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桃之夭夭 > 桃之夭夭 18年12月号A > 这位仙友,你踩到我的脸了!

这位仙友,你踩到我的脸了!

来源:桃之夭夭桃之夭夭 18年12月号A作者:飞言情

楔子

惊雷轰隆作响之时。

一只犬,飞升了。

片刻,他又如流星般疾快划落,这次他不是被雷半道劈中,而是被一脚给蹬下去的!

他将近南天门之际,眼前笼过一片白雾雪花,未反应,那雾气间便现出一道人影,袖摆翻飞,直往上飞,哪知半道中,人影一脚踩空。

一晃神,脚底板已稳稳落在犬妖脸上,接着,他就被那白影一脚给蹬下了半空。

嘭地一声巨响,犬妖坠入飞升之初的巨石面上,整只身体嵌进深处,一时间烟尘滚滚,只闻一声惊天怒吼。

“我哔——你大爷!!”

01飞升

雷雨交加之夜。

顶着烧焦的狗毛,我又飞升了。

顺指路标,我一路到了通明大殿,见四方位列各路神君上仙,威严的天帝端坐上方,光环强得我这双钛合金狗眼无法直视,只好转脸逡巡,企图在此找出当年那踹我下凡的飞升仙友。

不料,满天诸神个个着统一的白色工作服,一眼看去,齐刷刷一个色。

我:“……”

这难度系数太高了,完全是找不同啊!

天帝清咳一声,道:“听闻你修行不易,曾数度被雷霆劫劈成黑炭,仍锲而不舍,如此精神,真是值得褒奖,大家学习一下。”

众神响起掌声。

我云里雾里跟着鼓掌,目光还挣扎在一排排神位上,一心揪出那仙友,根本没听见天帝说什么。

寻了一圈,没找到。

天帝意识到我的归属问题,“显圣真君历第一道天劫归来,迟迟缺一名跟班,啊不是,缺一名实习小仙,你来得恰好,今日他正要下凡收服恶妖余孽,你同他一起去见识。”

“对了,妖界之主犬妖王失踪千年,如今妖界失主混乱无比,你们灭妖万事小心。”

什么?!我好不容易飞上来,你又要我下去!

天帝呵呵一笑:“小犬仙,你这表情,看起来对此安排十分满意。”

你哪里看出来我满意了??

旋即,引路仙子领着心不甘情不愿的我前去显圣真君神殿。

飞跃重重薄雾,掠过缕缕霞光,我俩在一座神殿前停足。

引路仙子道:“显圣真君为神孤高不喜多言,还有……”

未罢言,不远处的神殿便传出阵阵刀剑相击的巨大震响,似乎那方正在打斗,我疑惑地看向身后的仙子。

她嘴角一抽:“就是性子较烈,好斗。”

我:“……”

她正领着我往那儿走,哪知一道黑影嗖地从大门口飞来,同我撞了个满怀,跟着一柄长枪从他手中飞离,在半空几番翻转,滚入云雾间,没了踪影。

这时,我和那黑影双双爬起,四目相对,我登时愣了。

嗯??

引路仙子一副“我很担心你”的模样道:“这是你孪生兄弟?”

这显然是有东西模仿我的脸啊大妹子!

在我愣神之际,后方倏然一声轰隆巨响,跟我长得一毛一样的黑影一惊,嗖地越过我,飞身朝着长枪飞落的地方离去。引路仙子思忖一晌,追去看看究(八)竟(卦)。

不料她一走,又是一道黑影砰地撞我身上。

我:“……”

今天我出门是不是应该看看黄历。

正被撞得头晕眼花,转眼就见一人白衣飞扬,皓月颜星辰眸,眉心一点朱砂,俊则俊,就是眉宇间冷得很。

是他。

我心底咯噔一下,呼吸一紧,目不转睛凝住他,瞬息间,心底有什么情绪剧烈翻滚,仿佛将喷涌而出,却又硬生生压制住。

他凝住我,眸光一片冷漠。

不是他,应该不是他。我在心底否认,要是他,怎么会不认得我。

青年拂袖负手,“哪处来的野犬。”

野犬???我可是正经修炼的犬妖!

正要反驳,这厮又冷笑:“盗取我的三尖两刃枪,勇气可嘉。”

我尚在疑惑他说的什么玩意儿,便见他探手一扬,召出三味真火,冷声道:“妖魔擅闯九玄天,当诛。”

言罢,他一击火球瞬息砸向我。

02显圣真君

我灵活一跃,避开此击。

妈蛋,碰瓷都碰到九玄天了。

青年道:“妖孽,速速归还我的三尖两刃枪,否则令你神形俱灭。”

我脑中有什么画面一闪而过,须臾,我道:“恕我直言,你那柄枪好像滚入云层,落到下界去了。”

青年:“……”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你!”

青年面色一沉,满目怒气似狂风骤雨,他一把擒紧我,探手拈诀欲封住我的行动。我要是被他这么轻易定住,以后还怎么在妖界混,在他动作前,我“嘭”地一声变回原形,脱离他的掌控,撒脚丫子迅速越过他,狂奔躲进后方真君神殿。

他见状,折身追来。

我四条腿玩命跑,他腾云穷追不舍,抓得我掉了一地狗毛,好在都被我巧妙躲开,没一下抓住我。就在他手举三味真火,要砸来把我烧成烤犬时,天帝端着万丈神光,驾云路过。

天帝乐呵呵:“你们相处得真好。”

我:“……”

你说你眼珠子是不是假的!

青年闻言停手,沉声喊了声“天帝”。

天帝腾云停在我俩面前,目光扫过我,看向他,“时辰不早了,你快些下界吧,这只小犬仙就捎上一起,你且千万护好他。”

“妖界各方如今蠢蠢欲动,你们莫让他们寻着话柄,否则不利两界往来,你的第二道天劫将至,速速解决回九玄天。”

他微微低头,道:“尊天帝之意。”

言罢,他偏头看我,微微浅笑,那模样令我不禁失神,他趁机拎住我旋身踏上腾云,一拂袖,飞快朝着下界而去。

我登时清醒,挣扎道:“你放我下来!”

他冷哼:“放你?呵,你弄丢我的三尖两刃枪,又弄脏我的神殿,你认为我会放过你么?”

我暴吼:“关本大爷什么事,都说我不是偷你枪的人。”

他一把揪住我的犬耳朵,眸色危险地锁住我,再次召出三味真火,道:“我看你嘴硬得很,要不帮你烤软些。”

我目下被他抓住,哪敢再嚣张,立马安安分分:“显圣真君说的都对,那我们现在就去找回三叉两刃枪,助你收妖吧。”

他拿出捆仙索绑住我,并道:“小妖罢了,何须我的枪,况且枪放于你那处,也无碍。”

我:“……”我真没拿你的枪!

我又问:“没有三尖两刃枪,那你如何降妖?”

他不语,转脸直勾勾盯着我看。

见他目光灼灼,我心底顿时生出一种不详预感,很快,我就明白我的预感是对的。

三日后。

这睚眦必报的显圣真君居然公报私仇,将我绑在一杆粗长的鱼竿上作饵,欲钓那冰湖中食人夺命的妖怪!

而这厮本人却是悠闲自在的施了隐身术匿在我身旁,好整以暇观望我这边,满脸看戏状态。

真是气死狗了!

我顶着寒风瑟瑟发抖,眼睛时不时瞄一眼身下的冰湖面,竖起耳朵仔细听动静,深怕有什么妖力强大的怪物突然破冰而出,将我一口含入吞个干净。

好长一段沉默,周遭安静如鸡,毫无响动,我咽了口唾沫,压低声问:“喂,这冰湖内是个什么妖怪,法力怎么样,厉害不?”

显圣真君道:“蛟蛇之妻,作恶多端,危害一方。”

他言简意赅的总结了这冰湖之下的妖怪。

略一斟酌,我问:“嗯……喜欢吃狗么?”

显圣真君默然瞥了我一眼,半晌不语,正当我以为他不会搭理我时,他薄唇轻启,用我俩可闻的音量,道:“特别爱吃。”

我登时狗毛全炸开,内心飞快问候了一遍他本人,末了狠狠瞪住他,真想崩开这捆仙索,将我那最尖利的两颗獠牙扎他脖子上,看他还嘚瑟不嘚瑟。

不知过了多少个时辰,四边依旧没有动静,等得我昏昏欲睡。

望了望天色,我道:“那什么,要不你先给我松个绑?说不定那妖怪今天不在家,我们改天再来吧。”

话音未落,悬在半空的显圣真君面色徒然一凛。

他无声开口示意。

“来了。”

03湖底妖

我正想问从哪儿来的,忽闻下方生起细微的皲裂声,不偏不倚,正是我脚底下的冰湖表面。

显圣真君察觉这细微声响,他反手一扬,眨眼间已握住一柄真气聚拢而成的长剑,此剑身披飞天云纹,末端刻有雷霆之象,甚是面熟,我看清这柄长剑,当即晃了神。

这柄炫目之剑,乃是千百年前杨戬救下我时斩杀蛟蛇的兵器,原以为他和杨戬不过是恰巧容貌相似,没想到,显圣真君就是他本人。

我怔愣地看着衣诀翻飞的显圣真君,心中一时间冒出许多情绪,有恨、有怨、有喜、有忧,更有那不断喧嚣的千百年孤寂与怨仇。

阿戬,没想到你回到九玄天就有了神君封号,这么多年过去,你却也不记得我了。

杨戬不觉我的眼神,目光专注凝视下方,他当下正全神贯注,无暇顾及我这边,更看不到我怒视他的神情。

底下湖面结了厚厚一层冰,要想悄无声息破冰,几乎不可能,静观冰湖之面裂口形如蛛网,不断向外蔓延,毫无停止的预兆,可见下方的妖物有多庞大,蛛网似的破冰缓慢往上拱起,已隐约可见一道黑影。

我和杨戬纵有恩怨,但这会儿显然不是解决这场恩怨的时候。

破冰之声愈来愈近,近在我脚下,我敏锐的狗耳朵甚至能听见嘶嘶嘶的声音,脑子里前一刻还是思绪乱飞,此刻已是空白一片,我身体不住的颤栗,恐惧从脑海蔓延四肢百骸。

除了那个东西,还有什么能发出嘶嘶的声音。

我抖着牙朝杨戬惊恐喊道:“快放开我!快点!它来了来了!!”

杨戬转眸看我,复杂神色一闪而过。

我满心惊恐,只想逃离,因为我……最怕蛇!

不知是我面色太过耸人,还是杨戬良心未泯,他解开捆仙索,我得了自由,撒腿就跑,然而还是迟了。

巨大的破冰声乍然响起,一阵刺骨寒风挟裹着碎冰块猛地朝我掀来,我刹那被碎冰扎成狗状刺猬,紧跟着,风中一道极速滑动的黑影如闪电般窜出,张开血盆大口向我扑来。

我扭头一看,腿都吓软了,妈呀!这蛇也太大只了,身形足有水桶那么粗,长就更不可估量,那满口尖牙不知比我獠牙多了多少倍,咋没人跟我说蛟蛇的老婆也是蛇啊!

巨蛇张口咬住我的尾巴就往水里拖,我痛嗥着一把抱住钓鱼的长杆,忙向杨戬求救,“你还愣着做什么,快救我啊大哥!!”

见他挥开匿身结界,长剑一扬,炫目神光所过之处,我狗眼不可直视。

巨蛇敏锐察觉危险将近,尾巴反身一甩,先发制人。杨戬错身避闪,蛇尾落空。杨戬飞身瞬移,手持长剑,斩去巨蛇的七寸之处。

岂料蛇尾调转,尾尖寒光一现,径直刺向杨戬的背心。

“阿戬小心!”

他蓦然看我,身形稳在半空,不动了。

长刺渐近,我心弦猛地紧绷,咬牙把心一横,反手幻变成刀,一挥斩断尾巴,继而飞身跃起,将他扑下,险险避开巨蛇一击。

杨戬怔然望住我,低声道:“你叫我什么?”

我:“……”

我扭头看了眼伫立原地的巨蛇,怒道:“我叫你大爷!”

杨戬眉目微皱,显然质疑我刚才说的不是这句。

04蛇妖美人

我俩坠在冰湖之上,在冰面砸出一个大窟窿,趁没落进湖中,我化成人身,拽着他飞身至岸边。

巨蛇到嘴的肉飞了,它焉有不追之理,我们方一落脚,一股劲力便扫向我们,杨戬捏紧我的腰带,倏然往半空纵身跃起。巨蛇穷追不舍,猩红长舌竟是比它身体速度还快,眨眼间就圈上我的脚踝,突地将我往下一扯。

我大叫:“妈呀!”

杨戬持剑反手一挥,白光乍现,蛇信断裂成两截,下方顿时响起巨蛇刺耳尖嗥。杨戬紧握长剑,俯冲而下,向巨蛇飞去,剑光似惊鸿掠过,巨蛇伤横累累,疼痛之极,蛇嘴大张,鸣出诡异叫声。

见状,杨戬察觉不对,飞快屏却声音,然而我这狗耳朵该死的灵敏,声音一出,我瞬间被那古怪声音给控制。我不受控制地化身原形,昂首长啸一声,攻向杨戬。

杨戬旋身将我扫开,沉声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巨蛇身形一蜷,瞬息化身成一美艳女子,她笑盈盈道:“我等你许久了。”

我惊恐脸:“杨戬,你口味有点重啊,有个蛇妖老情人。”

杨戬拧眉反驳,“不是。”

蛇妖道:“自然不是老情人,而是……老仇人!”

言罢,她眼中杀气横生,凌烈地看向杨戬。

朱唇轻动,下令道:“杀了他。”

我瞬间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大姐你有没有搞错,让我去恁死他???人家可是战神,这不是让我送死么——!”

言未罢,我身体已率先行动。

片刻后。

我被杨戬的剑柄打翻在地,撅着屁股趴地上,眼角余光见他身影瞬间一动,至蛇妖的背后。她姣好容貌顿时失色,手肘后袭,手掌如刀夺向杨戬的命门,入手却空荡无比,蛇妖极速转身,不见杨戬的影子。

她不断转身,紧张的凝视四周,嘴里恶狠狠道:“你出来!出来!”

吼着,她手上迅速拈诀,召出雾气。

猝然,杨戬再次现身她背后,她未及反应,长剑徒然没入身体,剑锋穿胸而过。杨戬抽回长剑,眸中闪过错愕。

蛇妖尖叫不止,面容扭曲可怕,缓慢散成飞灰,空留一身衣物垂地。

05逃走

我失去禁锢,掸掸灰爬起,跑到杨戬身旁,道:“这么快就解决了,厉害。”

杨戬往下一挥,匿去长剑,道:“逃了。”

我惊愕,“这都能逃命?”

杨戬拾起地面的衣物,递到我面前,道:“闻闻。”

我凑上前嗅了嗅,闻罢感到莫名,“你让我闻她衣服做什么?”

他扔下衣服,道:“找她。”

我一下就炸了,“你当我是狗啊!”

说完我又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立马补上一句,“我可是妖界的大犬妖!又不是普通寻物的凡狗!”

杨戬道:“那又如何,依旧是犬。”

此话一出,我顿时被噎住,心底暗骂这厮怎么还是那么讨厌!

见我无动于衷,杨戬立马召出三味真火,那跳动的火苗越燃越盛,我一下就怂了,“别别别,我帮你找还不成么。”

杨戬冷笑,“若是找不到她,你便再做一次饵。”

我扑哧一笑,“你当她傻啊,同一个方法上当两次。”

他但笑不语,我一时觉得他这笑里藏刀,果然,他微微眯眼,道:“将你用三味真火烤熟,不怕她不馋。”

我登时打了个寒战,忙开始发挥我的作用,避免成为烤犬。

张望四周,我耸动鼻子嗅着空气中若隐若现的微弱妖气,边嗅边走,杨戬寸步跟在我身后,我走一步,他行一步,看似不急,却在无形之中令我颇感压力。

此间迷雾见浓,可见那蛇妖早料到我们有此一招,驱来雾气扰乱视线,雾气中含有水珠与浓郁草香,阻挡着我的嗅觉。

我一下断掉蛇妖的行踪,咽了口唾沫,忐忑不安的扭头看杨戬,见他眯眼微笑,要多温和便有多温和,可他这副模样,却叫我寒毛直竖。

他轻声问:“如何?可找到她去了哪个方向,看你这表情,该不会找不到了吧?”

我敢肯定,只要我点头,这厮绝壁要把我犬毛给烧成渣渣,于是硬着头皮指向蛇妖气息断掉的方向,道:“这边!”

身旁倏然掠过一道疾风,已不见杨戬的身影。

我正打算偷偷摸摸溜走,不料他又疾快掉头回来,不由分说,单手揽住我的腰,一把扛肩头,腾云瞬息万里。

趴在他肩头,我正努力搜寻那缕似有若无的气息,好在虽弱,却也不会毫无头绪。杨戬腾云之快,我手忙脚乱给他指路。

片刻后,气息彻底断了,而我们置身一个我无比熟悉的地方。

妖界大门。

06妖界

妖界内。

我和杨戬敛去仙气神光踏入妖界,混迹群妖中,寻了家留有蛇妖气息的饭馆落脚。

不得不说,这蛇妖真是会选地方,妖界万妖混杂,妖魔之气纵横纷乱,要在这里寻出她的踪迹,委实不易,况且杨戬隶属九玄天,万不会在妖界暴露身份,否则难保不会挑起两界争端。

在饭馆二楼,我俩选了个靠窗的桌位,点了一壶小茶,杨戬小饮一口,目光漫不经心瞥过来,我立马假装认真寻着蛇妖踪影。

却听杨戬道:“我们曾见过。”

他语气笃定,并非猜测。

我收回目光,转而凝视他,略惊喜的开口道:“你想起来了?”

他手指摩挲着茶盏,眸色深深,看不清他眼底情绪,他道:“我曾在南天门踏错石阶,踩到了你的脸。”

我:“……”

真是上哪儿都有你,原来那日也是你!改日我一定要新仇旧恨一起跟你算个明白!

杨戬须臾未言,我不死心的凑近,满怀希冀问道:“你当真不记得我了?”

杨戬眼眸轻描淡写扫过我,望向窗外,凝视妖界万年不变的暗色苍穹,久久不语。

我的期盼落空。

妈个蛋,他还真的忘了我……

我低头看着脚尖,心里头觉得堵得慌,他不记得我,这千年来,我有多怨他恨他,他都不会懂,这样的重逢让我好生无力,我这一千年来的拼命简直也像个笑话。

当年下凡历劫时,杨戬曾对我许下“我仙你仙,我妖你妖”的豪气诺言,言犹在耳,但杨戬这言而无信的混蛋,居然先失约,飞升时,一脚把我给踹了下去。

我听及自己哑声再问:“听说当年你下凡历劫,带了个伙伴同去,为什么那位却未与你一道归来九玄天?”

杨戬闻言偏头看过来,霜唇轻轻张合,说出了我最不想听的话,“一介凡物,怎可再飞升。”

我听罢,冷然一笑,好一个“一介凡物,怎可再飞升”,杨戬你个混蛋,我真是错看了你!

我蹭地站起身,满腔怒火的往楼梯口走,此时此刻只想把杨戬打成猪头,但有贼心没贼胆,只得赶紧跑出去找些小妖小怪发泄下怒火。

杨戬察觉我神色不对,一把扣住我肩膀,问:“你不舒服?”

我一把打开他的手,冲他吼道:“我浑身上下哪里都不舒服!”

吼罢,不顾他诧异的目光,我转身越过他,翻身跳下窗台,疾步在妖群中奔走,群妖被我一身戾气吓得纷纷让步。

周边细碎议论飘过。

“犬妖王一走几千年,妖界无主,小妖们真是越发没规矩。”

“不知犬妖王究竟去了何处。”

这些声音很快被我抛诸脑后。

后方。

杨戬扶紧窗台护栏,目送我消失,满眸忧色,须臾,他抬头望了望天,探出白皙修长的手,一滴暗黑的雨点落在他掌心。

他嘴角溢出血珠,缓慢低声道:“第二道天劫已下,第三道天劫将至,一切皆会过去,那时我会……”

后话淹没在妖界淋漓雨幕间。

07蛇妖再来

我怒走几条街后,登时被突来的大雨淋成了落汤狗,慌忙之中我寻避雨的地方,抬头却见我早就离开闹市,到了静寂丛林。

这丛林深处,便是我住了近千年的老窝,而这老窝,亦是当年杨戬与蛟蛇大战三百回合的地方。

狂奔几步,我躲在大树底下避雨。妖界少雨,每逢骤雨便有神君迎来天劫,而惊雷不息则是大妖历劫,我法力修为甚微,还不曾见过这般惊人的墨雨。

大树枝叶繁密,笼罩在上方,遮去不少落雨,我浑身一掸,甩去黏在身上的多余雨水,但全身依旧乌漆嘛黑,像掉进墨潭一般。

雨势不息,愈发加大,周围安静非常,唯有骤雨之声。

看来近日又有什么神君历劫了。

四边黑暗似浓稠的墨,消弭了杂声,我听到了自己浅浅的喘息,以及细微的碾草窸窣声,有什么东西正悄若无声地靠近。

我神经一下绷紧,僵硬着脖子缓慢扭头,突见后方树桩上缠绕一条巨蛇,正吐着蛇信子盯住我,那双猩红的竖瞳冰冷可怕。

我眨巴眨巴眼,与之对视。

“啊——!!”

……

尖叫刹那划破长空。

察觉蛇妖踪迹的杨戬追踪来此,他停足丛林外,他撑着一柄浅白竹伞,伞面被暗黑的雨染成墨色,而他后背满是血窟窿,淌了一身血,正滴答滴答顺着墨雨坠地。

这是第二道天劫。

全身千疮百孔,疼痛至极。

闻声,他定住身体,穿透层层叠叠的树林,望向深处,眉头微微一皱,这声音是……

他忍住浑身灼痛,旋身一动,瞬息间冲入林中,却见到眼前一幕,整个人怔住。

我趴在墨黑的地面,睁开红肿淌血的眼睛,看到杨戬如那日一般从天而降,一身白衣,纤尘不染,他满目震怒又痛极的看过来,脸色可怕至极。

蛇妖嘴里还咬着我一条腿,她见杨戬来了,竟是再无畏惧之色,反倒讥笑起来,“看他受伤,滋味如何?”

她这一问,似当头棒喝,将我一下敲醒,我就说这恶妖怎么来回不放过我,敢情是恶意报复。

我笑了笑,呛出一口血,道:“喂!你找错对象了,我跟他压根不熟。”

蛇妖不以为意,挑衅的看着他。

杨戬向前踉跄一步,竹伞微微倾斜,墨雨淋湿他半边衣袖。

蛇妖看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甚是痛快,大笑三声,咔嚓咬断我的腿骨,一股钻心刺骨的疼痛袭遍全身,我痛叫出声。

“你个臭女人!死妖女死蛇妖,有本事杀了本大爷!!”

她化身为人,狠狠碾住我断裂的骨头,扼住我喉咙将我提起,她扭头看着杨戬,“你若不忍他受苦,就告诉我他在哪儿?”

杨戬咬紧牙关,“谁?”

蛇妖阴冷一笑,“杨戬。”

我骤然睁大眼,她说什么?她要杨戬告诉她杨戬的去向??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杨戬并非真的杨戬?

我费力望向杨戬,见他抿紧唇不发一言,片刻,他扬手挥出长剑,直指蛇妖,冷声道:“放开他。”

“放开?呵呵,告诉我杨戬如今身在何处,我兴许能饶了他。”

我忍痛问道:“你找他做什么?”

蛇妖看也不看,反手甩了我一记耳光,疼得我满嘴冒血,这疯女人!不让人插嘴说就是了,一言不合就动手,疼死本大爷了!

08挨打

杨戬见我又挨了打,神色愈发冰冷。一神一妖对峙不下。

我心说:你俩倒是动一下啊,我有点儿疼。

蛇妖道:“你要是不说,我就将他全身骨头拆断,魂魄撕裂,以告慰我夫君在天之灵。”

我一脸懵逼,简直不知道自己价值在哪里,才让她横竖都要拿我威胁杨戬,作为吃瓜群众,我很烦恼。

杨戬显然也不知她夫君是哪号人物。

蛇妖很自然的接上话,“我夫君就是被你和杨戬所杀!”

“我要杀了你们为他报仇!将你二人碎尸万段挫骨扬灰!若非你们,我夫君早已化龙飞升,成了人人敬畏的龙神君!”

我听罢,突然想起那日。

我与杨戬双双倒进血泊,身旁横着一条早就已断气的焦色蛟蛇,蛟蛇遇劫化龙,奈何作恶多端,雷霆劫骤袭,将他从半空劈下,暴怒混着嘶吼,蛟蛇冲进村落,杀光所有人,抓走了正在捡破烂的我,作为储备粮。

杨戬追来救下我,我与他合力斩杀蛟龙,他也从此声名远扬,天下广修真君庙,为他供奉香火,数年后,他成功历了天劫,飞升九玄天。

我艰难开口,“她说的都是真的,你不是杨戬?”

他沉默不语,形同默认。

我一下愣在当场,若他不是杨戬,那真的杨戬又在哪里?

蛇妖手中一用力,窒息感铺天盖地袭来,我顿觉呼吸不畅,心里不由飞快问候一遍她各位家长,以示我的不爽。

杨戬满目急色喊住她,脚下却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他以剑撑身,咳出血来。

“别!别动他……”

蛇妖见他身前几处渗出鲜血,眸子蓦然睁大,仿佛窥得了什么天机,猝然大笑,“原来你……哈哈哈!活该活该啊!!”

须臾,她又道:“如何?肯告诉我杨戬在哪儿了?”

杨戬脸色微白道:“此事乃是不世之密,你过来,我告诉你。”

“老娘信了你的邪,一旦过去,怕是立马就死在你剑下。”

看来这蛇妖也不笨。

她掐住我,微微松了力道,“要想救他,拿杨戬的狗命来换。”

说罢,她提着我飞身跃上树顶,纵身离开。

杨戬冷笑,“想走?”

他压下喉咙处的血腥气,登时散去神力仙气的封印,手中飞快拈诀。

蛇妖带着我这才飞身踊跃了几步,甚至还没离开这片丛林,下方突然拱起神力筑起的光圈,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光圈带有极强的杀伤力,疾速朝着蛇妖后背逼近。

蛇妖避之不及,反手便捞起我抵挡那攻来的光圈,此千钧一发之际,杨戬闪身瞬移来我身侧,一把拦腰抱住我并飞速闪开。

光圈猛地击上蛇妖,发出噼里啪啦的燃烧声与炸裂声,蛇妖发出刺耳的尖叫,她疼痛难耐的诅咒道:“杨戬,啸天,我以性命起誓,我诅咒你们——”

杨戬单手拈诀封住她的后话,罢了以长剑斩下,瞬息令其烟消云散。

我:“……”

杨戬不枉战神之名,一击便将蛇妖给解决了,连人家要诅咒的话都没让说完。

骤雨初歇,雨过天晴。

他圈着我飞身落地,正掸着身上的墨雨。

我将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没瞧出来有什么端倪,干脆直接道:“你到底是谁?杨戬哪?”

听罢,他一个响指消去满身墨迹,不慌不忙反问,“我不是杨戬,那会是谁?”

09杨戬非杨戬

他一下把我给问住了,讲道理,这世上应该还没谁大胆到冒充九玄天的神君。

我心底虽然知道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细想来,蛇妖看似已经死翘翘,但我总是隐隐觉得这事儿仍未结束。

解决完蛇妖,我俩也回了九玄天,我被蛇妖所伤,回去一躺就是半个多月,正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这被蛇妖咬断的腿骨以及自己斩断的尾巴,竟在吃下杨戬送来的仙丹后,飞快痊愈。

看样子做神仙还是蛮不错的,至少受伤后,只要有仙丹,就好得飞快。

给我送药的是先前见过的引路仙子,她看起来很闲,整天没事瞎逛,一点仙子日理万机的样子都没有,我也闲着没事,她一来,正巧打发一下我的时间。

这日,我吃下她带来的杨戬送的仙丹,便开始打听了。

“引路仙子,有没有谁说过显圣真君是他人冒充的呀?”

此话一出,引路仙子面色骤变,她腾地起身,匆忙道:“我刚想起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言罢,她脸带惶恐的跑了出去,我心下更觉得这事蹊跷,看来她还是知道一点的,本打算接下来再问,结果这仙子突然日程满满,啥时候找她,她都在忙,一看就是躲着我。

于是伤好了一大半,我就屁颠屁颠跑去杨戬那里,想去问当事人,然而我一连数日造访,却半个杨戬的影子都没见到,又是数日后,我逮住神殿扫地的小仙,才得知那日杨戬在妖界释放神力,虽救下我,却也引得妖界注意,加之他摧毁妖界的丛林,惹得妖界大众很是不满,如今正率下属在妖界种树。

我又问:“为啥要种树,妖界整天黑黢黢的,种了也看不清,算了,他既是为我,那我也去帮忙。”

小仙惶恐不安地拦住我,“别,真君吩咐你不得离开神殿,你还是好好休息养伤,别去了。”

妈个蛋,杨戬这厮记仇记得有点久!

我不疑有他,只当杨戬对我打击报复,气哼哼的扭头回去。

数日后的深夜,我辗转难眠,忽见窗外灯火通明,起身开门去瞧,只见杨戬住的寝殿外排了一堆人。

我凑热闹的望进去,入目是一片血红,身体突然僵住。

杨戬身着金甲躺在睡塌上,双目紧闭,面色惨白,鲜血正从他满身窟窿汨汨流淌,而一身寝衣的天帝正立在床侧催动法力为其疗伤止血。

我踉跄着往里走,撞到了人,那人正欲责骂,见是我,赶紧闭口退开,我很快走入了寝殿。

天帝闻声回头,看来人是我,面露愕然,不过很快,他就转头接着替杨戬疗伤,此刻,杨戬身负重伤,救他才是当务之急。

一夜未眠,天帝耗费不少法力,待杨戬伤口逐步愈合,天帝才离开。临走时,他深深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但终究没说什么,叹了口气,腾云而去。

我心下莫名其妙,怎么收个妖回来,所有神仙都神叨叨的。

引路仙子送来仙丹,我替杨戬喂下,这才同她一道出了寝殿。

送她离开前,我忍不住开口,“仙子,杨戬他为什么伤得这么重?”

引路仙子思忖一晌,“妖界以破坏他们生态环境为由率军来犯,他只身迎战,寡不敌众受了重伤。妖界之众如今已快攻上九玄天了,可他无力再战……”

“他疯了??战神也不是这么使的啊!为何不用三尖两刃枪,那枪……”

那枪已无踪迹……

引路仙子深凝我,略一犹豫,道:“他无法用那柄枪,因那枪并非他的神器,三尖两刃枪之主另有其人。”

我一头雾水,遂问:“三尖两刃枪是属于真正的杨戬?”

她但笑不语。

我又道:“你果然知道,快告诉我真正的杨戬在哪儿?”

“没有什么真假杨戬,从来都只有一位显圣真君。”

她这么一说,我整个人更加蒙圈,这是什么意思??

引路仙子浅浅一笑,“那柄枪,是你的。”

我:“???”

10逆天改命

引路仙子大概觉得我的智商仅限于此,也并未多言,而是腾云直接领我去了安置回溯镜之处。

“回溯镜通往前尘今朝,能帮你找到你想要的答案。三尖两刃枪曾与显圣真君一道入了天劫,此刻还困在轮回中。此枪,一直只属于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显圣真君。去吧,去把它拿回来,救……”她一顿,“救啸天。”

我:“???”

救啸天?那我是谁??

“只有你能救他,救这九玄天,你当务之急便是拿回三尖两刃枪,恢复你的神力,平定妖界暴乱,啸天无没法再替你了,他伤得太重……”

整件事扑朔迷离,此刻却又清明如镜。

说罢,没等我反应,后背就被她猛地一推,瞬间跌入镜中。

待我回神,发觉我已回到了杨戬的寝殿,我被引路仙子这波操作整得莫名其妙。

一扫四周,床榻上又不见杨戬的身影,我暗忖这厮又负伤跑哪里去了,转眸发现失踪已久的三尖两刃枪横在兵架上,我鬼使神差取下,握住枪杆的那瞬,手中顿时光芒万丈,无数光束迅速涌入我的眉心。

只闻咔嚓一声脆响,有什么东西碎了。

紧接着,神力封印被三尖两刃枪的戾气劈开,前尘往事接踵而至,关于杨戬与啸天的记忆,以及天帝偷梁换柱为我改天换命一事,我全记起来了。

原来,我才是真正的杨戬!

我拿着枪,正欲去找引路仙子问个清楚,身后屏风那处,便传来熟悉的怒声。

“来者何人!”

我突地回过身,见一袭白衣的啸天沉目看我,他眉心的朱砂明艳无比,他又道:“放下我的枪。”

望着他,我心中登时生出了许多复杂情绪,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只低声在喉头念了一句“啸天”。

他没听到,探手一扬,一击三味真火就朝我砸来,我手忙脚乱闪躲,嘴里直道:“喂大哥!你倒是先听我解释啊!”

“放下!”

他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愤怒模样,单手一探,召出长剑,径直朝我刺来,我灵活地以枪挡了回去,眼见交手,我忙不迭逃出去。

方一出门,就撞上一人,手中的枪瞬间滚落云层,我爬起来一看,妈呀,撞倒的人竟然跟我长得一毛一样。

接着耳边响起熟悉的那句话“这是你孪生兄弟?”

我愣住,原来那日偷枪的人,真的是我!

所有一切都明了。

我在回溯镜的轮回中找回三尖两刃枪,因此与过去的自己见了面,一切一直在不断轮回。

听闻后方啸天追来,我忙飞身跳入云层,去追脱手的三尖两刃枪,几个翻滚腾云,我捞回长枪。

突然,脚下腾云刹那消散,我徒然往下一跌,尖叫声出,就见周边极速扭曲,跟着自己稳稳当当立在回溯镜面前,而引路仙子就站在一旁,方才一切皆如幻觉,要不是我手里捏着枪,我还以为是白日梦。

引路仙子道:“显圣真君,他为你抛却妖界承下三道天劫,不便出战,而今妖界来袭,形势迫切,你且先解决妖界一事,还有……”

“天帝心疼你,才甘愿逆天而为,替你改命,啸天为报恩,亦心甘情愿,当年啸天以你之名飞升,便是为你承下第一道天劫,他踢你那脚不是有心的,你莫怪他。”

我点点头,捏紧长枪,眼睛闭合间,已身披金甲。

飞身去往群妖暴乱之地,却不见一只妖怪,他们全部安安分分回了妖界,我心下疑惑,唯恐他们又耍花样,赶紧追去妖界大门,那里,早就有一人等我良久。

天边电闪雷鸣,妖界内阴沉一片。

我看着他,步步渐停。

“啸天……”

一身白衣的啸天回过身,他目光浅淡,道:“我已令他们撤回,你可安心。”

我欲言又止,“我……”

“是不是想问我为何甘心为你承受那三道天劫。”

“有何为什么,我犬妖王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你曾无意间救过我一命,我知恩图报,如此而已。”

我走近,“我什么时候救过你?”

他低垂眼眸,“很久很久以前,那时我仅是一介凡犬,你不记得便罢了。”

话音方落,苍穹乍响一声惊雷,那雷光涛涛,来势如虎,纵向朝我们劈下。

这是……雷霆劫!

我倏地反应过来,啸天替我受了三道天劫,而今是他的雷霆劫来了,可他目下伤势未愈,若是硬生生受下,只怕连魂魄都得打散。

正欲将他救开,不料我肩头猝然疼痛,抬眼便见他一掌将我打飞。

与此同时,数道惊雷徒然劈落,发出刺目的强光。

“啸天!!”

……

数年后。

我坐门槛上,用鱼竿绑一根骨头,托腮愉悦地逗着趴地面一动不动的细长黑犬。

这黑犬冷漠的瞥我一眼,又闭眼睡觉,我摇了他一把,“啸天,你真无趣,整天就知道睡。”

变回原形的犬妖王啸天,无动于衷,翻个身,继续睡。

我笑了笑,抬眸眺望天边云卷云舒。

啸天到底还是执掌妖界的犬妖王,魂魄被打得奄奄一息,也顽强活了下来,只不过百年内,都得困在原形中休养生息。

我盯着他的背影,暗戳戳想:原先你公报私仇,现在轮到本大爷了哈哈哈。

番外

显圣真君无需修炼生而为神,自古身披金甲,手握三尖两刃枪,变幻万千,神力非凡,乃是天定战神,这么牛逼哄哄怎能不招妒忌。

苍天向来公平,在其意气风发之际给他来了三道天劫。

他没历过俗世苦难,遂历苦劫,寓意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神。他成了凡人,我成了凡狗,我们相依为命,一起捡破烂。

他曾在蛟蛇口中救下我,此恩情,我铭记不忘,想的全是如何报恩,如何成为他底下首屈一指的天狗神将。

不料,他历劫归去,竟把我一脚踢下飞天路。狗生短短数载转瞬过,我哪舍得就这么死翘翘,于是我毅然踏上修仙路,此去艰辛,修炼千如一日,我从不后悔。

但被他抛却的寂寞与怨仇与日俱增,我感激他,又恨他,凭这毅力,顶着被天雷劈烧身体的疼痛,数度飞升,狗尾巴都快烧没了,我终于见到他。

可他满目冷漠。

他忘记了我。

混蛋,忘了我就算了?前仇旧恨一起算,杨戬,本大爷不把你揍成猪头,我就不叫啸天!

可狗算不如天算,原来天劫早定,我才是真正历劫的显圣真君!

而他,则是经天帝周旋替我承了千百年苦难及三道天劫的犬妖王啸天……

前一篇:非常规套路

后一篇:一出“好”戏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