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桃之夭夭 > 桃之夭夭 19年1月号B > 爆肝!教授劫货又劫心

爆肝!教授劫货又劫心

来源:桃之夭夭桃之夭夭 19年1月号B作者:飞言情

爆肝!教授截货又劫心

作者:不见戎生

简介:顾矜白在全息网游里爆肝几天的任务竟然被突然出现的海盗截了和!到了学校,顾矜白却发现新来的教授有点眼熟 他手腕上的文身怎么和海盗的一样?!

(一)塞壬号

仲夏凉夜,风平浪静,有海鸥滑翔过天际。一艘庞大的皇家运货船缓缓驶来,桅杆上的巨大黑色旗帜表面,是令西西里海盗闻风丧胆的 塞壬号 图腾。

甲板上,水手燃起一束束火把,聚在一起大口喝着朗姆酒,满口荤段子地叫嚷打诨着。

快要到皇家港口了,我可想西港韦斯顿家那群姑娘

我就说嘛,哪有海盗不长眼敢劫咱们塞壬号!

年轻的船长突然推开门大步走出来,高跟鞋踩踏在地面上发出噔噔的声音。

她红唇轻启,吐出的话比西西里海上的风还冷: 各归各位,起雾了。

醉醺醺的水手们猛地抬起头。不知何时,原本平静的海面上起了障目海雾,咸湿的海风裹挟着冰粒吹得人脸颊生疼。

船长,这天气毫无征兆,会不会是

老水手的话还没说完,船体骤然倾斜。

甲板上的木酒桶尽数倒地翻滚,有人狼狈地摔在甲板上,正欲爬起来,却发出惊恐的叫声。

海、海怪!

海浪骤起,狂风怒号,风暴中心的黑暗漩涡中显露出一只绿色的瞳孔,数只触手破空而来,气势吞天噬地。

年轻的船长一跃而上,自后腰抽出两支长枪,她几乎是瞬间就完成了瞄准射击,砰砰砰三声,血浆炸裂,那触手居然断了。

不远处,一艘黑铁铸的幽灵船,破开重重迷雾缓缓驶来,不过瞬息就近了塞壬号的船身,眼看着就要撞上。

阿诺!转向避开!

一片混乱中,谁也没注意到一个身影敏捷地在两船交接的一瞬翻上了塞壬号,他手持老式左轮手枪,黑色斗篷融于夜色。

迟了 他笑声低沉, Sorry lady(对不起,女士),货是我的了。

年轻的船长愣怔间还没来得及回头,后脑突然被抵上一个冰冷的枪口。她从面前破碎反光的玻璃上,看见那人笑着,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砰!

[任务失败!]

[你已死亡,请选择是否回到起始大厅!]

顾衿白猛地取下游戏头盔,狠狠地砸在桌面上,气得鼓着腮帮子像一只河豚。

《降临》是自2065年起风靡全球的全息网游,由中央电脑发行,旨在开发脑域,如今开服三年就吸引了全球七成的年轻人。

游戏地图据说是以古地球为模板创建,地域十分宽广,目前开服半年,已经被玩家开荒出来的大陆有:中央大陆所罗门主城,极寒冰原覆盖的北方大陆伊利萨姆,东方是蛮荒远古之地,西方大陆是精灵族为主的卡斯帕城。

其中最不受欢迎的,是南方大陆 临海的亚热带气候促使植物长得高大,虫兽遍地,同时作为最大的贸易港口,往往海盗盛行。

顾矜白命里犯水,随机降临在了南方大陆,还是最弱势的人类。她这次要执行的是皇家运货的进阶任务,货里尽是些玛瑙玉石、绫罗绸缎、茶叶香料,金额巨大。

她勤勤恳恳建了一支贸易船队,船队里的水手还大半是花钱买来的NPC。她连着不眠不休地爆肝了三天,终于眼见着要到港口了,谁知半路被人给截了和。

顾矜白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脸上带着冷笑: 破游戏,不玩了!

她刚站起身活动着肩颈,手机就响了。随着叮的一声轻响,空中弹出一个虚像。

阿白,辅导员说了,你再继续请假,就要被记过处分了,是要通知家长的。 吊儿郎当的男生叼着支铅笔,优哉游哉地转过头, 哟,没在玩游戏了?

顾矜白愤恨难平,气鼓鼓地瞪他一眼。那男生见状一愣,随即爆笑起来: 哈哈,谁惹你了这是?快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顾矜白翻了一个白眼,丢下一句 等着姐姐去揍你 就挂断了电话。她打开衣柜,翻找了半天,终于翻出皱巴巴的校服,又慢吞吞地熨烫服帖了才穿上出门。

报告

讲台上的教授转过头,看向门口的女生。

校服干净整齐,整个人文静秀气,一米七的个子往那儿一站,几乎整个阶梯教室的学生都扭头看向了她。

对不起,老师, 顾矜白笑得谦虚有礼,带着几分恰到好处的歉疚,让人无法心生一丝怒气, 我来迟了。

教授点点头,声音低沉悦耳: 顾矜白?

顾矜白点点头,镜片后面的大眼睛分外诚恳: 是的。

那教授镜片后的眼睛微眯起几分,仿佛脾气极好地笑了笑: 顾同学,请进吧,下不为例。

顾矜白在同学们惊诧的目光中,脚步十分稳地走到最后一排坐了下来。她抬头环顾四周,又抬头看了看依旧注视着自己的教授,耸了耸肩,趴下开始睡觉。

她旁边的女孩子倒吸一口凉气,悄无声息地挪远了几寸。果然,下一刻,大提琴般淳厚动听的声音传来: 顾同学,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

纪樊扑哧笑出声。

(二)新来的教授

顾矜白被纪樊喊醒的时候,已经下课十分钟了。她揉了揉酸痛的脖颈: 怎么不早点叫醒我,等会那老头又数落我怎么办?

老头? 纪樊给了她脑袋一下, 喂,睡傻了?这是上个月新来的教授,从国外进修回来的 唉,料你没听课,也不知道。他人模狗样、衣冠楚楚的,咱系的女生都疯了似的想黏上他。

哦 顾矜白慢吞吞地揉了揉被他打的地方, 不好意思,我记不住男人的脸。

纪樊又给她一掌: 滚吧,滚吧,系办公室306最年轻那个就是,快去快回!我叫了阿诺他们,今天网咖包夜打游戏去。

办公室里,傅严柏正看着电脑上顾矜白的校内资料。听见有人敲门,他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

顾矜白又叩了几下306的门,从里面传出男人年轻、富有磁性的声音: 请进。

她一推开门,目光就定在傅严柏的身上了。身着某奢侈品牌高定风衣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后,眉目英挺,身姿挺拔,不过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周身却不知怎么修炼出一中掌控一切的气场。

他不笑时让人心生畏惧,一笑起来却如破冰见日,令人如沐春风。

可顾矜白的关注点不是这些,她双眼微微睁大几分,瞳孔轻颤,目光慢慢地挪到傅严柏搭在扶手上的手臂上。

卷起的袖口露出半截肌肉结实的小臂,手臂内侧文着一个不知是什么的图腾。

顾矜白一口气几乎没上来。

游戏里容貌和身形皆可以改变,但是,某些特质是改不了的,比如文身和疤痕。

她死也不会忘了这只手在游戏里一枪崩了她的脑门!

傅严柏原本低着头看书,似是顾矜白的视线太过灼热,他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理解地道: 不好意思,学校禁止师生恋,同时我也没有谈恋爱的意愿。

顾矜白: ?

不是,我只想一枪崩了你的脑壳,怎么就想跟你谈恋爱了?

她被惊得半晌没说出话来,再回想起方才自己的眼神,红晕自脖子迅速蔓延至耳朵尖: 不是

不要脸如顾矜白,自娘胎至如今稳中带皮二十年,头一回这么难堪过,她支支吾吾地解释: 欸,不是,老师,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

傅严柏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女生身上。

他是见过顾矜白的。半年前,他第一次玩《降临》,为了换装备,接了西港公会的招募帖,作为水手跟随塞壬号剿灭沿海猖獗的血鲨。

血鲨其实是低级怪,但吸血技十分令人头疼。傅严柏一时不慎,被吸得只剩一丝血皮,却见一道银刃闪过,船长小姐一个漂亮的走位切了血鲨,随手扔给他一个补血卷轴,甩了甩刀刃上的血,转身杀入重围。

血鲨不是这么打的,看好了 她一脚踏在跃出水面的血鲨头上,眉梢轻挑,笑着看了他一眼, 学着点。

那时有血雨自天际落下,漂亮的船长眼角眉梢如同桃花初绽,自带几分风流勾人。

傅严柏觉得十分有趣。干净聪明的女孩子,骨子里却嚣张又狡猾,原以为该是像野生未经驯养的狼犬,不动声色地坏到骨血里。靠近了看来,他却发现她是软绵绵的猫咪,表面上厉害,实则内敛,稍被逗弄一下就害羞又可爱。

是他喜欢的类型。

傅严柏的指尖在扶手上点了点,看向她的目光多了几分让人看不真切的意味。

顾矜白只觉得像被大型捕食动物盯上,一瞬间头皮发麻。

她捏了捏校服裙,挤出一个镇定而乖巧的笑: 老师?

傅严柏忽地笑了: 行了,你走吧。

顾矜白莫名其妙被放走,她走到门口,又被喊住。傅严柏又来了一句: 别的课我不管,以后我的课,必须见到你。

顾矜白深吸一口气。她心想:那当然得见了,不止在您的课上,您下班玩游戏消遣也能见着我。新仇旧恨不能不报啊,我必定阴魂不散地缠着您,见您一次,杀您一次。

她一只手维持着推门的姿势,背对着傅严柏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开口时声音却十分乖巧: 好的,谢谢老师。以后请多多关照。

网咖包间内,四个游戏仓分立。顾矜白把刚剥开的糖塞到纪樊的嘴里: 吃棒棒糖去,我可不想吸你的二手烟。

纪樊扔了打火机: 小白,你今天火气怎这么大啊?生理期来了?

阿诺刚好推门进来,闻言,哈哈大笑: 什么啊 樊哥你不知道,白姐押了几天的货,昨儿个给人截和了,还让人一枪崩了脑门!

顾矜白一听就来气,阿诺说完,心里也不舒坦,闷声道: 可别让我抓到那龟孙,不然

顾矜白哼笑一声: 我找到那龟孙了。 不等阿诺反应,她就躺进游戏仓内进入了游戏。

刚一登录游戏界面,她就愣住了。

眼前是一片广袤无垠的荒原,灰黄、不生草木的土丘林立,蜿蜒着延伸向远方的山脉。东方太阳升起普照大地,灼目的光晃得人眼花。

她转过身,面朝大海,几乎昏厥过去。她颤抖着伸出右手,在虚空中点了一下,调出昨晚下线前的系统记录。

您拒绝回到大厅!

自动选择在附近随机复活点复活,欢迎来到蛮荒之地 萨尔斯曼!

顾矜白面朝黄土背朝天,几乎流出泪来。她踏入微凉的海水中,认真思考游回西港的可能性,后颈却被人猛地一击,还未来得及反应就晕了过去。

再醒来,她在一个山洞内。

洞内火光明灭,一群着海盗装的NPC正围着她,见她睁开眼,哇地叫着四散开来。

一个男人自洞口走近,他背着光,让人看不清脸,只从他从容缓慢的步伐能感到他与众不同的地位。他踱到地上被绑着的顾矜白的身边,背着手,低头看了半晌,轻笑出声。

长得不错,那就留下给我做压寨夫人吧。

顾矜白已经适应了洞内明灭的光线,她一双杏眼瞪得巨大,若不是被捆着,只怕要跳起来: 冤家路窄,怎么又是你!

男人有着混血的英俊容貌,鼻梁高挺,眼窝深邃。他托着下巴回忆片刻,恍然道: 原来是你,昨天的船长小姐。 他眉眼含笑,十分标准地鞠了个躬, 失礼了,货物我还一分未动,待会同聘礼一并奉上。

他曲膝半跪在地上,替顾矜白解开了绳子,握住她的手腕轻轻揉了揉被绑出的红痕: 下人粗鲁,委屈夫人了。

顾矜白已经呆若木鸡。她脑内一团糨糊,眼前美色误人,她过了片刻才恢复思考,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面前是她的选修课老师。她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连连后退数步。

我、我是顾矜白! 她耳朵尖红通通的,戒备地看着面前的海盗头子, 傅老师,是我,我们白天还见过的。

她以为面前的男人会十分惊讶,谁知他只困扰地眨了眨眼,片刻后将袖口拉下遮住了文身: 是我疏忽了 原来是你啊,没认出来,不好意思。

不知怎的,顾矜白总觉得他话中的歉意是假的,听上去倒像是有几分惋惜似的。

老师,有办法让我回南方大陆的西港吗? 人生地不熟的,顾矜白暂时放下心中的仇恨,开始虚心请教。

西西里海最大的海盗首领傅严柏面不改色、心不跳: 这片海域海盗盛行,所以并没有开通航线。你暂时回不去了。

顾矜白顿时萎顿起来。

傅严柏看了她一眼,补充道: 不过,近期我可能要出海,可以顺路送你回去,只要你

顾矜白眼睛发亮地看着他,见那张好看性感的薄唇微张,缓缓吐出一句话: 只要你好好上课,期末考试拿到最高分。

顾矜白面无表情地抬手摁下退出键,虚拟的身形闪烁了一下就消失在傅严柏的面前。

(三)勇者之心

建工系的学生惊奇地发现,从开学以来就鲜少出现在教室的顾矜白同学,竟频繁地出现于力学基础课上。

纪樊叼着棒棒糖,把手里的本子往桌上随手一拍: 喏,高年级学长的力学笔记 他挑了挑眉, 这可是 稀有装备 ,我从学习委员那抢来的。

顾矜白瞥了他一眼,扑哧笑出声: 哟,棒棒糖甜不小朋友?

我这是照顾小朋友,戒烟呢。 纪樊看了看她, 欸,我总觉得你不会是玩游戏把脑子玩坏了,怎么突然沉迷于学习了?你这几天都没怎么玩《降临》了。

顾矜白转开视线,尴尬地笑了笑。

她这些天一上线,不是被一群海盗NPC崇敬地围着叫嚷着 大嫂 ,就是看见傅严柏那游戏角色虚伪腹黑的脸。这游戏还怎么玩?她只能好好学习,等着傅严柏守诺送她回南方大陆。

周五最后一节课居然赶上下雨,没有关注中央电脑天气系统的顾矜白,站在廊下抱着电脑和笔记本,目送同学们打着伞离去。

一辆银灰色的车从车库方向驶出,路过她面前时,停了下来。车窗缓缓降下,露出傅严柏的一张俊脸: 没带伞?

此时已近深秋,裹挟着些微雨水的风拂面而来,是渗透骨髓的寒意。顾矜白上前一步,忽地被那风一吹,刚建立起的骨气尽数喂了狗,她嗯了一声: 老师好。

傅严柏客气地点点头,神情不变,既不疏离,又不亲近: 上车,我送你一程。

车里开着暖气,狭小的空间温暖舒适,将室外的寒风暴雨隔绝,自成一方小天地。

顾矜白坐在副驾驶座上,拘束地抱着手里的本子。

傅严柏自她刚上车,随口问了几句她的学习是否能跟上,之后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好像他们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师生关系。

这是自游戏中发生偶然的牵绊之后,她与傅严柏首次单独相处。

顾矜白觉得十分惊奇,傅严柏在现实中与在游戏里竟相差如此之大,简直不像是同一个人。

她看着窗外的阴霾昏暗的街道,不由自主地想到前一日晚上的傅严柏。年轻的黑发海盗船长坐在嶙峋海岸最大的礁石上,闻声,回头笑着朝她招手。

他的声音被海风吹散,染上了几分堪称温柔的意味: 过来。

顾矜白如受蛊惑一般,一步步走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傍晚的西西里海,远处水天交界处有霞光万丈,海面风平浪静,倒映着初升的明月,有海豚跃出水面,雪白的鸥鸟翱翔。

傅严柏突然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小丫头,最近很努力,不错。

顾矜白腾地一下红了脸,她抬头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心中开始默背《大悲咒》,可又止不住地胡思乱想起来。

傅严柏低笑出声,他突然俯身靠近她,那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轻缓撩人如羽毛一般: 怎么了,这么怕我?

顾矜白被那温热的气息吹拂得耳根子发麻,颤巍巍地摁下退出键,再次很没骨气地做了逃兵。

不高兴?

顾矜白被唤回思绪,她呆呆地看向开车的傅严柏,蒙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

顾矜白原本还觉得没什么,被这么状若关心又似客气地一问,顿时心里的委屈如泉涌而上。她嗯了一声,低着头玩手指,心里将旁边这个冷漠无情的傅老师骂了千百遍。

傅严柏自然注意到了那声音中的几分委屈,他有些讶异地挑了挑眉,半晌才缓缓开口: 谁欺负你了,说来听听?

顾矜白心中冷哼,脸色却好了几分: 老师管得还真多。

那声 老师 让傅严柏一愣,他习惯性刚想伸出手去揉她的脑袋,却又不动声色地收了回来。

顾矜白等了许久都没等来回答,她张了张嘴刚想说话,车却已经在她家楼下停了下来。

傅严柏淡淡一笑: 到了,以后出门记得看天气预报。

顾矜白下了车,还没来得及说一句 谢谢老师 ,车就绝尘而去。她愣愣地站在楼下,觉得心头堵堵的,抬脚将路面的小石块踢开,慢吞吞地上楼钻进了游戏仓。

看着游戏界面,顾矜白犹豫许久,还是忍不住点开了《降临》。

她前一日下线得匆忙,和傅严柏还是组队模式,他的头像昏暗,是下线状态。

山洞里此时也空荡荡的,NPC们不知道做什么去了。她走到海边,看见昨天与傅严柏坐过的那块礁石已经被海水淹没,只露出可怜的一个小角。

涨潮了。海面上不知何时起了些雾气,水汽氤氲间,传来若有似无的歌声,缥缈如烟,蛊惑而诱人。

顾矜白一步步走进雾中,踏进冰冷的海水里。

叮的一声,系统提示音响起,她猛然清醒过来,却发现海水已经没过腰际,眼前浓雾萦绕的海面上,咕噜咕噜冒出一串气泡。

[您触发了隐藏任务 勇者之心,任务卷轴已发送至组队包裹。]

眼前有字幕闪过,可顾矜白已经无暇顾忌。她紧紧地盯着那串气泡,一只手摸上腰侧的短匕,小心翼翼地往岸边退去。

顾矜白只觉得脚踝触碰到了什么冰冷黏腻的软体动物,随即就被那缠住无法动弹。

她瞳孔骤缩,看着那冒泡的水面缓缓浮出一颗紫黑而硕大的乌贼头颅。那颗脑袋上密密麻麻的复眼整齐地一转,万千黑溜溜的眼睛突然盯住了她。

怎么又是这肥章鱼

顾矜白咬紧牙关,在触手攻来的一瞬骤然出刀,黑色的浓血泼洒在海面上,引来了食腐的鱼。

周围青色的鱼不过巴掌大,娇小的身躯张开嘴,却满是狰狞的獠牙。顾矜白看得心惊胆战,她一时分神,不慎被触手猛地缠上,那触手力道极大地收缩。

顾矜白猛地睁大眼,伴随着骨头断裂的脆响,她恍惚间听见了傅严柏的声音。

下一刻,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四)海妖幻境

组队小窗中,顾矜白一直是残血状态。

在这款拟真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的全息网游中,痛感也与现实中几乎无异,因此连新手受了伤都会立刻使用治疗药剂。可顾矜白处于残血状态几个小时,血量甚至还在缓慢地下降。可见她并未及时治疗,也没下线。

纪樊头皮发麻: 顾矜白是个狠人啊。就算隐藏任务失败了,经验掉得多,也比忍着拟真痛感要好。

傅严柏攥紧手中的羊皮卷轴,一拳狠狠地砸在岩石上。那血花迸溅,一旁的纪樊看得心惊肉跳。

傅、傅老师

您叫我来,是为了阿白? 纪樊直到现在还是有一点蒙的, 您跟阿白到底是

傅严柏突然抬起头,他细碎的黑发湿透了,一双幽黑的眼看得纪樊又是一个哆嗦。

纪樊的声音都有点发抖了: 舅舅?

阿白? 傅严柏重复了一遍,眼睛眯了眯,缓缓地问道, 你和顾矜白挺熟?

纪樊风评不好,惹了桃花债无数,是建工学院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他一听自家舅舅这语气,顿时就明白舅舅误会什么了,赶忙解释起来。

舅舅,你想什么呢?我们就是朋友! 他摸了摸鼻子,不知想到什么,脸色变了变, 顾矜白那暴脾气,我哪敢啊

不敢就好。 傅严柏笑着拍了拍他的头顶,语气柔和, 那是你未来舅妈。

是啊,我 纪樊突然反应过来他的话,猛地瞪大了眼, 什、什么?

可傅严柏已经不欲解释,他将枪别在腰间,大步走向一旁的海盗船: 走吧,我知道她在哪儿了。

漆黑的海盗船扬起了骷髅头骨的帆,在滔天巨浪中硬生生破出一条路来。

天上乌云重重,纪樊抹去脸上咸湿的海水,在震耳的海浪声中狠狠地转舵,他扯着嗓子大喊: 喂!风太大了,我看这天气估计是有暴风雨!

傅严柏又看了地图一眼,面不改色: 前面是恶魔之眼,小心触礁,别被漩涡卷进去了。

还要经过那鬼地方? 纪樊大叫, 这什么破支线啊!三个人怎么可能完成

傅严柏说: 不,是我和顾矜白两个

他话音未落,纪樊就看见前方的海域上,黑沉沉的雾气中突然显露出一个巨大的漩涡,以吸纳天地之势,将周遭的一切弄碎吸入海里。那漩涡百米宽,船只还未靠近,就感到了吸力。

纪樊咬着牙立刻转向避开,却像有一双无形的手,拖拽着他们越靠越近。

躲不开了!

歌声仿佛是突然响起的。

那歌声轻缓温柔,又若即若离,时而像是自远方海域传来,时而又像近在咫尺。

船只向前行进,滔天巨浪骤然平息,眼前的海域突然就风平浪静了。天空上的乌云散尽,乍现耀眼的日光。

碧波荡漾间,前面出现一个海岛,岛上有身着绫罗绸缎的美丽女子轻歌曼舞,白色纱裙的少女抱着金色的竖琴,玉指拨动间,流溢出靡靡之音。

傅严柏似乎是愣住了,他刚张口想说话,却突然忘了要说什么,脚步也顿了下来。

那白裙少女抬起头,隔着一段海面朝他娇俏地一笑: 傅老师,我等你好久了。

她向着傅严柏的方向伸出手,白纱顺着雪白的手臂滑下。一时间船好像也成了虚无,咫尺之距仿佛触手可及,傅严柏不受控制地伸手想要拉住她

下一刻,似有大喝自傅严柏耳畔响起,傅严柏蓦然顿住。

傅严柏!

触碰到的瞬间,傅严柏猛地抽手,与此同时,眼前少女的青葱玉指骤然化为利爪,狠狠扣住他的手腕。

傅严柏毫不犹豫地拔枪射击,少女发出足以刺破耳膜的尖啸。眼前的景物撕裂扭曲,长满鲜花绿植的岛屿坍塌殆尽,显露出真实的面目。

黑色的海域中漂浮着人骨头颅,一片巨大的礁石上,人身鱼尾的异族倒在血泊中,尖爪将石头划出道道深痕。

傅严柏低下头,瞳孔微缩,他喉头动了动,慢慢蹲下来抱起地上的女孩: 顾矜白?

将他从幻境中唤回,似乎已经用尽她最后的力气。

顾矜白眨了眨眼,费力地扯着他的领口: 快走,死海域界要崩了。

周遭数十里海域,黑水突然开始冒泡,水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没过礁石。那水喷涌而上,触及皮肤便有蚀骨的疼痛,瞬间将两人淹至没顶。

傅严柏一只手拨开黑烟氤氲的海水,奋力拉住顾矜白的手腕,将她扯向怀里,露出海面。水面上有一具不知是什么的骨架,傅严柏刚一抓住它,就明白它根本承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

他叹了口气,一低头就正巧与怀中的女孩四目相对,顾矜白愣愣地看着他突然垂首,亲了亲她的额头: 疼吗?

那吻轻如羽毛,她几乎没反应过来,下一刻,她突然被放到了骨架上面,腰间力道一松。

你走吧。 傅严柏的声音穿透氤氲的雾气,决绝而轻柔, 回西港吧,这个支线完成,你也该晋级了。

顾矜白竭力伸出手,却只触到他的衣角。她咬了咬牙,向着他的方向跃下。黑沉沉的海水中,她紧紧环抱着他不放手,望着他的眼睛亮得发光。

傅严柏蹙眉: 你

下一刻,死海域彻底坍塌, 恶魔之眼 将他们卷入,巨大的漩涡铺天盖地而来。

顾矜白突然抬起头,在傅严柏的下唇上恶狠狠地咬了一口。

[您已死亡,请选择复活地点。]

顾矜白回味着失去意识前那张温软凉薄的唇,心情极好地吹了声口哨,她笑嘻嘻地发出指令: 萨尔斯曼岛。

与此同时,傅严柏不自在地摸了摸下唇,脸上溢出一丝温柔的笑: 西港。

(五)海盗夫人

顾矜白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再一次在傅教授的课上迟到了。

她穿着皱巴巴的校服,视线几乎不敢落在年轻帅气的傅教授身上,生怕想到什么不该想的事情。可事实上,她在见到傅严柏的一瞬间,脸就慢慢地红了。

报、报告。

傅严柏的笑容堪称温柔入骨,他修长的手指在讲台上轻点了点: 又是你,顾同学。

顾矜白不安地挪动了一下。傅严柏语调一转,带上了几分戏谑: 你说,我该怎么罚你?

这一刻,现实中的傅教授,与游戏里恶劣的傅严柏重合了。

顾矜白从脖子红到了耳朵根,傅严柏不再逗她,轻笑一声: 进来吧,下不为例。

这一节课,顾矜白都听得魂不守舍,她几乎不敢去看讲台上傅严柏的脸,只好佯装记笔记。可笔尖在本子上戳来戳去半天,最后她回神一看,却是傅严柏胳膊上的图腾。

下课后,她磨蹭许久,最后一个走出教室。

傅严柏的车不知在一边停了多久,见她出来,车窗缓缓降下: 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顾矜白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双手交叠放在腿上,乖巧又安静,只微微泛红的脸颊和不安分的手指,出卖了她的紧张。

怎么, 傅严柏自胸腔发出低沉的笑, 我记得你昨天晚上不是胆子还挺大的吗?

顾矜白一口气几乎没上来,她红着脸解释: 我 明明是你先

我说你将我从幻觉中唤醒,勇气可嘉。 傅严柏眉梢轻挑地看了她一眼, 你想到什么了?

狡猾如顾矜白,也有这么蠢的时候,直到此时,她才明白自己被捉弄了。她也对他笑起来: 我想到有人前两日还对我何其冷淡,昨儿却舍命救我,你说矛不矛盾?

傅严柏在路边停下车,静静地看向她: 明明是你拒绝我的。

顾矜白一愣: 什么?我 她话音未落,突然就想明白了。那日面对傅严柏突然的亲近,她下线逃走,在他看来可不就是拒绝吗。

她自觉理亏,鼓着腮帮子瓮声瓮气: 我们是师生

学校没有规定师生不能恋爱,再说 傅严柏突然笑了一声, 我早就知道你的游戏ID,当我傻吗?

顾矜白表情放空,觉得自己是个傻子。她的游戏ID是 小顾矜白又白 。那次傅严柏一点都不惊讶,甚至有点惋惜她说破,原来是早就识破了。

我早就看上你了,我蓄谋已久,从最开始就没想当个君子。

傅严柏突然将手肘撑在她的靠背上,整个人逼近过来,他声音低沉含笑,仿佛已经笃定了对方不会拒绝: 所以,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顾矜白整个人定住了,大脑一片空白。傅严柏缓缓低下头,他的动作很慢,慢到足以让顾矜白明白他的企图并且躲开,可顾矜白僵坐着,在被吻上的瞬间还紧紧地闭上了眼。

那个吻温柔而缠绵,顾矜白双手无力地搭在傅严柏的肩上,唇齿交缠间,她隐约听见傅严柏在笑。

我这算是老牛吃嫩草?

顾矜白超凶地瞪了他一眼,可那红着脸的模样看上去倒像是撒娇: 老流氓。

喂,你为什么做海盗啊, 顾矜白想到他们的初遇就忍不住叹惋, 中央电脑发布《降临》的初衷是让人体验第二种人生,我却玩成了 大航海家

傅严柏低头亲了亲她的鼻尖: 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走遍各个大陆。到时候你想做什么,我就陪你做什么。

我啊 顾矜白眨了眨眼,突然笑了, 好人做多了,我想做海盗,海盗夫人也行。

西西里海域最近很不太平。据小道消息称,拿下海妖塞壬首杀的原无名小船长与传奇的 幽灵号 海盗船船长,达成了不为人知的交易。

顾矜白一个鹰踏跃上桅杆,脚下印着海盗图腾和海妖塞壬的帆迎风飘扬。她吹了声口哨: 外甥,大外甥!前方十一点方向好像有艘商船,全员备战,劫富济贫!

纪樊黑着脸,却只能在自家舅舅温柔的凝视中咬牙切齿地乖乖转舵: 好的,舅妈威武。

最前面的甲板上,傅严柏转过头来,沉静深邃的黑色眼睛隔着人群与桅杆上的人对视,他眉眼含笑地伸出手,随即桅杆上的人毫不犹豫地一跃而下。

接住啦!

顾矜白在海盗先生的怀里转过头,看见远处的海平面上红日初升,云雾弥散间天光乍现,碧波万顷的水面闪着金辉。

傅严柏, 她环着他的颈项,对他眨了眨眼, 突然想起来,你在塞壬的幻境里看见了什么啊?

我看见汪洋中一片绿洲,岛上有美人弹琴跳舞。

傅严柏被顾矜白恶狠狠地咬了一口,忍不住低笑出声: 然后,我看见了你。

如果真的有什么惑人心神的魔法,我想,那就是你了。 他凝视怀中的女孩,碧海蓝天下,他眼底泛着如水般温柔的微光, 船长小姐,余生请多指教。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