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桃之夭夭 > 桃之夭夭 19年1月号B > 高仿恋情

高仿恋情

来源:桃之夭夭桃之夭夭 19年1月号B作者:飞言情

高仿恋情

作者:安酒酒

简介:十年专业卖周家仿品的沈芸菲,被周大少爷抓了个正着。周少爷不仅没算账,还表示很欣赏她?

糟了,这大概是要心动的感觉!

1.少爷,买衣服不?

傍晚的朝北路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往里的一条巷子,人不多,但也绝不少,各摊小贩摆着摊子,卖着各式各样的物品,讨价还价的声音此起彼伏。

这里是苏州北街上小有名气的杂货一条街,这里卖的东西便宜实惠,专给那些小平民老百姓提供买卖货物的地方,好坏看运气。

沈芸菲一身深灰色的长衣长裤,扎了两个油亮亮的大麻花辫,也摆了摊在最后边,摊子不算大,但上面的衣服让人眼睛一亮,她扯开一嗓子,就来了不少生意。

欸!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周家绣坊的最新品,保证正品,童叟无欺,高官姨太太上百大洋才能定制的,这里只要一块大洋,穿上,你就是妥妥的名媛贵妇!

沈芸菲一边招呼着: 我远方大姨的妹夫的外甥的表哥就是周家绣坊的看门二把手。

隔着几步远,有一青衫长袍、面容英俊的男子,朝这看了许久。

沈芸菲一下便了然又谄媚地招呼道: 这位爷,我这里也有男装,保证不让你失望。

她从包裹里拿出一件黑色长衫,胸有成竹地朝那男子挑眉: 周家的最新款,前不久冯司令都穿的这套,倍有面子。

那男子果然走上前来,看见她手里的衣服时,微深的瞳孔微微一亮,转而再看看却又沉了眼,从容地摇了摇头。

沈芸菲一顿,立刻了然,他不喜欢,于是偷偷从兜里掏出一本设计稿,逐一铺开,上面清一色是周家才出的新款男装设计图,朝着男子得意地一挑眉: 说吧,你喜欢什么样的,要哪款我都能给你做出来!

男子看着那些设计图,微亮的眼睛里似笑非笑: 你做?不是周家正品,童叟无欺吗?

沈芸菲一顿,笑: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重要的是爷你有衣服穿嘛!

是的,她家的衣服根本就不是正品,但说不说漏嘴又有什么重要呢。

沈芸菲很清楚,来这条街的,都是穷人,而买她家的,一看就是虚荣心太重,不甘心当一辈子穷人,却又买不起,所以选择来她这里买的。她就是看准了这种人的心理赚的钱。

男子挑眉一笑: 那你知不知道我姓周?

沈芸菲灿烂的笑容一顿,眨巴眨巴眼,没听懂似的。

男子继续补充道: 我叫周若昀。

沈芸菲一顿,赞叹道: 真是好名字啊! 转身,她立马收了所有表情,在四周冒出一些彪形大汉的瞬间,推翻了摊子就开始跑。

苏州第一大绣坊,周家绣仿的少爷 周若昀,整个苏州应该没有人没听说过吧。

沈芸菲靠着多年混迹于市集的经验,一路上鸡飞狗跳,很顺利地将那些人甩在了后面,拐弯那最后一步,回头不忘远远地朝着周大少爷嘚瑟一笑。

然后,哎呀一声,她五体投地地摔在了地上。

哪个天杀的扔的香蕉皮!

2.放过孩子好不好?

沈芸菲被五花大绑进这个不知道哪里的小庭院时,内心真实的想法,是这样的

完了,完了,她这么多年,混迹于大大小小的杂货街,人送外号 浪里小白龙 ,今天算是彻底毁了,最后还是栽在了一个绣花小白脸的手上,真是阴沟里翻了船

前面逆光里的周大少爷,负手而立,有条不紊地开口: 沈芸菲,两个月前开始于各个小巷子里陆续出售我们周家绣坊最新款的仿品,数量多达五百件,累积金额近五百大洋,同时也让我们周家损失惨重。

要说周家绣坊,那整个苏州就没有人不知道。

沈芸菲一噎,扭头慷慨激昂地说: 我有一个梦想,就是成为裁缝,我从一出生起就热爱裁缝这个行业,我以它为荣耀,我过世的老爹总说我是一个难得的、天生的裁缝,我也觉得我是。 说着,她泣不成声, 可世道不公,我家太穷,我交不起学费,但是,那又怎样,这依然挡不住我对它的喜爱,我依然坚持做衣服,只不过,在这追寻内心梦想的道路上,踏错了这小小的一步。我知道我错了,可请你看在我这么一颗热爱裁缝事业的心上放过我这个孩子吧,不要抓我进警察局!

沈芸菲抬头偷瞄周大少爷时,正好迎上他挑眉看着她好笑的脸,然后看见他的手轻轻朝下人一挥。

完了,沈芸菲认命地闭上了眼,也是,这些胡编的鬼话,是个正常人都不会信。

下一秒,感觉身上的绳子一松,沈芸菲疑惑地朝周大少爷看去,只听见一个好听又温柔的声音: 从明天起,你就留在周家绣坊了。

沈芸菲一愣,随即跳起来望着他,不解地问: 为什么?!

只见周若昀俯身,似笑非笑的眼里闪着点点星光看着她: 因为你是个难得的、天生的裁缝,我不想你被埋没。

沈芸菲腾地一下,万年老油条的厚脸皮,难得红了,心口扑通扑通地跳,不知道是因为牛皮头一次当众吹破了不好意思,还是因为近距离看到周大少爷这张白白嫩嫩的脸。

她发现,哎呀,周大少爷这张脸是真的如坊里传的那样好看。以前那些少女意淫他时,总把他说得多么好,她却嗤之以鼻,一个大男人长张小白脸有什么好,今天真的见识到了,好像还真的不错。

3.少爷,我觉得你的眼光不错

沈芸菲跟着周若昀踏进周家的大门时,被这大宅大院的气场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连连搓手擦了擦衣角的灰尘。

周夫人坐在正堂里,一双眼盯着由远及近的沈芸菲,眉头皱得很深,明显很不满意,却依旧要维持大家闺秀的风范。

她一开口,便是责怪: 若昀,因为她,我们周家已经亏了很多,一心那边也已经对我们表示不满意,你不赶紧把她送去警察局,竟然还要执意将她留下来。

商场如战场,赚多少钱,就代表要承担多少的风险,那些有权又有钱的官太太喜欢你家的衣服时,你便是苏州第一绣,不喜欢时,翻手就可倾覆,何其容易。

沈芸菲躲在门后踢石子时,撇嘴想,是啊,周若昀真是个大傻子,周夫人多聪明啊。

周若昀却是坚持又坚定地看着周夫人说: 娘,沈芸菲真的是个天生的裁缝,她不该被埋没,她只有在周家受最好的教育、学最好的手工后,才能发光发亮。

而且,你也知道,周家已经大不如前,我的手已经废了,有她这样的天才在,才能让周家重回巅峰。

沈芸菲听着前半段时,只好笑他怎么说谎跟她一样不打草稿,听了后半段却瞳孔一缩,僵在了门边 完了,完了,她这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苏州第一绣的继承人手废了?!

其实关于周若昀手废了的传闻,沈芸菲也不是第一次听说了。树大招风,周家的几个对头早就借这个由头,明里暗里多次试探、打压过,只不过周若昀每次都没露出破绽,再加上周若昀的商场手段惊人得厉害,倒也多年保得周家第一绣的地位岿然不动。

可再劲爆,也是周家的秘密,这么多年混迹江湖的沈芸菲,自然明白什么该听、该记又该问,而什么应该烂在肚子里,所以,她低头闭眼开始装聋子和哑巴。

最后,周夫人从屋里出来时,只瞪着沈芸菲,恨不得将她戳出个窟窿来,却也妥协了: 你,以后只能待在周家,哪里都不许去。

沈芸菲走进去时,背着光的周若昀对着她笑得很轻、很温柔: 我们胜利了,欢迎你加入周家绣坊!

沈芸菲皱了眉头: 为什么?!

周若昀又笑着回答: 因为你是个难得的、天生的裁缝啊!

同样的问题,然后又是同样的回答,这一次沈芸菲却是别过头去,厚脸皮的她听着也觉得有些讽刺啊。

周若昀却是一把将她的身体扳正,一双眼直直地盯着她,一脸认真又温柔地说: 我的意思是说,你真的是个天生的裁缝!

你还记得我第一次去找你的时候吗?你拿出第一件衣服时,我就小小地惊艳了一把,面料虽不及我们家正品华贵,却是以你的条件选得最适合的面料,配上你自己摸索出来的双面平头绣,已经模仿得至少五六分相似,却又不完全相同,难得地带有自己的风格。而你将周家新品的设计图一一画出来,又做了不少调整,我当时真的感觉很惊艳和欣赏。

只是稍仔细看后,就会发现裁剪得不整齐,边角的缝制粗糙,一看就知道没受过专业训练,手法较差,所以,我决定将你带回来,假以时日,你一定是个大师。

沈芸菲猛地抬头,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忽然感觉眼眶有点发酸,心跳得有点快,却依然看得很仔细,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枝末节。

如果一个人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让人觉得又好笑却又没太大理由反驳时,其实那句话里一定有一部分是真的,真真假假到自己都分不清时,别人也就分不清了。

沈芸菲是真的喜欢当一个裁缝,她家也是真的穷,每次周家发布会,她都第一个去蹲场,隔得远远的,然后一遍遍地临摹那些衣服。

没有人夸过她是个天生的裁缝,周围的都是连饭都吃不起的穷人,谁会关心你是不是有这个天赋,而她也在生活的窘迫里被迫靠着仿品赚钱生活。

周若昀是第一个。

沈芸菲突然就笑了,轻轻地说: 周若昀,我发现你好像是个好人。

4.兄弟,你是个好人

沈芸菲从一大堆书里探出自己的脑袋时,生无可恋的脸上满满地写着:我是谁,我在哪,我现在在干什么。

别看周大少爷平常笑得温温柔柔的,一干正经事,就变得跟个严肃的老古板似的。

昨天,周若昀一脸正色地看着她说: 从今天开始,你由我亲自教导,但正是因此,所以我对你的要求会比普通人更加高,明日起,从基本功开始,踏实地做好每一步。

然后,他派人搬了一大摞的书过来,不论什么针法大全、剪裁工艺、古法绣技,能扒拉出来的都扒出来了。

沈芸菲觉得,他大概是把她这辈子要读的书都搬来了。

周若昀来时,沈芸菲头顶放着一本书,口水却已经流成了长河。

周若昀敲了敲桌子,吓得沈芸菲立马挺尸,待看清人后,讪讪地一笑: 说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真的很努力地和它们打招呼了,但是,它们都是傲娇的人,刚刚拒绝我了。我伤心,我难过,而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一伤心就想睡觉。

说着,她又眨巴眨巴眼,转了转眼珠,讨好地补充道: 不过,它们跟我说,周大少爷长得好看,让你来。 说着,她忙不迭递出纸和笔。

周若昀没忍住,笑出声来,无奈地摇了摇头,自然地接过,一一讲解起来。

沈芸菲歪头就能看见近在咫尺的侧脸,棱角分明,然后往下看他执笔的手骨节分明,再然后不自然地瞟向了他的手腕处。

青色衣袖卷起,露出修长的手腕,似乎隐隐有条淡粉色的疤痕,贯穿前面。

许是她的目光太明显,周若昀停了笔,转头看她: 想问什么就问吧。

沈芸菲整个肩膀猥琐地一缩,立马扮鬼脸,连连摇头看窗外。

那天你听得没错,我的手,是真的废了。 沈芸菲一惊,猛地扭过头,便看见周若昀一双漆黑的眼里似有漫天的星尘在陨落、破碎,却对她笑得坚定又和煦。

为什么? 沈芸菲很明白,对于一个裁缝来说,手就是他的命,对于堂堂苏州第一绣的继承人来说,他的手更代表了整个家族的兴衰。

人在江湖,逃命和装傻充愣同样重要,再好奇也知道分寸在哪,周夫人留她在周家,无非为的是将她留在眼皮子底下时刻监视。

而他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她。

旁边的周若昀似轻轻一叹: 因为我不希望你因为生活的磨难而活得小心翼翼。

沈芸菲,在我前面,你可以不用小心翼翼地防备着,还有顾虑着。

你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问什么就问什么,只要我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我怕你像防着所有人一样防着我,所以,我把我最大的秘密交给你,希望你也敞开心扉,把你最大的秘密告诉我。

沈芸菲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周若昀,心里胀胀的,四肢百骸似是流过一股暖流。

周若昀无声地扬了唇,然后看见沈芸菲果然恢复了自我,单脚踏在椅子上,市井气十足地猛拍他的肩膀,豪气干云地说: 兄弟,我觉得你是个好人,你放心,你这个秘密,我替你保守定了!

周若昀:

沈芸菲头也不回地走了,然后留下周大少爷一个人微皱着眉头,对着纸上写的 兄弟 好人 几个字似乎若有所思。

5、.少爷的胸,我看过!

继上回周大少爷跟沈芸菲说了贴心小秘密后,沈芸菲感觉自己是周府里的重要的人了。

就像古代皇帝面前的贴身太监总管,皇后身边害过最多妃子的恶毒嬷嬷,还有大户有钱人家门前欺负人必备的恶狗 啊,呸,她才不是狗,反正就是特有底气,特放飞自我,走路都带飘的那种。

之前在周家,天天装得规规矩矩的,可把她憋坏了,现在她走路都能感觉春暖花开。

而周若昀,她觉得大概也是因为感动于从来没见过她那么讲义气的朋友,于是每天来帮她得愈发勤快了。

早上,他亲自指导她磨墨练字,温习昨天学习过的内容,效率很不错。

中午,他在她旁边,对书上的生僻字词,亲自讲解梳理,直到她懂为止。

晚上,他特意进行抽查,耐心纠正,然后整合总结经验。

他还时不时在上课或者别的时候,给她备着一大堆糕点、零食,课本温习得好,说是给奖励,温习得不好,说是要给鼓励,逢周末还不时出去郊游、吃西洋餐什么的。

沈芸菲觉得这日子真的美妙极了。

这天,沈芸菲不知从哪嘚瑟回来时,路过花园,就听见一阵叽叽喳喳。

她回头,瞄一眼,原来是周府里的小厨娘、小婢女在偷偷开她的批斗会。

小厨娘一号挥锅铲: 哼,少爷现在简直一天到晚都跟那个沈芸菲在一起,还我们大众的梦中情人!

小厨娘二号咬手帕: 不,少爷只是心地善良,照顾一下她,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趁机对我们少爷上下其手!

小婢女三号: 是啊,是啊,我们少爷就跟嫡仙似的!

然后,她们叽叽喳喳、七嘴八舌地列了一箩筐,沈芸菲偷听得哭笑不得。

外面的少女、大妈对周若昀的意淫就可见一斑,这在周府天天见面的,就更加不得了了。

每日周府里的人说得最多的就是:哎哟,我刚刚碰见少爷了,好帅。好晕,快扶我起来,我还想再晕一次。啊,少爷刚刚看我的一眼,让我呼吸困难。

都是周若昀惹的祸哟,你说一个大男人,没事长那么好看干吗。

沈芸菲啥场面没见过,眼珠一转,一脸坏笑地当着她们的面走出来。

嘿嘿嘿, 她一边摸着下巴,猥琐气质尽显, 别说,你们少爷啊,那手软绵绵的。

众女仆退一步,捂嘴: 你!

她又搓了搓手,仰头似回味无穷: 那腰一掐,嫩得跟水豆腐似的。

众女仆再退一步,捂胸口: 你、你、你!

她再咂吧咂吧嘴,猥琐地笑出声来: 最重要的是,那白到发光的胸口还有肌肉!

众女仆呼吸困难,就差倒地阵亡。

小样,还跟姐斗,沈芸菲得意地一笑,准备拍拍屁股走人,后面却突然响起一声轻笑。

她一愣,回头便看见周若昀在不远处,挑眉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然后一步步地向她走近: 哦?我的手软绵绵的?

各位仆人立马作鸟兽散了,只留沈芸菲尴尬地待在原地,一向能说会道的她一时也噎了,腾地一下耳根红了个透彻,支支吾吾的,一个劲往后退。

周若昀又逼近一步,眼里满是星星点点的笑意和戏谑: 我的腰一掐,嫩得跟豆腐似的?

沈芸菲又退一步,却是躲不过,周围包裹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这气氛好像有点不太对,她的心跳止不住地加速。

我的胸白得发光还有肌肉? 周若昀最后一步,将她抵在墙角,退无可退,可他的头越来越近,近得呼吸都可以感觉到。

不知怎的,在心脏快要溢出来的时候,沈芸菲不自觉地紧张又期待地闭上了眼。

然后,她听见周若昀笑出声来

沈芸菲推开他就跑,脸红得跟熟了似的,简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跑了几步,他想起什么似的,又恶狠狠地回来对着周大少爷补了一脚。

6.女人的战场

傅一心留学回来,出现在周府时,整个周府的气压都低了下去,高兴的只有周夫人。

傅大小姐身着一条紫色高档洋裙,利落的黑发,身上珠光宝气,一脸高傲、冷漠,还有点刻薄。

其实府上关于傅一心的传闻数不胜数,下人们当面不敢,背地都偷偷拿出来当笑话。

如果说府里那些下人对于周若昀是属于有点晕的,那傅大小姐就属于完全晕的那种,特级晕的那种。从小到大,她就跟在周若昀的后面追,明明看着那么傲娇的人,却是一喝酒就发酒疯,抓着他哭,问他为什么不喜欢她。

傅一心见到周若昀时,就跟按了开关一样,眼也温柔了,脸色也柔和了,整个人都围着他转,左一声 若昀 ,右一声 若昀 ,存在感闪亮得不要不要的。

沈芸菲继上回后有小半段时间都没见着周若昀了,她存心的,故意的,哼,她要让他知道 傲娇 两个字怎么写!

可傅一心在周府里每天晃荡,沈芸菲第一次觉得很碍眼,还有点慌,开始整夜整夜翻来覆去睡不着。

傅一心跟沈芸菲在花园里狭路相逢时,傅大小姐贯彻着除了对周若昀以外,一切人都俯瞰的傲娇感,一双眼越过众人直接扫向她,一开口,字咬得明显很重: 沈芸菲

却在对沈芸菲从头到尾打量过后,傅一心漠然地嗤笑出声,那眼神分明就是不屑一顾,仿佛在说 你拿什么、凭什么跟我争?

沈芸菲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看自己棉麻的衣服,空荡荡的颈口,还有没来及洗的鞋子,忽地眼睛微微暗了下去。

对于傅一心,沈芸菲不是没听过,她是苏州第二大绣坊傅家当掌上明珠捧出来的大小姐,从小便和周若昀一起长大,人人都说她和周家大少爷是门当户对,她还帮衬着周家里里外外地打点拉拢生意。最重要的是,于情于理,周夫人都对她相当满意,早就是心中定下的儿媳人选。

不过,她因为家族的安排,出国留学了几年。

沈芸菲忽地笑出声来,抬头回给傅一心的锋芒丝毫不减: 傅大小姐,不是值钱的衣服就得配最高贵的布料,不是最贵的宝石就一定要安在最华丽的首饰上的,合适最重要,就比如你今天穿的西洋小洋裙,不该配最新最贵的法兰绒,应该搭配更轻薄的棉加蕾丝,你今天的搭配基本来说是个错误。

傅一心第一次被人当场说得那么丢人,青着脸,许久后,一笑: 衣服可能穿错,可人不能选错,像我这样的,才是天生应该和若昀匹配的。

然后,沈芸菲接下来就基本没过过好日子,三天两头被傅大小姐刁难。

她没吱声,却也不妥协,她觉得她终于在有钱人面前硬气了一回,这一次她不想再装了。

傅一心堵到她的房间门口时,她给了一记白眼,准备无视,却被傅一心一把拉住。

傅一心盯着她: 沈芸菲,你放弃吧,我才是最适合他的人,我是苏州第二绣坊唯一的大小姐,和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不久,我们会在双方家长的见证下订婚,而你不过是因为一双手才得以留在他的身边,人永远不要奢望得不到的东西。

沈芸菲的一双眼突然暗淡下来,她低头看她的手,突然感觉内心有一种怅然若失,感觉心被一双手揉捏过,说不出般难受 明明心底似有什么在叫嚣,却是说不出什么来。

沈芸菲想,自己该走了,这里有了一个傅一心,不必再多一个沈芸菲,沈芸菲是个没有资格待在这里的局外人。

沈芸菲准备离开的那天,傅一心像是心电感应一般,提前收拾好了一切,亲自送她出的周家。

傅一心那眼神里是满意、是得意,还有果决,似乎要斩断沈芸菲的一切。

沈芸菲踏出周家的门槛时,抓着袖子的手用力得骨节微微发白。她始终仰头笑着,回过头的一刹那,却是眼睛微酸。

她什么都没有,没有钱,没有家,最后遇见一个周若昀,他是真的好,好到让她有了奢望,最后得意忘形 这份好不该属于她这样的人。

沈芸菲第一次想哭,却不能哭。

周若昀找到沈芸菲时,是在一家小酒馆里。

沈芸菲微红着脸,抱着一瓶酒,乖巧又怯怯地坐在桌前,看见他时,只是乖巧地笑,她说: 我乖乖的,真的乖乖的,就不会有人赶我走了。

她突然凑过来,努力去看他的脸: 我不想离开周若昀,他是全天下对沈芸菲最好的人了。

可他们都不喜欢我,都不喜欢我。

周若昀眼里漫过难过与自责,一把将她抱进了怀里: 对不起。

是他没保护好她。

耳边是周若昀清浅又坚定的声音: 沈芸菲,我知道你没醉,我要告诉你,我喜欢你,无论地位,还是金钱,都不及你。我会处理好一切。你不要走,之后我一定会给你个名分。

沈芸菲慢慢地从他的怀里露出一个蓬乱的头来,抬头看着他的眼睛,眼里星光点点,许久后恍然大悟地轻笑起来,笑得咳嗽连连,泪光闪现得不肯停。

原来是喜欢啊,原来一直是喜欢,原来她喜欢周若昀的。她轻轻地喃喃道: 周若昀,我确定以及肯定你是个好人。 然后,她看着他大声说, 所以我答应了!

7.少爷是个骗子

沈芸菲被周若昀牵回周家时,周若昀退了和傅一心的婚事,与傅一心撇清了关系,那样决断,没有一丝余地。

没人看到那天傅一心是怎么离开的,沈芸菲只看见那天傅一心脸上崩溃的表情。

傅家决定,再让她去国外留学散散心。

再硬心肠的人,看见那个表情,也还是会忍不住心疼的,毕竟她是真的喜欢极了他,毕竟她是一个那么高傲的大小姐。

可感情里,沈芸菲不能放开周若昀,所以傅一心要走的那天晚上,傅一心喝得酩酊大醉,吵着要见她时,她去了。

傅一心明明是那么高傲的人,却拉着沈芸菲,笑着笑着就哭了: 你知道我陪了他多久吗,走了多远吗?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吗?他喜欢的应该是我。

说着说着,傅一心又发起了疯,扯着沈芸菲似要将她摇散了似的,歇斯底里地吼着,最后力气消耗完,哭着睡了。

周若昀找来时,沈芸菲已经将傅一心安排好,从房门里出来了。

回来的路上,她的神情却是一直恍恍惚惚。

沈芸菲对着月光,背影有些萧条,周若昀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 在想什么呢?

沈芸菲回过神,托着腮笑: 在想以后呀,以后我们变老会是什么样子。

周若昀只笑笑: 不用想,因为我会一直陪着你。等明天商会结束,我就跟我妈说,让她同意我们在一起。

他却看见沈芸菲眼里的光忽然暗了下来,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仿佛天长地久一般要刻在骨子里,然后她突然上前一把扑上去,吻了他的唇,用半是撒娇、半是诱哄的声音,道: 周若昀,明天的中日商业会,就不要去了吧,我以后会是大师,赚很多很多钱养你。

周若昀被弄得耳根都红了,却是摇了摇头,刚想说,又被她一唇吻住,似置气一般重重地咬了一口: 不许拒绝我!

可今日的周若昀没有妥协,非常坚定: 芸菲,只有这个不可以,我明天必须去,你乖乖等我回来。

沈芸菲突然一把推开他,低着头,眼眶红得似乎可以滴血,声音苍凉得可怕: 你是个坏人。

然后,她推开门奔了出去,寒夜里,只剩眼泪无声地流。

其实今天,傅一心来找她,不是诉苦,而是天大的讽刺。

傅一心看着沈芸菲,苍白的嘴唇勾出的嘲笑是那么清晰,她说: 你以为他真的有那么喜欢你?你知不知道你的 沈 是哪个 沈 ?你以为你正好就有这个天赋,正好被他赏识?

她继续说, 是当年三大绣坊之首的沈家,御赐牌匾,血液里流着天生裁缝的血液,个个天赋异禀。

她还说: 你以为他的手是怎么废的?那是联合日本人扳倒沈家时,被沈家的人割的。

五年前,苏州第一绣坊还不是周家,是沈家,御赐的牌匾,但凡是沈家出来的人,无一血液里不是流着天生裁缝的血,作品一出场就艳惊四座,苏州再无绣坊可匹敌。可也正是因为沈家的风光太盛,日本人盯上欲吞并,而沈老爷宁死不屈,于是最后惨招灭门。

沈芸菲忽地感觉全身被雷劈成了两半,心疼得喘不过气来,踉跄着倒了下去。

她忽然回忆起周若昀说过的话: 你是个天生的裁缝,有她在,才能保我们周家重回巅峰

沈芸菲坐在冰凉彻骨的地上,却感觉不到冷,跟着对面的傅一心一起笑了,笑得跟哭了一样。

他说要对她好,是骗她的,他说不仅仅是喜欢她,也是骗她的,他说他的秘密只告诉她,还是骗她的。如果他从来不曾给过,那便算了,可偏偏给了希望,让她信了,交出了心后,又亲自来践踏,才是最恶毒的。

怎么能不恨呢,她恨死他了。

8.真相

中商商会在正南街的市中心举行,豪华又气派得让过往的人无不仰望。

里面歌舞升平,灯红酒绿。

周若昀一身西装,站在玻璃大门前,轻轻地吸了一口气,与旁边的人对视了一眼后,面带微笑地走了进去。

而在那之前,沈芸菲坐在沈家的废墟里,抱着沈家的牌位坐了一整夜,在天即将亮时写了一封信。

估算着时间差不多后,她颤巍巍地抽出信,盯了许久后,吩咐街边的乞丐递了出去。

然后,她站在窗边无声又凄凉地笑了。

那封信,是周若昀手废了的秘密,是挑拨他和日本人关系的匿名信。

她根本就不是街头卖仿品的小骗子,她大张旗鼓地做那些仿品,无非就是为了吸引周家的注意,然后趁机混进周家,找出当年的真相,为了亲口听到一个答案。

本来她也不确定,在周家只是试探,本来她都信了周若昀,本来她都打算放下一切的,可事实总是要残酷地打人一个耳光。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沈芸菲以为要恍如隔世时,有人猛烈都敲击着门,最后是硬生生将门撞开了。

是傅一心,她收到消息,从机场赶来,第一次全身乱糟糟的,一张脸苍白得厉害,远远奔过来,抓着沈芸菲,甩手给了沈芸菲一巴掌: 你的心是真的狠,他要死了。

沈芸菲恍若未闻,只漠然地盯着傅一心,仿佛了无生气。

傅一心看着,再也绷不住了,捂了脸,哭得撕心裂肺: 你去见他吧,我说谎了,我只是想逼他离开你。我在赌,命和你之间,他会选择命。就算再喜欢你,也大概是要放弃的。

周若昀是特工,是很早很早以前就被挑选进军校的特工,然后一直在日本人那做卧底。

傅一心是无意间发现这个秘密的,却不动声色,暗中替他在日本人那边打点关系,每次任务时,默默地陪着他。

就连出国也不过是因为周若昀当时的一个任务需要,她去得毫不犹豫、无怨无悔。

可她再回来,就多了一个沈芸菲。

今天是周若昀的最后一个任务。

沈家灭门那次,周若昀是去了,可他是打算救人的,因为救下沈芸菲,那双手也废了。

沈芸菲第一次出现时,他便知道,她是带着复仇的目的来的,可他有任务在身,傅一心认准了他不能说、不能解释,所以编了那么大的一个谎言。

傅一心赌命和沈芸菲之间,他再喜欢沈芸菲,也是要放弃的,只要他们不在一起,她傅一心就赢了。

沈芸菲忽地浑身一震,许久都没回过神来: 你说什么? 然后,她像醒过来一般,猛地上前抓住傅一心的肩,力气大得像要把傅一心摇得散架似的。

傅一心说: 我不甘心,明明都是我,我看过他的种种,我陪他那么久,最后却抵不过他看你的第一眼,所以,我错了,你去见他吧

沈芸菲还没等傅一心说完,就一把推开她,颤抖着身子踉跄地奔了出去。

一路奔去商会的路上,她的手心、膝盖都因为摔了无数次,磕出了血,她却根本不理会,在枪林弹雨里疯狂地找周若昀。

商会四周都是激战过的惨状,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鲜血,沈芸菲的一双眼仿佛也被染红得可以滴出血来。

她一遍一遍地翻那些尸体,一遍一遍地喊周若昀的名字。

最后,她的十根手指都磨破了,才在庭院的隐蔽处翻出了他。

周若昀躺在血泊里,那张苍白的脸上全是血,看着她却依旧笑得眉眼弯弯,笑得那般温柔。

沈芸菲浑身颤抖得不成样子,抱着他,小心翼翼,一笑,泪就流了满面: 笨蛋,我只是误会你了嘛,你不能解释,可以逃啊,逃到哪里都好,只要活着就好。

周若昀摇了摇头,微凉的手指颤巍巍地伸出来,替她轻轻地擦泪,却是越擦越脏,越擦越慌: 不逃,这兵荒马乱的年代,谁知道错过一时是不是就错过了一辈子,我不能逃,也舍不得逃,我死也不会逃。

9.嗯,我愿意

三个月后,沈芸菲出现在正南路的军校医院里,偷偷摸摸地去给周若昀送鸡汤时,被周夫人抓了个正着。

周夫人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许久。

沈芸菲低着头,支支吾吾地说: 周夫人,我只是想送碗汤,送完,我就走

良久后,周夫人叹了口气,说: 走什么走,进来吧,我儿子等你不知道多久了。 然后,她停顿了些许,扭头看着窗说, 以后整个周家都怕是你的了,我可管不住了。

那天,是沈芸菲亲手将周若昀拖回来的,仿佛疯了一般,拉着一个一个的医生求他们救他,别人再硬的心肠也该化了。

沈芸菲和周若昀一愣,随即四目相对,徐徐笑开了。

沈芸菲小姐,你愿意当我们周家的少奶奶吗?

嗯,我愿意。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天天御宅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