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A钱秘书 > 印摩罗天 第1章(1)

第1章(1) 印摩罗天

来源:A钱秘书作者:黎孅

今天是十三号星期五,坏兆头。

于秋月现在心浮气躁,想到今天要接待的大客户,她就胃痉挛,就算口袋里有昨天「兼差」的额外收入,她心情也不是很好。

因为,那个客户迟到,然后,她下属又办事不力……

烦躁的点开常上的野生鲸豚保护协会网站,看一看珍贵的鲸鱼出水相片,心情稍微平复一下下后,接着再点开网路银行,使用网路ATM,Key进协会的汇款帐号,那串数字她早已倒背如流。

在汇款金额那一栏,她打上了一个五和后面三个零,将昨天得手的额外加班费汇出去。

啊,她的心情得到了安慰!她也只能用这样的花钱方式,让心灵得到慰藉——暂时的。

鲸鱼出水的画面一跳开,只见萤幕小角不断闪烁的蓝色小人,催促着她的回覆,再低头看见满桌子待整理的文件、回不完的信,还有那份被下属做得乱七八糟的合约,加上约好两点要到,现在却还没有到的客户……她心中的怒火已经快压抑下住!

如果要分愤怒等级的话,迟到的客户大于下属的办事不力,因为前者她无法搞定,后者她可以安排时间弥补,前者不可预期,后者她有心理准备。

「我真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小时……」她一边碎碎念,一边丢给搞砸的下属一个杀人的眼神。

新进的菜鸟秘书被吓得差点哭出来,哽咽的呜了一声。

在于秋月的字典里,没有同情这种东西,她眯起眼语带威胁,「你要是敢让眼泪掉下来,我就敢让你带着你搞砸的东西去见副总。」

「她是认真的,快去洗把脸!」跟随于秋月一段时间的助理秘书,立刻催促菜鸟离开避风头。

菜鸟新人连忙奔出办公室,害怕自己会在有如巫婆的上司面前大哭。

「秋月姊姊,你好凶噢。」新人奔走后,秘书室里第二资深的秘书黄玉铮,夸张的对秋月装出害怕的表情。

「有时候,我真是恨死你们了!」秋月不顾形象的抓狂咆哮,一边狰狞的敲打键盘。

她明明很狰狞可怕,散发出凶狠的气势,可熟悉她的同事却一点也不怕。「哎呀,能者多劳嘛,你乖!」

「我讨厌这句话!又没多付我钱!」秋月回吼。

身着深色套装的她,长发盘成发髻,俐落的发型让古典味十足的瓜子脸显得严厉、苛刻,足蹬三寸高跟鞋,让身高一六八的她看来更为修长苗条。

在「政旻开发」的员工都知道,这位深受总经理器重的女秘书有多爱钱,但能力却也好得吓吓叫,举凡与公司相关,不论是财务部、业务部、总务部、客服部的工作,她通通都可以搞定。

只要付得起她开出的价钱,她就愿意在下班时间加班,拿多少钱做多少事,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是她的信条。

她年纪不过二十八,却是公司少数的元老级员工,工作资历长达十二年,而「政旻开发」挂牌上市,也不过是这四、五年的时间而已。

不只现在主事的总经理事事依赖她,连半退休的董事长也维护她,在公司里可以说是横着走,否则哪有秘书不加班就算了,还这么招摇的在公布栏上贴了加班价目表,上头甚至还有董事长和总经理的背书。

「钱钱钱!你这个死要钱鬼!」黄玉铮笑骂。

「你不要可以给我啊!」秋月冷哼一声,手下不停的处理着下属没搞定的工作。「我很缺。」

年收入超过百万的人,有房子、有车子,手中还有价值上千万的股票,最好很缺钱啦!她又没负债。黄玉铮忍不住睨了老同事一眼。

秘书室安静无声,只有于秋月和黄玉铮斗嘴的声音,以及她按键盘的凶猛敲击声。

在政旻秘书室里,大头目于秋月要求每一个人都要能独立自主,要手下每一个秘书出去都能独当一面。她很严格,当然有不服也待不下去的人,但能够撑过来的,大部份都很感激她,但也恨她!

「于姊,总机说朗尼沃夫先生刚到,已经上楼了。」助理接到通知,立刻告知这个消息。

卡啦卡啦,十指敲击键盘的声音蓦然停止,秋月眯了眯眼,不知是在看萤幕还是在思索,最后她用力按下了ENTER键,打了二十分钟的资料开始列印。

「很——好。」那个浪费她三小时什么事情都不能做的大、客、户,总算出现。她慢条斯理的把资料收拢摆在方才奔出的新进菜鸟桌上,加上一张黄色便利贴,上头写了一句「下不为例!」,惊叹号加了好几个,表示她的认真和愤怒。

拿着她随身的PDA,秋月离开秘书室。

「黄姊……为什么我觉得于姊说很好的口气,好可怕噢……」小助理抖抖抖,害怕展露无遗。

「嘘,小孩子不要看,会作噩梦!」

劳尔·朗尼沃夫先生,就是今天的贵客——迟到三小时还是贵客!

秋月工作多年,公司近年扩张的速度激增,她也接待过许多大客户,当然会在事前先调查了解客户的生平资料。

但是让她第一眼就这么无言的,这家伙是第一人。

「抱歉,久等了。」

他有一口白牙,是她对「迟到三小时的大客户」的第一印象。

劳尔·朗尼沃夫,深褐色的头发略长、小麦色的皮肤、巧克力色的眼珠,父亲是法国人,母亲是台湾人。他从父亲手中继承了一座位于南美洲的海岛,面积大约有三分之一个台北县大小。

这位先生就在那座小岛上过着慵懒的渡假生活,至于他奢华的生活费哪来的?只能说,这个人很有投资的眼光,靠风险赚进大把钞票。

股市、期货是他玩的金钱游戏,善于以钱滚钱,几间位于杜拜、马尔地夫、吝旦岛的渡假饭店,他也是幕后出资人之一。他在欧美小有名气,但低调、不爱出风头,甚少参与社交活动。

「不会,别这么说,一直联络不上您,还以为您发生意外了呢,您人平安才是最重要的。」她微笑,告诉自己要忍住,不可以破口大骂,不可以露出嫌恶的表情,对方是客户!就算迟到还是客户,但是……她忍得好辛苦。

他头发上白白细细的东西,看起来就像是海盐结晶,还有他身上那件白色Polo衫,怎么看都下像是正式场合「该」有的打扮,再加上他下身穿的那件海滩裤,还有脚下那双夹脚拖鞋……就算是穿LV,但还是一双拖鞋啊!

这人迟到三小时就算了,竟然穿这一身就跑来开会?扣分!

「总经理在办公室里,大家都很期待您的光临。」秋月笑容甜美,客套一百分,掩饰她的咬牙切齿,如果是对她很熟的人,例如她的上司池中旻,就会听出她其实是在说——「等你很久你知道吗?混蛋!浪费我时间找死啊?」

翩转过身,秋月笑容立刻垮下,领着劳尔走向总经理办公室。

「总经理,朗尼沃夫先生到了。」秋月声音甜美有礼。

池中曼一抬头,就看见她很没形象的翻白眼加撇嘴,害他差点没笑出来。

「咦?」站在秋月身后的劳尔,露出疑惑的表情。「阿中?」

办公桌后头,坐着一个穿旧西装的男人,但一抬头露出清秀斯文的五官,那张脸和身上的旧西装,说下搭就有多下搭。

「唔?」池中旻一脸疑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混血儿,说着一口标准的中文,却喊他高中时期的绰号……「阿河?」他只认识一个会这样喊他的混血儿。

两个男人脸色一亮,池中旻绕出办公桌,劳尔上前,两个身高相当的男人面对面,打量对方,然后激动的熊抱!

「竟然是你,我们起码有十五年没见了吧!」

「我没有想到还会跟你碰面!」劳尔流露出好友久别重逢的喜悦。

见他们激动的聊起天来,让于秋月有些错愕。原来……他们认识啊!

「怎么这么晚?班机延迟?」池中曼笑问老友。

「其实我刚从垦丁赶上来,早上浮潜太沉迷,没注意到时间,没赶上预定的班机回台北。」劳尔露出白牙,搔着头尴尬解释。

「你还是这么喜欢垦丁?」池中曼眯起眼,回想年少轻狂时,这家伙老爱往垦丁跑。

「没办法,我就是对海边没有抵抗力。」劳尔双手一摊。「还好有高铁,解决了问题,总之,是我的错,来晚了真是不好意思。」

「……如果是你,我倒是一点也不意外。」池中旻无言的看着老友。

啥?秋月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位先生迟到的藉口,还真是大剌剌到让人觉得刺耳,竟然在约定工作的当天,人还在渡假,让一群人白白等他三小时。人来了,打扮随性到随便,就算道歉了,她还是没有办法对这个合作对象有好感!

「秋月,帮你介绍,这是我高中死党,现在有个非常拗口的名字,叫劳尔,是头肥羊。」池中旻微笑拍拍劳尔肩膀。「劳尔,这是我秘书,我的得力助手,秋月,于秋月。」

「您好,欢迎您,我去为两位泡杯咖啡。」秋月甜美微笑,但只有池中旻看得出来,她笑意不达眼底。

池中旻暗暗叫糟。哎呀!他的秘书生气了,这下该怎么办?

她微笑、点头,转身离开——急着要离开这两人,去顶楼大吼大叫,她受不了了!

但因为太急促,一转身不小心将PDA甩出去,掉在劳尔的脚边。

劳尔下意识地弯腰,拾趄那只黑色的PDA,黑色的金属外壳,安全、保守,如同他看见这位女秘书的第一印象。

严肃、俐落、精明,她没有绝顶的美貌,但五官很有古典味,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非常聪明,是那种很厉害的菁英上班族。

但是这位很精明很厉害的女秘书,她的PDA右下角竟有一张指甲大小的海豚贴纸,是Q版的漫画风格。

他不禁挑眉,这反差极大的对比让他忍不住失笑。「于秘书喜欢海豚?」他笑着将PDA还给她。

「是。」秋月回以微笑,快速抢过自己的PDA。

「噗。」这回劳尔很不客气的笑出来。

「怎么了吗?」秋月一头雾水地问,脸上笑容看起来很亲切,其实她快爆炸了,差点就要脱口问他「笑啥?」。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可爱。」

莫名其妙!没礼貌!我跟你很熟吗?秋月忍下对他咆哮的念头,微笑道谢,「多谢你,朗尼沃夫先生,请稍坐,咖啡马上就来。」

「你秘书态度真亲切。」劳尔其实有自觉,明白自己迟到三小时真是非常糟糕、非常失礼的行为。「脾气很好。」

「脾气好?」池中旻闻言笑到岔气。「啊……无知真是幸福啊!」

什么意思?

劳尔当时并不明白,不过,很快的,他知道了什么叫做无知就是幸福。

上一章:楔子

下一章:第1章(2)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