彩的戏码,要是她醒着,必然会拍着手感叹三个男人一台戏,这台戏唱得真好。

当时的情况是,保罗自认打昏了最讨厌的敌人,方尊就是他的战利品了,战利品为什么要给钱,直接拿走就可以了。

当然,眼巴巴等票子的村主任不干了。

于是保罗被村主任等一干村委会成员拿着扫帚围了起来讲道理,一时没能走掉。就在他试图脱身的时候,比一般人身体素质强悍的霍则,提前醒了。

霍则不醒则已,一醒就看到乔小乔就跟个死人一样在他旁边躺着。

霍则:“……”

根据村主任回忆,当时的霍则双眼通红突然暴起,一招就制服了保罗,将他打昏了过去。

村民把保罗送去派出所的时候乔小乔还未醒来,所以未能围观吃瓜,霍则就握着她的手,守了一晚上。

霍则看着乔小乔的脸,已经什么都想通了。

几个小时前,当他醒来感觉头疼欲裂,一转眼却看到他最心疼、最珍惜的小乔,嘴唇发白地躺在地上。她最爱干净,可如今却满面尘土、人事不省,当时他脑海里只有四个字“天崩地裂”。

那一瞬间他想了很多,什么可能都交替着从他脑中跑过,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分析的能力。他甚至想,如果是有人杀了她,那他就替她报仇,然后下去陪她,没有她的世界,还有什么意思?

直到现在他才勉强冷静下来,看着乔小乔安静的睡颜,他感到深深的挫败。

为什么不承认呢?都已经到了无法欺骗自己的程度了,你还爱着她,你根本离不开她。你的心只有看见她才会怦怦地跳,那么就再别计较过去,就妥协吧,你们还有漫长的未来。

霍则就这样在乔小乔没有发言权的情况下,突然想通妥协了,于是她醒来的时候,看见他眼睛里熬出不少红血丝,却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五年前,有时候乔小乔早上醒来,也能看到霍则这样看她,她的脑子一时没有转过来,一如五年前一般,抬手摸摸他的脸。

“没睡好?去洗把脸吧,早饭吃什么?”

说完她愣了。

霍则甚至耳尖儿都红了。

如果在五年前,乔小乔起床之前,会得到一个早安吻。

这时候嘛,乔小乔自嘲地坐起来。

然后被按下去!

“嗯——嗯嗯嗯——”

霍则狂风骤雨般亲着小乔,那力度仿佛要吃了她,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放开她。

“我们和好吧。”霍则喘着气,双手扶着她的后脑勺,用力地抵着她的额头。

乔小乔眨了眨眼,让眼底的雾气消散下去。

“好。”

说完之后乔小乔想:咦,刚刚我说了啥?

乔小乔,你的自尊呢?你的矜持呢?

乔小乔想了一圈,后悔不堪,立刻清清嗓子想找理由反悔。

却看见霍则已经开窗跳出去了,紧接着,“叮”的一声响,乔小乔收到一条微信。

乔小乔拿起来看。

是霍则发来的,只写了八个字——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乔小乔:“……”

之后霍则如何用民族大义、国家需要来说动村主任将国宝上交,又如何和上头来的协助人员把保罗遣送回国等事情都略过不提。

但事关之前商量好的一百万巨款,却不能不再提一笔。

乔小乔果然如同霍则说的那样,虽然被打了一下但是没死,留着小命回去找乔桥拿到了一百万。霍则听说了,厚脸皮道:“一百万里是不是有我五十万的力量?”

乔小乔闻言打开皮夹,从里面抽出一张一块夹在手指间:“这是你应得的,别客气。”

霍则:“……”惩罚调皮的女友,是男朋友应尽的义务!

七、番外

霍则当初和乔小乔分手后,所有关于她的新闻报道他一概都不敢看,更别说回顾她演的电影电视剧。

但他和乔小乔和好之后,这个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了。

有一天霍则休假,乔小乔出门拍戏,他无聊,在一个冷门论坛上翻到一个标题耸人听闻的电影。

——乔小乔超冷门处女作!未上映大尺度!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没有看过!点击在线观看《鬼屋实录》……

咦?

霍则回忆了一下——乔小乔的所有电影他都有印象,唯独这个,他好像还真没看过。于是兴致勃勃点开。

然后……

霍则“咔嚓”一声,把遥控捏碎了。

电视上一开头就放的画面,不正是乔小乔“出轨”的证据吗?正是当年别人匿名发他邮箱里的那段视频,连拍摄角度都一模一样,一看就是从电影里截下来的!

霍则做梦都没想到真相居然是这样,愣了好久才给乔小乔打电话。

“你和李晨刚关系怎么样?”李晨刚就是那个床戏对象。

“关系不大好,怎么了?”乔小乔说,“我和李晨刚合作的电影是我处女作,这人一上来就给我来个床戏提神。那是我第一次拍床戏,紧张得我啊,脱到只剩个小背心的时候,嘿嘿,我没忍住,下意识地给了他的一耳光。”乔小乔有些后悔,“那个小心眼的男人一直记恨我,还放话说要狠狠整我一顿,结果后来似乎也不了了之了。”

霍则默默地挂了电话。

李晨刚确实是出手了,你不知道而已。

乔小乔从这天开始,就发现霍则态度有了巨大的变化:每天做一桌好菜等她下班,洗澡水也贴心地放好,对待她的态度也更加温柔。她思前想后,想起来只有他突然问到的李晨刚这个事情比较不寻常。

乔小乔思索了很久,难道霍则这个人醋性太大,比较喜欢听到自己和男演员不和?

于是……

乔小乔说:“那个老头,仗着自己是老演员,总是抢戏,特别讨厌,我和他关系不好。”她说的“老头”正是一个英俊潇洒刚满三十的男演员。

乔小乔说:“现在的青春偶像花美男,都只有脸没有演技,完全不能在一起快乐地玩耍。”

乔小乔说:“……”

乔小乔说了很多。

直到有一天,她没话找话道:“我们剧组的狗,公的,真讨厌,到处撒尿,一点都不讲卫生。”

霍则终于忍不住说:“你人缘这么差是怎么活下去的?”

乔小乔:“?”

好像……有哪里不对。

前一篇:教练与肥宅

后一篇:幸福三重揍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