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A钱秘书 > 印摩罗天 第4章(1)

第4章(1) 印摩罗天

来源:A钱秘书作者:黎孅

「怎么从来都没有听你提起这件事?」

共事十二年、总是笑脸迎人的上司池中旻,一早就把她叫进公司,咄咄逼人的质问她。面容有如恶鬼,一副随时要跟人干架的神情,凶狠的模样不输给昨天的劳尔。

所以说,劳尔向他提了吗?真没想到劳尔会这么在意,在意到向她上司告状!

反应同样暴烈,不愧是好友啊,嗯?他们不是高中死党吗?以劳尔打架的身手看起来,非常的老练,这让秋月不禁怀疑,这两人难道……

「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没有告诉我?」池中旻瞪着她,神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你就这么不想让自己好过吗?于秋月,回答我!」他沉声喝斥,暴怒的模样很吓人。

秋月从来没有看过上司失控至此,褪下温文的笑脸,对她吼、对她咆哮,但是……她不感到害怕,心,暖暖的。

「那又没什么。」她知道自己被在乎被看重,池家父子啊,就是这样为人设想,可是没办法,她嘴硬,她好强,不想让人为她烦恼。

「你再说没什么试试看!」池中曼气坏了,她的答覆让他更抓狂。

「洪先生是我们的老客户。」秋月眉头一皱。

「我情愿丢掉一个客户,钱不赚没关系,我也不允许人动你!」池中旻难能可贵的动怒,全都是因为秋月被轻侮!还是在他眼皮底下发生,他为没有发现的自己,感到自责、愤怒。

忍不住会想这些年来,秋月受过这样的委屈多少次?她从来不报忧,是不是默默的承受压力多年?而他,口口声声把秋月当成妹妹,却没有发现她的不安、痛苦,没有真正的保护到她,越想,池中曼越难压抑自己勃发的怒意。

「特别维护一个员工,对你的声誉有影响……」秋月仍维持她;贝的冷淡语调,平铺直叙一件事实。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为他设想!

「见鬼的!影响就影响,你是于秋月,我把你当亲妹妹,我管别人说我什么?」池中旻激动地吼。

能够把号称从来不发脾气的上司气成这样,秋月觉得自己……也算是很厉害了。

感动在心底发酵,他会生气是因为把她当成妹妹啊,原来如此。

几不可闻的笑,缓缓浮现嘴角。

秋月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虽然她谨守上司和下属的分野,其实,她早已把池中旻当成兄长,将池政兴当成再造父母,从来不曾忘却他们父子的恩情。

当年她十六岁,刚上国中,求职四处碰壁,只有池政兴,花了两小时面试她,软化她竖起的刺,给她一份工作,另给她五万元,让她无限期偿还,让她和妹妹有一个自己的家,可以安心睡觉,不用再提心吊胆度日。

池家父子在她最绝望时伸手,他们不知道,当初那五万块,给她一个不致沦陷堕落的未来,不只是拯救她,也拯救了妹妹的人生。

尽管出来独自生活的日子苦了一点,但,起码安心。从那时起,秋月就决定一辈子跟着恩人,直到池家父子不需要她了。

「答应我,往后遇到这种事情,你会告诉我,否则我派一个保镖跟着你!」池中旻越想越不对。

「有这么夸张吗?你嫌钱多直接给我算了,干么乱花?」秋月皱眉,觉得他小题大作了。

「我在跟你说正经事情,你还在跟我开玩笑!于秋月,你欠揍吗?」池中曼抓狂的挝桌子。

这一对主从之间,有别人无法打破的氛围。

他们彼此关心,彼此在意,旁观者不见得听得懂他们在争论什么,但从那种吵架方式,代表他们感情深厚。

这让被晾在一旁的劳尔,不太愉快。

眯眼看着眼前争执不停的主从,他脸色更为阴沉,长指在交叠的腿上轻敲,沉着的眼,望着嘴硬的于秋月。

她卸下面具,这么自在的斗嘴争论,是因为池中旻的关系吗?

「咳!」忍不住假咳一声,告诉他们,他在这里,不许把他当成隐形人。

他这么一咳,才让秋月发现他的存在!等等,他今天来干么?又没有要开会,难不成他是特地到公司来向池中曼告状?

责怪的眼神,凌厉的扫向劳尔。

「如果不是劳尔发现,你要瞒我到什么时候?」池中旻还没把帐跟她算完,故意忽视好友引起注意的假咳。

「这些年来你帮我够多了。」秋月睐他一眼,淡淡地说。

「那么十年前呢?明明需要钱,却不支薪还背着我们休学一年,打无数份工Cover生活,你为公司牺牲了多少,我很清楚!」

提起十年前的往事,秋月觉得别扭不自在。

「那么久的事情,别提了好吗?」

她夜间部三年级那年,池家经营的营建公司被信任的会计卷走所有现金,一夕之间债台高筑,付不出工程款项以及员工薪水,所有人都走光了,只剩下池政兴、池中曼父子,以及说什么都不离开的于秋月。

从十名员工的小型公司,演变成剩下秋月一人,办公室也从别墅换到池家租赁的小公寓,她得负责所有事情,举凡接电话、打杂、跑腿、接待客户,不支薪长达一年,她的生活更为艰苦,但和妹妹共体时艰,她打三份工来维持生活,每一分钟都不能浪费,连睡觉时间也算得清清楚楚。

也许是那一年的苦日子,让秋月对时间的掌控分秒计较。

「叫我别提往事,那你也给我闭嘴!叫你进来只是要你给我一个保证,以后类似洪董的事情发生了,你不会瞒着我,否则——我就告诉我爸。」池中旻见她始终不给答覆,只好使出撒手鐧!

秋月不敢相信他这么卑鄙,竟然拿董事长来威胁她,但想到年纪渐大,身体也越来越差的老董事长,还要为她的事情操心……

「我知道了。」她心不甘、情不愿地给出保证。

「很好,这就是我想听的答案。」池中旻得到她的保证,满意了,放她一马,知道秋月是重承诺的人,说出口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秋月有一种兵败如山倒的感觉……怎么会搞成这样呢?都是谁害的啊!

出去前,她忍不住转向脸色不怎么好看的劳尔。她是很感激他昨天适时的伸出援手,但告诉她上司这件事情就……

「多嘴!」不能把无奈发泄在上司身上,只好针对他了。

「你说什么?」劳尔怀疑自己听错了,她怪他多嘴!这女人,也不想想他是为她好!还差点为她的事情和好友大打出手,他是为了谁啊!

气不过的劳尔,差点跟她吵架。

「秋月,你可以出去了,需要我会再叫你进来。」池中旻适时插话,阻止一场争执,目送她离开后,才正色面对劳尔。「关于秋月的事情,我必须感谢你。」

「不必!」劳尔不爽,立刻回绝他的谢意。

浓郁的酸味,很难让人忽视,池中旻晶亮的眼,望着醋意横生的好友,在他打量期间,被劳尔狠瞪不放。

他不禁笑出声来。

「其实,你没有生我气的必要。」笑容又回到他脸上,招牌的好好先生、和煦的微笑。

但交手多次下来,劳尔知道这张笑脸是假象。

「依我对秋月的了解,经过昨天的事,以及刚才她偷骂你的行为来看,她对你应该有些软化。」

「说这些话给我听,是在讨我欢心吗?」劳尔觉得他的笑脸很碍眼。

「不,只是向醋意横生的你解释一下,我和秋月之间,算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

「既然如此,应该知道她不喜欢……不,害怕,她害怕与人太过接近,尤其是男人。」他这话的意思,是在责备池中旻,既然这么关心,怎么会让她一个人接待男性客户呢!

池中旻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我以为,我帮秋月掩饰得很好。」

劳尔的反应是给他一记不屑的冷笑。

「秋月对男人的接近感到不自在,我想应该跟她提早出社会有关。我爸决定录用她的那一天,给了她一笔钱,让她租房子,甚至陪同她回到她姑姑家,等她收拾行李,并且把妹妹接出来。而她姑丈……我看过那个男人,他望着两姊妹的神情,不像个好人,加上秋月保护的姿态,我想……她急着想搬出来,应该跟姑丈有关系,我和我爸了解,但从来没有多问。」

因为一问出口,就等于硬生生在她伤口上撒盐。

「劳尔,我只想对你说,谢谢你帮了秋月,还有……如果是你,应该会有足够的耐心和她耗吧?如果可以,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还来不及消化他听见的事情,池中旻又突然丢来一个炸弹。

「私事?公事?」劳尔挑子挑眉,问得很刻意。

「是秋月。」池中曼幽幽地叹了口气。「她啊,从来不肯放过自己……」

当办公室又开始散发快乐的分送食物气氛时,秋月已经不想去数,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

「我的天哪,也太好吃了吧!」两颊塞得鼓鼓的同事,惊为天人的抓着食物袋赞叹。

负责分送食物的同事,将属于她的那一份零食,提到她面前,摆在她办公桌上,让秋月忍不住头痛。

「好棒哦!几乎每隔几天就有食物送来。」

「劳尔先生真的很大方耶,听说每个部门都有,几乎人手一袋,小黑猫一整车都是送给我们的东西耶!」

快到下班时间,明天又是周休,又有免费食物可以拿,人心浮动理所当然。

秋月盯着眼前那袋中南部名产,如果没算错,这一袋起码要上千元,而政旻上下起码也有上百人,人手一袋——他是嫌钱太多吗?

眼前这一袋她根本不想带回家,因为连同之前的,根本就还没有吃完啊!

「这回怎么跑到南投的深山去了?前两天才收到从宜兰寄来的牛舌饼!」有人边吃边感到疑惑。

一下宜兰、一下南投,再上次是台中和花莲……没有个定点,想去哪就去哪,随心所欲,还有花钱如流水……

简直是罪大恶极!

买那些名产小吃,再寄到公司来,根本就没有必要,一次、两次也就算了,他每到一个定点玩乐就买这买那,钱再多也不是这种花法吧!

秋月不禁感到生气,她用力把资料夹砸在桌上,让原本开心吃零食的秘书室同事们,纷纷紧张的安静下来。

「一点意义都没有!」她发狠的瞪着眼前的名产说。

这种出手大方的花钱方式,秋月没有办法认同,名产这种东西,不吃又不会死!

她火大,对劳尔感到生气,无论是他的花钱方式,还是他的随心所欲,都让她火大到极点!

上一章:第3章(2)

下一章:第4章(2)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23.com