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桃之夭夭 > 桃之夭夭 19年1月号B > 附加遗产(五)

附加遗产(五)

来源:桃之夭夭桃之夭夭 19年1月号B作者:飞言情

《附加遗产》

作者:水千丞

连载五

Luca果然没有再来上过班,温小辉开始还真有点不习惯,头几天大家还在八卦这件事,但热度很快就降了下去,工作室又恢复了常态,就好像从来没存在过那个人。

这件事过去半个月后,有一天小艾跟温小辉八卦,说自己听到Raven和琉星聊天,Luca是因为那辆车惹的祸,他不是本地人,买不了车,一查就查出来了。这八卦很笼统,说得很模糊,具体情况如何,他们只能猜测了。

这期间,罗总约过温小辉两次,温小辉均以各种理由拒绝了,弄得罗总也不太痛快。

温小辉提着一颗心,等着Raven找他麻烦,但Raven除了不怎么理他之外,暂时没有更多的举动。除了雪梨不再来找他,也不接他的电话之外,他的工作一切照旧。

转眼间,就进入了全国高考月。

有天吃饭的时候,温小辉问起了洛羿的志愿。

洛羿点头道: 我已经想好了。

去哪个国家呀? 温小辉有些期待地问, 到时候我可以去找你玩吧。我还没出过国呢。

洛羿头也不抬地吃着菜: 我不出国。哦,你想去哪儿,暑假我们可以去旅游。

啊? 温小辉相当不解, 那么多全世界出名的大学,你都不感兴趣?

洛羿摇摇头。

为什么啊?

洛羿的筷子顿了顿,他抬起头,冲温小辉一笑: 如果我说,我是舍不得离开你呢?

温小辉一怔,随即嘁了一声: 我看你是舍不得你那一屋子乱七八糟的收藏吧。

我是说真的。 洛羿放下筷子,十指交叉抵着下巴,认真地看着温小辉, 小辉哥,我长这么大,第一次体会到 家 的感觉。我读过很多书,听过很多故事,他们都把 家 描写得很温馨美好,可我一点也体悟不到。陪伴我长大的,不是父母,而是书和保姆。直到有你之后,我才知道家和亲人的可贵,所以,我对国外的大学不感兴趣,它们能教我的,我不上大学也能学到,我会留在本地。

温小辉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干吗呀,突然这么肉麻。

洛羿轻笑: 我是认真的。

温小辉笑了。能被人信任与依赖,让他也体会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和温暖。越是和洛羿相处,他就越喜欢这个几乎完美的男孩儿,他甚至渐渐开始觉得,洛雅雅留给他的最宝贵的遗产,不是房子和金钱,而是这个没有血缘关系,却让他倍感亲切、一见如故的外甥。

洛羿拿纸巾轻轻擦了擦嘴,低声说: 何况,在这个地方,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温小辉随口问道: 做什么?

洛羿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挡住他的眼睛,他笑着说: 很多有趣的事。

温小辉以为他说的是他那些杂乱的爱好,就附和道: 是啊,说不定大学期间,你还能再搬回来一堆奖杯。对了,你要学什么专业啊?

我打算双修金融和法律。

唉,挺普通的嘛,我还以为你们这种天才少年,都会去学一些特别冷僻的,像什么数学、考古之类的专业。

那些可以作为兴趣,不适合做职业。

是啊,多不好找工作 不过,你肯定不用为工作的事发愁。

洛羿很自然地说: 你也不用发愁,如果工作上不顺心,大不了就辞职,我养你。

温小辉笑嘻嘻地开玩笑: 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被人包养,然后我每天就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就可以了 可惜啊,这话要是换个人说就好了。

为什么要换个人?你怕我养不起你吗?

温小辉揉了揉他的头发: 你还没成为男人,少学大人说话。

洛羿满不在乎地用一种成熟的口吻说道: 是不是男人,跟年龄没有太大关系。

温小辉调笑道: 等你过了十八岁,再跟我讨论这个问题吧。

洛羿依旧看着他: 上次讨论你喜欢的类型,你只说了外表,那么内在呢、性格呢?你喜欢什么样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

好奇。

好奇什么?

洛羿笑道: 我要看着你,避免你被不适合的人抢走。

温小辉哈哈笑了两声: 别逗了你。 他放下筷子, 我吃完了啊。

你没吃多少啊。

最近胖了点,在节食。 温小辉拿着手机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洛羿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直至消失在楼梯口。

温小辉回到房间后,重重地呼了一口气。他总觉得,洛羿对他有一种莫名的执着,也许是因为他现在是洛羿仅剩的亲人,所以便对他格外依赖,可他不喜欢洛羿成长为一个过分依赖他的人,这对两人都没好处。

温小辉当即决定减少来这里的次数,他甚至考虑要不要去雅雅的房间睡,可要睡在一个往生之人的房间里,他多少有点发怵。他这人胆子其实挺大的,就是有点迷信,挣扎了一下,还是放弃了。

临近高考的时候,洛羿的学校放假了。他已经免试被录取,别的学生最关键的时刻,他却提前开始了暑假。两人计划着去旅游,可温小辉怎么都排不出假期,颇为郁闷。

温小辉翻着日历,唉声叹气。

小艾凑了过来: 干吗呢你?

小艾,你说,我要是想请一个星期的假,Raven能批吗?

小艾点点头: 能啊。

真的?

婚假、丧假、病假、产假,你随便挑一个。

温小辉白了她一眼: 走开,讨厌死了。

小艾嘻嘻笑道: 在聚星实习,你还想请假,做梦吧,你要干吗呀?

想出去旅游嘛。

小艾拍拍他的肩膀: 别想了,亲,好好工作吧。

工作室的门开了,小艾扭头看了一眼,小声咋呼道: 哇!好帅!你快看,来了一个大帅哥。

温小辉一扭头,嗬!居然是那个在慈善晚会上见过一面的太子爷 邵群。

小艾一把推开温小辉: 别跟我抢客人啊。

温小辉嘁了一声: 谁要跟你抢,你放一百个心,他轮不到你伺候。

为什么啊?

正说着,Raven就从办公室走了过来,一脸惊喜地说: 邵公子?!哎呀,真是蓬荜生辉啊,您要来,怎么不提前打声招呼,我怕我们招待不周啊。

邵群环视了一下工作室: 开车路过,正好头发长了,来修修。

Raven的脸笑得跟朵花一样: 您坐,您坐,刚好我今天在工作室,要不,让谁碰您的头发,我都不放心,那我

他吧。 邵群顺手一指温小辉。

温小辉愣了愣,顿时有些臭美地想,莫非这邵公子看上他了?

Raven的笑容僵住了: 呃,他是实习生,我担心他做不好。

没事,不过是修短一点。 邵群旁若无人地坐在椅子上,看了一眼腕表, 速度快点,我一会儿还有事。

Raven看了温小辉一眼,使了个眼色: 去吧,仔细一点啊。 口气里有一股刻意掩饰过的酸。

温小辉心想,是不是又得罪Raven了?他最近看到Raven都恨不得贴着墙走,今天这可真是躺着也中枪。

温小辉轻咳了一声,走了过去: 邵公子,我先给您洗一下头发吧。

邵群道: 不洗,直接剪吧。

哦 好。

温小辉拿出工具,看着镜子里邵群英俊的脸。他虽然不会看相,但做了一年多的服务行业,察言观色的本领练得炉火纯青。

邵群一看脾气就不大好,而且谁都不放在眼里,他怕自己出什么纰漏,被Raven抓着把柄把他炒了。

邵群在镜子里和他对视: 你紧张? 目光犀利。

温小辉笑道: 有点,我怕剪不好,您的头发,我可赔不起。

邵群嘲弄地一笑: 剪不好能怎么样,我会吃了你吗?

温小辉干笑两声: 您想要什么样的发型?

有点扎脖子,你看着办吧。 邵群说着就低头玩起了手机。

温小辉决定保险一点,按照原发型修短。他先给邵群修齐了发梢和后脑勺的头发,因为邵群一直沉默着,他一时忘了自己到底在给谁剪头发,习惯性地用手按住邵群的太阳穴,迫使他抬起脸: 抬头,我看看。

邵群脸上顿时显出一丝不耐烦。

温小辉猛地松开了手,手指尴尬地僵在空中。

邵群皱起眉: 你有病啊,怕我干吗?

温小辉心想,还不是你吓人。

邵群收起手机,看着镜子里的他,道: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温小辉摇摇头。

邵群轻扯嘴角一笑: 猜猜。

温小辉眨了眨眼睛,调笑道: 难道您对我念念不忘?

邵群微眯起眼睛: 挺有自信啊。

温小辉堆起假笑: 我开玩笑的。

邵群跷着二郎腿,毫不客气地说: 你要是不化妆,应该还能看看,可惜,我最烦男人涂脂抹粉,看着倒胃口。

温小辉暗骂道,去你大爷的倒胃口。他心里不爽,语调也跟着飘忽起来: 那邵公子您找我有何贵干啊?

找你帮个忙。

温小辉实在想不出,他们素昧平生,他一个穷光蛋小助理,能帮这位大爷什么忙。

邵群看了看四周,今天人少,他们坐在角落,应该没人听得到他们的谈话。他低声道: 我跟你说的事,你嘴要严实点。

温小辉受不了这种紧张的气氛: 要不,您还是别跟我说了吧。 他不知道自己能帮邵群什么,再说,他也不想帮。

邵群瞪着镜子里的他。

温小辉小声说: 您说吧,我保证嘴严。

聚星最近在谈一项投资,你知道吧?

温小辉点点头。

挺巧的,那天慈善晚会上,那个投资公司的老板跟我聊了一会儿,问我感不感兴趣,可以合股。

哦。 温小辉等他往下说。

我对这个项目还是挺看好的,但是,你们老板要价太高了。 邵群面无表情地说, 而且三天两头改主意,他们意见也不太统一吧?

嗯,我们有三个老板呢,肯定意见不一样嘛。

所谓不一样,是还有商量的余地,还是背道而驰、完全不可能达成一致?

呃 老板的事,我不太清楚。 温小辉虽然知道一点,可哪儿敢跟邵群乱说,他现在太好奇邵群到底要找他干吗了。

邵群笑了笑: 我直说吧,我对你们工作室缺乏了解,我需要一个人帮我了解它,现在聚星工作室是三个人的,可最终我们只能采纳一个人的意见,只会跟一个人签合同,你愿不愿意帮我挑选一下?

温小辉终于听明白了,邵群是想找他当内奸啊,什么挑选一下,说得好听,不就是想让他监视三个合伙人,给邵群送有用的情报吗。

温小辉刚要张嘴,邵群抢先道: 你的报酬是二十万,预付十万,另外,保证你在新的聚星有一席之地。

温小辉迟疑道: 邵公子,我能问问您为什么找我吗?

你有野心,也有接近老板的机会。

可我没胆子。 温小辉的手穿梭在邵群的发间,看着黑色的头发茬儿唰唰如雨下。

他的眼睛再也不敢看邵群了: 邵公子,我既不知道怎么做,又不敢做什么,聚星未来怎么样,我就随波逐流吧。这段对话,我就当没听过,成吧?

邵群扬唇一笑: 挺谨慎啊。

温小辉干笑两声。他现在只想赶紧把这个瘟神送走。邵群说的话,让他有相当不好的预感,他离开校园后第一个工作的地方,真的要分崩离析了?Raven再刻薄功利,对他也有知遇之恩,聚星更是让他学到了很多东西,他对这个地方有感情。虽然他不知道邵群究竟会让他做什么,但肯定没什么好事,他可不想掺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邵群掏出手机递给他: 你的电话号码。

温小辉有些迟疑。

输进去啊。

温小辉还是不太敢拒绝邵群,这个太子爷骨子里就透出一股不容人拒绝的霸道,他只好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邵群把手机揣回兜里,低声说: 好好想想吧。 说完,他闭上眼睛,竟开始养神了。

不用再正视邵群的眼睛,温小辉松了口气,快速给邵群修好了头发,然后客客气气地把人送走了。

邵群一走,Raven就过来了,紧张地问: 邵群说什么了?你没说错话吧?

没什么呀。

那你们刚才聊什么呢?

温小辉神色如常: 他问我平时怎么打理头发,他一睡醒,头发就会翘起来。

Raven眯起眼睛: 他想干什么,都问你要电话号码了。

温小辉道: 我真不知道。

别说我没警告你,邵群不是你能处的,这种人都不长心的。你自己掂量好轻重,以后让他多带些朋友过来。

知道了。

下班回家,温小辉在公交车上给洛羿发微信。他为了能在这时候和洛羿聊天,打发通勤时间,特意不坐更便捷的地铁,改乘公交车。他每天都要跟洛羿汇报、抱怨、八卦一下工作上的事。

很多事他既不好跟朋友说,又不能跟他妈说,就全都跟洛羿说。跟洛羿聊天特别放松,洛羿是他接触过的、最好的倾诉对象。

洛羿总是能在适当的时机说出他最想听的话,他不跟洛羿说一会儿话,都好像一天有什么事没完成一样。

刚把邵群的事发过去,洛羿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怎么了?

洛羿道: 是那个邵家的邵群吗?

是啊,你也知道啊。

嗯,听过,他具体怎么说的?

温小辉就按照记忆复述了一遍。

洛羿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下,道: 你应该拒绝他,不过,拒绝的方式不太对。

我当时也没多想,反正觉得我干不来他说的事。

你们那三个老板,做造型是好手,但没一个会做生意,要不然,也不会到现在都没把工作室扩张开来。他们跟人家正经的商人玩,是绝对玩不过的。照我看,邵群这帮人想要的只是 聚星 这个名字,而不是你们的工作室。他今天说的,多半是在套你的话,从你的话里分析出三个老板不合,他能把 聚星 弄得越散,他就能省更多的钱。

温小辉听得一愣一愣的,想着邵群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就感到头皮有些发麻。邵群也不过二十岁出头吧,没比他大几岁,是他太蠢,还是世界上聪明的人太多?

小辉哥,你在听吗?

哦,在,你接着说。

根据你的描述,Raven有点小聪明,晓妍又自大又愚蠢,其实琉星才是真正有智慧的人。他的智慧体现在有自知之明。他坚持不开分店、不砸招牌,才是最能保住 聚星 和自己声誉的方式,可惜现在是市场化的时代,他做不了主了。你看罗总为什么跟Raven来往最密,因为Raven最有野心,也最没有底线,很容易被打动。邵群也是看中这点,才从你下手,因为Raven带了你去晚宴,他自然会认为你和Raven关系不错。

那 那他究竟想干什么?

如果你收了他的钱,就要对他言听计从,他会通过你,把三个合伙人彻底离间,让他们连好聚好散都做不到,直接撕破脸皮,把工作室弄得乌烟瘴气。这时候邵群就可以狠狠地往下压价,这就是他想干的。

温小辉听得背脊发寒,他哆嗦着说: 还好我没答应

嗯,你没答应是对的,因为如果有需要,邵群会把你扔出去顶罪,与那个最终和他签合同的合伙人继续哥俩好,到时候你在圈子里就再也混不下去了。

我去,太黑了,我跟他无冤无仇的

洛羿淡淡地说: 生意场上就是这样。你没上当就行,以后这样的事一定要告诉我,不要自己做决定。

好,我绝对跟你商量。那个,你说我拒绝他的方式不对,是什么意思?

你本来有机会反过来利用他,为自己在未来的 聚星 谋到一个很好的职位的。现在有点晚了,不过,也不一定,他要了你的电话号码,看他下一步的打算吧。总之, 聚星 是这个圈子里数一数二的牌子,对你的职业生涯至关重要,所以,只要还有希望,尽量别离开这里。邵群如果联系你了,你再告诉我,我教你怎么做。

好、好、好。 温小辉简直想给洛羿拜上三拜,这孩子的脑子实在好用得吓人,如果是个成年人也就罢了,偏偏还是个少年,不能不让人佩服。

洛羿笑道: 你别紧张,就算你拒绝了邵群,他也不会拿你这个小实习生怎么样的。

你不知道,他那个人给人的感觉就特别霸道,估计是背景太强大了,说一不二的,我跟他说话都有点发怵。

你越是这样,他越是觉得你好控制,还会继续骚扰你,下次见到他,硬气一点。

好,我尽量。 温小辉笑道, 欸,我跟你说了没有?他长得特帅,身材又好,现在跟李桦在一起呢。你知道李桦吗,现在很红的演员。不过,我觉得也不是特别漂亮吧 他说着说着就跑题了,自恋地摸着脸, 我要是穿女装,比她好看吧。

洛羿扑哧一笑。

温小辉有点羞恼: 笑什么啊你,我好歹也能打个九十分。

洛羿低笑两声: 是,比她好看多了。但是,我觉得邵群没安好心,你绝对不能和他有任何关系。

当然了,我又不傻。

我是说真的,你一定会被他利用,所以保险起见,离他远点。

知道了。

洛羿放软了语气: 你一点处事经验都没有,还特别容易相信别人,我真的很不放心你,你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你说。

不管你接触什么新朋友,对什么人有好感,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怕你遇人不淑。

温小辉哈哈笑道: 你当我小孩儿啊,没事的。

答应我吧。

好吧,我答应你。

洛羿满意地道: 这就对了。

温小辉叹了口气: 我怎么觉得咱俩的位置对调了,你比我更像长辈,更像监护人。你什么都会,什么都好,我 我好像都没为你做过什么。

洛羿的声线温柔如羽毛: 你待在我的身边就够了。

温小辉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回到家,母子俩一边吃饭,一边打嘴仗,不亦乐乎。帮他妈收拾完碗筷,他们靠在沙发上看电视。

冯月华眼睛盯着电视,突然问道: 小辉,你最近心情很好啊,说实话,是不是谈恋爱了?

没有。 尾音拉得长长的。

哼!隔三岔五不回家,一天天乐得跟 二缺 似的,还说不是谈恋爱了?

妈,我是您亲生的吗?哪有人骂自己儿子 二缺 的?

说实话。 冯月华拧了一把温小辉的大腿。

哎哟! 温小辉捂着大腿躲到沙发一角, 哎呀,真没有,我都说了,我谈恋爱会告诉您的,您以为真爱那么好找啊!

嗯,找到了,人家又未必看得上你。

温小辉撇撇嘴,小声说: 我肯定是捡来的。

你手机在响。

温小辉跳下沙发,去卧室拿手机,打开一看,是个提醒,而且是几个月前就设定好的 雪梨姐的生日。

温小辉一拍脑门儿,他居然给忘了。把提醒关掉后,他在不大的卧室里来回踱步,思索着要不要给雪梨打个电话。

雪梨是真的生他的气了,好像都不打算再搭理他了。他也很后悔,可又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想来想去,他决定打最后一个电话,祝福一下,如果雪梨还是不理他,那也没有办法了。

深吸一口气,他拨通了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后,居然接通了,温小辉激动坏了,刚想大声说 生日快乐 ,突然觉得电话那头的声音很不对劲。

太安静了,这个时间应该正是庆祝生日的时候,怎么会这么安静呢?接着,他就听到一个颤抖的、哽咽的声音。

温小辉的心已经揪起来了,他小心翼翼地说: 雪梨姐?

那头传来低沉发抖的声音: 小辉

雪梨姐,你怎么了?

小辉,你帮帮我,我 雪梨泣不成声。

你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了?

我、我前夫来了,就在客厅里。我不敢出去,也不敢报警。报警我就完了,我该怎么办 她发出带着恐惧的哭声。

温小辉握紧手机,沉声道: 你等我,我现在过去,一定不要开门。

他挂了电话,往外走去。

欸,你要出去?

妈,我一个朋友喝醉了,让我去帮她开车,我一会儿回来啊。

这么晚了,她不会打车吗。

她都醉成那样了,能记得给我打电话都不错了。您先睡吧,我很快回来。 温小辉穿上鞋,带上门走了。

温小辉出门打了辆车,一路上催着司机快点。广播里正放着郭德纲的相声,那逗贫的频率之高,听得他烦躁不已。

雪梨曾经在喝多了的时候,跟他说过她的前夫。他们俩是高中同学,在一起好多年,大学毕业就结婚了。她的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前夫却求职屡次碰壁,面对妻子的成功和各方面的压力,逐渐染上酒瘾,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暴躁易怒、游手好闲,每天疑神疑鬼,不断地跟她要钱,一言不合就会动手。她是从老家逃出来的。

到了京城后,她的主持生涯迈上了更高的台阶,可来自前夫的骚扰也一直没断过。这次她的新住所显然又被那个畜生知道了。

温小辉不断握紧拳头又松开,试图缓解自己的紧张。他倒不是怕那个男的,一个长期酗酒的人,体力能好到哪儿去。他只是一想到雪梨被这么个人渣勒索,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就克制不住地愤怒。

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吓了一跳,拿出来一看,是洛羿打来的,他道: 师傅,把广播关了。

车里陷入安静,温小辉接了电话: 喂,洛羿。

舅舅,你洗澡去了?

啊,是啊。

我给你发的短信,你看到没,明天世贸要封路,你记得早点出门,别迟到了。

哦,好,我马上看。

洛羿沉默了一下: 你在哪儿呢?

我在家啊。

电话那头又沉默了。

温小辉没来由地一阵紧张。

洛羿开口了,声音有些低沉: 你为什么要撒谎?

温小辉吞了口口水。

你家的背景音跟你现在所处的环境不一样。你要是出去玩,不至于跟我撒谎,你这是要去哪里?

温小辉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好像通过电话他都能看到洛羿那双深邃而又明亮的眼睛,正用审视的目光盯着他。他支吾道: 嗯,朋友喝醉了,我去接她。

那你接到朋友之后,让你朋友跟我说两句。

温小辉有些恼羞成怒: 你管那么多大人的事干吗啊!

说完,他有点后悔,因为电话那头又沉默了。毕竟洛羿也是好意,洛羿的沉默让他有点心虚。

你是大人吗?不是成年了就叫大人。

温小辉心头的小火苗噌噌地往上蹿: 我怎么就不是大人了?!又不是全世界只有你懂事。

这是两人认识三个月以来,第一次有不愉快。温小辉心里很不舒服,一边为雪梨着急,一边又和洛羿吵架,可他的性格又是不服软的,他又没做错什么,只是不想把洛羿牵扯进来。

洛羿道: 这个问题我们之后再讨论吧,现在告诉我 你在哪儿,要去做什么。 他加重语气, 不要撒谎,我会知道的。

洛羿的口气有种不容置喙的霸气,好像一丝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温小辉提起一口气,想把电话挂了,可就是怎么都下不了手,他有点害怕洛羿生气

洛羿放软了语调: 小辉哥,你今天才答应我,不管什么事都会告诉我,不瞒着我,你只是随口说说的吗?

不是。 温小辉无奈,只好把雪梨的事说了。

洛羿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这种事你怎么能不告诉我?!你就不怕有危险?

温小辉不以为意: 我还打不过一个醉鬼吗?

万一他今天没喝酒呢?万一他不是一个人呢?万一他带了武器呢?这些万一,哪怕中了一个,你 洛羿重重地叹了口气, 地址。

温小辉被他说得特别没面子,不是谁都能坦然接受一个比自己小的人的训斥的,可温小辉又无法反驳。

地址。 洛羿重复了一遍。

他的语气很重,温小辉听出他是真的生气了,一阵心慌,忙把地址说了出来。

在我到之前不准进去。 洛羿说完,就挂了电话。

温小辉使劲搓了搓头发,感觉脑袋都要变大了。

到了雪梨家楼下,温小辉犹豫着是等洛羿来,还是马上冲上去,正摇摆不定呢,雪梨的电话打来了。

温小辉一接电话,心脏就揪在了一起,因为他听到有人在踹门和吼叫。

雪梨哭得声音直颤: 小辉,你在哪儿,我好害怕。

温小辉用尽量镇定的声音安抚着她: 我已经到楼下了,现在就上去,你别怕。 他冲进楼道,想顺手拿点什么东西防身,结果这小区太高级了,连立在墙根的扫把都找不到,他干脆把垃圾桶拎上了。

到了雪梨家门口,温小辉不断地按着门铃,一身血液已经沸腾了起来。

他好几年没打过架了,从小到大,谁敢笑话他娘炮,他保证把对方打得趴在地上求饶,让傻帽看看谁才是真爷们儿。好歹他有个从小把他当兵训的退伍特种兵老爹,还真没在打架上吃过亏,所以他敢一个人来。

门里传来醉醺醺的大喊: 谁!

我是雪梨的男朋友,你是谁?

这个婊子,我就知道他有男人! 噔噔的脚步声响起,接着大门就被打开了。

门一开,温小辉就飞起一脚踹了出去。

打架这种事,就得先发制人,雪梨的前夫被他踹翻在地后,他扛起垃圾桶就砸了过去。这醉鬼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用垃圾桶劈头盖脸地砸了一通。那垃圾桶是铁皮的,虽然不重,但也能打得人站不起来,他进门不过半分钟,那人已经躺在地上直哼哼了。

温小辉把垃圾桶一扔,朝那人的小腿踢了一脚,鄙夷道: 会打女人算个屁,孬种。

他跨了过去,往卧室走去: 雪梨姐,你开门吧,没事了。

卧室的门打开了,雪梨披头散发地扑进他的怀里,大声哭了起来。

温小辉轻拍她的背脊: 好了,好了,不哭了,眼睛要肿了,明天上妆都遮不住眼袋的,哭出细纹来可是消不掉的哦。

雪梨抽泣道: 小辉,我怎么办啊?

不行你就报警吧。

报警我就完了呀,我好不容易才有现在的一切

温小辉叹道: 难道你要一辈子受他威胁吗?你这样有人身危险啊。

雪梨摇着头,呜呜直哭。这个平日里一向强势的女人,此时脆弱得如同风中的残柳。

温小辉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 你先去洗把脸,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把雪梨送进浴室,温小辉下了楼,那醉鬼还在地上躺着,脸上浮肿,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被他打的。

他从衣架上拿起雪梨的围巾,打算把那人绑起来,再想办法。

他刚走过去,地上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猛地踢向他的脚踝。

脚踝一痛,温小辉的身体栽了下去,砰的一声,他摔倒的同时,脑袋磕在了实木茶几上。这一下把他撞晕了,他滚倒在地,心里暗叫完蛋了。

雪梨的前夫扑了过来,一屁股坐在温小辉的肚子上,两只手狠狠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雪梨的前夫眼睛赤红、瞳孔涣散,根本不像个正常人,酒精已经剥夺了他的理智,让他变成了承载愤怒、忌妒、怨恨和不满的怪物。

温小辉的脖子被瞬间勒紧,空气陡然消失,温小辉挣扎起来,用拳头拼命往那醉鬼的头和脸上狠狠地砸。

可一个失去理智的人似乎感觉不到疼,他仿佛是一心想要置温小辉于死地。

温小辉发不出声音,只能拼命地蹬踹,楼上的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雪梨根本不可能听见,胸腔里的空气骤减,窒息的痛苦让他眼睛充血、大脑发晕,手脚越来越无力。他不敢相信,难道自己会死在这里?

洛羿

一个花瓶在醉鬼的脑袋边上炸裂了,醉鬼两眼一翻,头上血流如注,身体也跟着软了下来。就在他要扑倒在温小辉的身上时,他的领子被人揪住了,一百五六十斤的身体,像垃圾一样被扔到了一边。

温小辉用充血的眼睛看着如天神般立在他的面前、于危急时刻救了他一命的洛羿。

洛羿将温小辉抱了起来,放到沙发上,轻轻给他顺着胸口: 平缓呼吸,不要着急。

温小辉抓住洛羿的手,有些后怕,有些感动,有些委屈。各种情绪混在一起,令他的眼眶都红了。

洛羿抹掉他眼角的眼泪: 没事了,我在呢。

洛羿没有说什么 我警告过你 我早说了让你等我 之类的话,只是温柔地安抚着,让刚受过惊吓的温小辉感到了满满的温暖和安心。他特别后悔没听洛羿的话,当他感觉自己快要被掐死的时候,他唯一的念头就是洛羿会不会来救他。不知不觉,他对这个少年的信任和依赖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洛羿给他倒了杯水,喂他喝了下去。他的脖子疼得好像快要断了,勉强发出沙哑的声音: 谢谢。

洛羿摸着他的头发: 你真要吓死我吗?下次绝对不可以这样了。

温小辉点点头。

你休息,我处理一下。

洛羿说着就要拿手机,温小辉一把抓住他的手: 不能报警,雪梨姐是主持人。

洛羿皱眉道: 那要怎么办?这个人非法入室,还伤了人,现在他也受伤了,不报警要怎么处理?

温小辉被这个问题难住了。

这时,雪梨正好下了楼,她被楼下的景象吓傻了,短促地尖叫了一声,随即捂住了嘴,噔噔地跑下楼: 小辉,你没事吧? 她恐惧地看着倒在地上、头破血流的前夫。

温小辉摇摇头: 现在怎么办?

雪梨急得又要哭出来了,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洛羿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冰冷: 报警吧,你的前途重要,还是命重要?

雪梨使劲地摇头,满脸为难。

那你只能杀了他。

此言一出,雪梨和温小辉都怔住了。

洛羿平静地说: 你有很充足的证据证明他非法闯入你家,对你施暴、勒索钱财,你出于正当防卫杀了他,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以后你也不用受他骚扰了。

温小辉猛地揪住洛羿的领子: 你、你说什么呢?别拿这种事开玩笑。

雪梨咬紧了嘴唇,纤瘦的身体克制不住地颤抖着。

洛羿继续道: 他现在只是脑袋破了,几个小时内死不了,你可以就这么放着,等他失血过多。但是,法医鉴定的结果可能会对你不利,你也可以再给他一下子,这样的现场,足够你辩护正当防卫。

温小辉猛地坐了起来,声音都在抖: 洛羿,你别说了!你、你疯了吗?

洛羿低头看了他一眼,黑曜石般的瞳孔像两个黑洞,让温小辉有些胆寒。突然,洛羿笑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开玩笑的。我只是太生气了。这个王八蛋伤了你,我真希望他去死。

温小辉松了口气: 你别吓唬我。这样吧,我们把他拉走送去医院,他要真有个好歹还麻烦了呢。雪梨姐,屋子你就自己收拾吧,不行的话,你就再换个地方住吧。

雪梨点点头,含泪道: 小辉,谢谢你。

温小辉忍住疼,笑了一下: 没事,我不会让人在我眼皮子底下欺负我姐们儿的,你早点休息吧,再联系。

洛羿冲雪梨微微一笑,那笑容里渗出的丝丝冰冷,让雪梨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天天御宅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